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第461章 离开

    “他对那儿子到是爱护得很。”

    权胤派人到夜月河找人的事夜府的人根本没放在眼里,以为是容九月他们抓了权奢,权胤气不过要把人抓到罢了。

    一直找到天黑,权胤都没有发现容九月的踪迹。

    “皇上,还是没有发现那两个可疑的人。”

    权胤看着平静的水面,脑海中都是那抹熟悉的背影。

    她的一切他都太过熟悉,只一个背影,他就能一眼认出那是她。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她活着!

    “继续找。”

    回到梦回阁时,小奶包已经哭累睡了过去。

    “太子殿下在一刻钟前就睡了。”云来低声道。

    权胤挥手示意他退下。

    他悄然走到床前,看着孩子哭得红肿的双眼,伸出指尖轻抚。

    “奢儿,父皇无论如何都会让你母妃回来,不管付出任何代价。”

    “母妃,母妃……呜呜……”权奢在睡梦中也极不安稳,哭得醒了过来。

    睁开那双满是泪水的大眼委屈的看着权胤。

    “父皇,母妃呢,母妃呢?”

    他从床上坐起来抓着权胤的袖子焦急问着。

    “奢儿看见母妃了吗?”

    权胤黑眸泛着柔光,伸出手轻轻的擦拭着他脸上的泪水。

    “看见了,是母妃,就是奢儿的母妃!跟奢儿画的画像一样!”小家伙肯定的点着头。

    “母妃说再也不会离开奢儿,母妃是不是在骗奢儿?”

    权胤将他抱起轻哄。“母妃怎么会骗奢儿。”

    “嗯,母妃一定不会骗奢儿的!”

    月儿,为何不愿见我,你还在怪我吗……

    ……

    “老将军,其他三国的国君都到了。”

    夜冥闻言看了夜擎一眼。“跟为父去接人。”

    夜擎不悦的起身走了出去。

    “一些跳梁小丑,父亲到是要把他们捧上天了!”

    夜冥脸上闪过一抹愠怒。

    “哼,为父自有用意。”

    “我说过,我今后只负责到战场上打仗!”夜擎却头也不回的离开。

    “逆子!”

    纵横王朝大门外,三国队伍都到了。

    “这纵横王朝就是不一般,这门都快上天了。”北疆国太子南宫寻掀开车帘向外看去,这脖子都仰到酸了都没看见这大门的边儿在哪儿。

    他们一行人在高耸的大门下显得格外的渺小。

    “怎么那么久了这大门儿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好歹他们都是大国的储君,这纵横王朝的人果然狂傲!

    “轰咔咔咔”

    在大家不耐时,大门缓缓的打开,站在敞开滚轮车上的夜冥走了出来。

    “欢迎各位贵客远道而来,请。”

    夜冥甚至连马车都没有下,直接用内力滚轮滚动。

    用内力催动实物,这可是要有深厚的内力才能做到的,夜冥这一行为第一时间就让他们认为纵横王朝果然是个神秘而强大的地方。

    “哟,这一个国家还分两条道,还真是有趣得很。”

    一直坐在马车上没有吭声的南疆国太子图申阴阳怪气的一句话,让不少人都看向另一条宽敞的青石路。

    “如今的纵横王朝,我们夜国才是最强统治者。”夜国的侍卫嗤声道。

    纵横王朝虽然封闭,但不是什么人都不能进,如果没有弄清楚一些底细,各国的国君又怎么会轻易让他们的诸君前往。

    “凤辰国权君已经到了,众位请。”

    队伍在梦回阁前停下。

    梦回阁占地很广,夜冥将他们都安排在里面,可是确实在东西南北四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就是晚上吃了饭出来兜圈子走得不远的都没办法碰到。

    一听夜冥提到权胤,几国的人脸色皆是一沉。

    虽然四国之间的战事已经平息多年,但这并不的代表他们的仇就这么结了!

    侍者将他们分别带到了西,南,北院,让他们住下。

    东院内,一觉醒来后没见到容九月,小奶包就一直失落的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两只小手撑着小脸看着院门的方向愣神。

    “太子殿下,用午膳了。”

    权奢小朋友看了眼桌上的饭菜都是自己喜欢吃的。

    想了想,又犹豫了一下,还是净手拿起了桌上的筷子。

    夹起一块鸡翅,咬了咬,又吐了出来。

    “太子觉得不好吃?”

    权奢放下筷子,乖巧了喝了一碗汤才道:“昨天母妃也给我吃了鸡翅膀,现在一吃鸡翅膀,我留想起母妃……”

    说话间,权胤跟云开走进东院。

    “皇上,其它三国的人今天都到了。”

    权胤不在意的应了声。

    “父皇。”

    权奢跳下凳子走到权胤跟前睁着一双大眼看着他,那眼神,不用开口权胤也知道他想要问什么。

    权胤看了眼桌上的饭菜,眉头微凝。

    “先好好用膳。”

    “父皇用了吗?”

    权胤,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吃任何东西。

    “父皇陪你用。”

    “好。”

    “母妃说,要按时吃饭,不然奢儿会长不大的。”

    权胤看着他乖巧的模样,伸手抚了抚他的小脑袋。

    “母妃,她,好吗?”

    “母妃很好的,还救了奢儿,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母妃却老是说她不是奢儿的母妃,父皇,是不是母妃不要奢儿了?”

    “她……真的这么说吗?”

    权胤闭上黑眸,将眸低的伤痛隐藏。

    “乖,先用膳。”

    ……

    容九月跟容非离上了岸后便一直朝河流的上游走去。

    “我们先回岛上。”

    “不找爹了?”

    “他发现了身上的追踪药粉,把它们清理掉了。”容九月在岸边挖了个坑,将身上被淹死的白玲雀埋了。

    “什么?”

    她之前以为容归竹在纵横王朝中,但在白玲雀飞回夜国后她才恍然,容归竹是发现了身上的追踪药粉,就算继续让白玲雀寻找,它也只是会在两个国家之间绕圈子。

    “他不想让我们知道他来这里做什么,走吧。”

    两人在天黑之前到了纵横王朝的大门。

    容九月进来的时候就发现,看守纵横王朝大门的人其实是分为两个阵营的,一边是夜国的男守卫,另一边则是月国的女守卫。

    这次,他们将令牌给了月国的女守卫。

    果然那些守卫对过之后,直接将他们放了出去。

    踏出纵横王朝大门,容九月头也不回的跟容非离飞身离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