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第252章 心底的欲念

    夜深时分,南阳王府灯火通明一片。

    “王妃,王爷和郡主被抬回来了!”

    一句话,让正坐在厅堂中绣花的南阳王妃手中的绣花针猛的刺中指腹,疼得她皱起眉头。

    “慌慌张张做什么,还不快把东西准备好,将王爷和郡主抬回来。”南阳王妃一脸镇定,完全没有下人那般的慌乱。

    “是,是。”

    很快,受了鞭刑,又被带着在街上兜了一圈的南阳王跟秀月郡主被家丁和丫鬟们小心翼翼的抬了进来。

    这一画面不禁让人想到半年多年镇西王叛变的时候跟权雪玉在街上被权胤教训的场景。

    南阳王妃有条不紊的安排着王府中的事宜,这件事很快就被她压住,府上没有任何一个家丁丫鬟跟乱嚼舌根。

    大夫进屋给南阳王跟秀月郡主上了药后也悄声退了出去。

    南阳王看着像个有着大学问的儒生,身上散发着书生的隽秀气质,看着到像是个身体柔弱之人。

    但一顿鞭刑下来,直到现在他都还是清醒的,一双如温泉水般平静,蕴含着一层薄雾的眸子此时一片清明。

    南阳王妃年轻的时候乃是将军府上的嫡出大小姐,一身武艺那是毫不输给男儿的。

    即使到了现在,她眉宇间还带着一股闺阁小姐们所没有的英气。

    “这些年妾身一直在想,在王爷心里,这世上什么是最重要的,过去,妾身以为是权势,后来妾身发现自己错了。”南阳王妃说到这里微微顿住,转眸看着正在望着她的南阳王。

    “直到现在,妾身才明白,对王爷来说,最重要的是那个多年前就埋藏在王爷心底欲念!”

    南阳王唇角一扬,伸手轻轻的握住南阳王妃的手。

    南阳王妃闭上双眸。“为了它,一甘愿付出一切,但我只求王爷,不要忘记紫袖跟玉昆,是你的骨肉!”

    “本王,自然知道!”

    ……

    “奇怪,顺延宫外的禁卫军怎么不见?”

    容九月站在顺延宫外,发现原本守在宫外的禁卫军都不见了。

    难道说权胤要解了权曦的禁?

    容九月带着疑惑走到宫门前,发现宫门是虚掩着的。

    “答应,这地方不是我们能来的,我们还是走吧。”

    “你在门外等着,我进去看看。”

    容九月不顾春兰阻拦,推门而入。

    顺延宫原本就清冷,如今看起来更是连个人都没有。

    上次来这里还有好几个伺候权曦的人,这会儿怎么都不见了?

    “什么人,怎么私自闯了进来?”

    一个拿着扫帚的小太监走了过来,在看见容九月身上的宫装时微微顿了顿。

    “原来是答应,给答应请安。”后宫每个等级都有相应的服装记号,容九月的也不例外。

    “嗯,我也是无意中走到这里的,这个宫里怎么没人?”

    “回答应,这顺延宫之前是穆南王住的,现在穆南王搬出去了,所以就空出来了。”

    容九月一听,问问怔了怔。“穆南王……搬出去了?”

    “是啊,就是昨天下午搬的,搬到宫外的穆南府去了。”

    权曦搬出皇宫了……搬到了宫外的王府!?

    她居然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不过也不奇怪,本来权曦的年纪早就到了,出宫也是早晚的事。

    只是,她总觉得有些奇怪。

    之前权曦还一副活着也没什么意思的样子,怎么转眼就出宫了?

    但不管怎么样,能出宫总是好的,出宫行动上会更自由得多,总比困在这一件小院子里强多了。

    从顺延宫走出来,容九月还是有些疑惑,只能的等今后出宫后再找机会去看看他了。

    “这是我的,你们的都不能抢!”

    “太后,这个不能吃啊……”

    “快,还不快去将太后拦住!”

    回去的路上,一抹身影快速的从容九月面前窜了过去。

    她定睛一看,这不是传言已经疯了的太后!?

    容九月站住脚,视线落在抱着一根柱子的太后身后,太后手上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正准备往嘴里塞。

    “哎哟太后,这不能吃啊,这东西不是能吃的!”桂嬷嬷都快急哭了,上前一把拿过那东西,容九月这才看清了,那居然是土!

    太后,吃土!?

    抬眼便看见她还在那里舔着唇,哪里还有过去那端庄威严的模样。

    “你做什么,那,那可是我的仙丹,吃了能够长生不老的,你敢抢我的仙丹,我要打死你!”太后说着张牙舞爪的就找桂嬷嬷扑了过去。

    “啊!”桂嬷嬷不妨被她这么一扑,整个人都摔倒在地,被太后压在身下。

    “太后饶命啊,你们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点来吧太后拉开!”

    回神的宫女纷纷上前把太后拉开。

    拉扯间,不管是太后还是宫女衣衫都被扯得凌乱不堪,极其狼狈。

    “这是在做什么!”

    一道微沉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

    “太后身体不适,怎么能让她跑出来,还不快将太后扶回去!”

    “是,是。”

    慌乱间,太后被宫女们强行带离了。

    容九月抬眸,便看起太皇太后在王嬷嬷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她面色沉沉,带着愠色。

    “让人好好儿的看着太后,在她病好之前,可不能再像今天这般轻易的走动了。”

    “是。”

    太皇太后在知道孩子是权宇的之后,整个人的气场似乎都变了。

    再也没有人在她脸上看到过笑容,就连靠近说话都不敢大声喘气的。

    容九月站在回廊后面看着王嬷嬷扶着太皇太后离开抿了抿唇。

    太后不是一个做事不小心的人,想要她无缘无故的从假山摔下去,这宫里没几个人能做到。

    “我们走吧。”

    “是。”

    容九月回到桃花阁,发现宁心居然站在院子里,那样子像是在等人。

    果然,在容九月走进去后,宁心垂首上前问安。“奴婢给答应请安。”

    容九月有些讶异。“不必多礼。”

    宁心低声道:“皇上让人来传话说,答应身边还缺一个伺候的人,让奴婢今后忠心伺候答应。”

    一听,容九月愣了愣。

    权胤这是几个意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