466.第466章 她会想我吗

    “既是纵横王朝的密宝,朕自不会觊觎。”

    夜冥落子的手顿了顿。

    “四年前凤辰国独战三国,权国君在那一场大战中名声鹤起,是战场上横杀出来的一匹孤狼,他们三打一,难道权国君心里就没有不甘?”

    权胤拿起一旁的茶杯浅浅啄了一口,缓缓抬起黑眸看着夜冥。

    “朕的怒火,早在四年前的战场上宣泄了,何来不甘?”

    夜冥瞳孔微缩,还真是油盐不进!

    “若是那秘宝能让权国君将那三国收入囊中呢?”

    权胤手上动作微顿,缓缓将手中瓷杯放下……

    夜冥离开时天色已经沉下,东院内点了灯。

    权奢进了屋后就乖巧的在案桌前写写画画。

    容九月不能进屋,只能守在门外,又不能离开!

    “父皇,你看,奢儿是不是画得更好了?”

    权胤刚走到门外,权奢便拿着自己画了一个下午的杰作走了出来,迫不及待的拿给权胤看。

    两人离容九月只有三步之遥,容九月微微抬眸就能清晰看见权奢手中的画作。

    不得不说,一个那么小的孩子能画出线条如此流畅,连眼神都是活灵活现的画作,当真是难得。

    要知道这个年纪,很多孩子连笔都拿不稳。

    只是这画像上的人,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权胤接过画,神色无比认真的看了一番,才道:“越来越好了。”

    显然,权胤的认同让这孩子很开心,一双大眼都亮了。

    “母妃见了肯定会很高兴。”

    闻言,权胤眸低划过一抹黯淡。

    若非权奢一次次的跟他说,他遇到的那个人就是容九月,他几乎要以为自己那天看见的那抹背影只是他看错的幻觉。

    直到权胤父子走进屋中,容九月还站在原地怔怔出神。

    她为什么觉得,那画像上的人跟她那么相像……

    “将膳食端进去。”一个侍女端着托盘上前递给她。

    容九月恍神间接了过去。

    当回神时,又后悔自己干么要接!

    好在她易容,进去只要低着头不看他就好。

    将菜肴放下,刚要出去时,小奶包的声音响起。“这是什么?”

    容九月一回头,就看见他伸着粗短的小手指,指着她刚才放下的那碟菜。

    她刚才恍神没注意,这一看才发现碟子里放着的是一只帝王蟹足有小家伙两个脑袋那么大。

    “那是海蟹。”

    纵横王朝离海边不远,餐桌上多是新鲜的海味。

    “这个要如何吃?”

    “将壳剥开便能吃。”

    “那你帮本宫剥开吧。”

    “……是。”

    容九月只能硬着头皮低着头去剥蟹肉。

    期间她能够感觉到权胤的视线至少有两次都落在她的身上,不过应该很快就移开了。

    他没有认出她,只是对她有戒备罢了。

    将剥好的蟹肉放进小奶包的碗里,小奶包好奇的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

    “唔,淡淡的,还有点腥腥的,父皇,这个蟹肉不好吃。”只一口,小奶包就嫌弃的不再吃了。

    “蟹肉性寒,少吃的确是好的。”

    容九月下意识的说了句,等话说出口她微微愣了愣,忙道:“奴婢告退。”

    容九月躬身后退离开,她不忍着不去看屋内的父子两,直到退到门外她才呼出一口气来。

    真是嘴欠!

    权胤看着容九月离开的背影黑眸微微沉了沉。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容九月打算等父子两歇下后再离开,免得被发现。

    吃了晚膳后,容九月原本以为权胤会在屋子里办公,不想他却牵着小奶包出了屋子。

    父子两的背影被月光拉长,一高一矮,一大一小,却说不出的温馨,和谐。

    “父皇,你看,天上的星星好亮啊。”

    权胤微微抬头,顺着他的小手看去,透彻的天空布满星辰,的确很美。

    “父皇,母妃会想奢儿吗?”

    “当然。”

    “那母妃一定也很想父皇……”

    权胤垂下眼眸,想他,月儿,你会吗?

    “难过吗?真是可笑啊,你对朕动心了?在朕活过来那一天,朕就发过毒誓,今生今世,不会再对任何女人动心,不然,魂飞魄散,不得好死!”

    容九月看着权胤背影,脑海中回响起四年前那曾让她痛不欲生的话语,心口忽然传来一阵窒息的刺痛,痛得她想要大叫出声。

    “呃!”

    她闭上眼,让那些该死的回忆远离自己!

    可是心口的刺痛却传遍四肢百骸让她身体难以控制的颤抖起来。

    “好……痛!”

    她咬紧牙关痛苦的闭上双眸,不让自己再去想任何关于权胤的事情!

    你不过是他重生后用来报复棋子!

    何必再去想那些折磨你的过往!

    很快,她便压制住了身上的痛楚,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她痛,来自于身体,而并非当初被伤过后的心痛。

    “你在抖什么?”

    睁开眼,她便看见那抹小身影到了跟前。

    当年权胤迟迟没有要楚语馨的命,是因为其实心里还是爱着她的吧。

    “回太子,奴婢怕是染了风寒。”

    “你病了?那你不用在这里伺候了,回去吧。”

    “是,多谢太子。”

    容九月并不知道,她离开时的脚步有些狼狈。

    “诶,你去哪儿?不用在那凤辰国太子跟前伺候了吗?”

    容九月刚走不远就被一只侍女拦下。

    “太子让我离开。”

    “我这儿正好却人手,你先帮我将水抬进去再走吧。”

    容九月转眼一看,是热水,给权奢沐浴的热水。

    “我一个人实在抬不动帮帮我。”

    不得已,容九月只能跟着她再次走回去。

    “你怎么又回来了?”小奶包走进净房,看见容九月疑惑开口。

    “给殿下抬水,奴婢告退。”

    容九月走出来时刚才叫住她的那个侍女从她身边走过,手上还端着一个托盘。

    她无意中看了一眼,不经意间看见她袖中闪过一抹寒光。

    小奶包的贴身侍卫这会儿不知去了哪里,净房里只有小奶包一人。

    她袖中双手微紧,快速转身走了进去。

    一眼就看见那侍女手中举着一把匕首朝背对着他的小奶包刺去!

    “小心!”容九月手中银针微闪快速飞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