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第199章 关入大牢

    “皇上,宫外有一支异军横出大肆的斩杀百姓!”云开脸色沉沉的走到权胤身边低声道。

    因为镇西王的军队投降,他们的人将投降的叛军押到城外去,那群人就是趁着这个空档杀了出来。

    权胤黑眸森冷。“有多少人?”

    “大概有三千人,属下已经派禁卫军前去拦截,可那批人武功高强,一时间到难以拿下。”

    权胤冷笑一声。

    “难以拿下,朕到要看看他们有多厉害!”

    云星看着权胤离开的背影愣了愣,皇上这是准备亲自上阵的节奏了?!

    另一边,昏迷过去的太皇太后在白太医的针灸下也醒了过来。

    太皇太后先是怔忪片刻,旋即猛然坐起。

    “皇上,皇上呢?”

    “太皇太后放心,皇上没事,镇西王想要谋朝篡位,才故意陷害皇上的!”王嬷嬷上前将太皇太后扶住把事情简明的跟她说了一遍。

    太皇太后一听,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她就说胤儿才是真龙天子,而不是……

    太皇太后思及此,眸中闪过一抹虚晃的幽光……

    “王嬷嬷,你也派人去查,每一个宫里都给哀家仔细的搜,那些细作一定要找出来!”

    “是,老奴这就去。”

    一场盛宴被成百上千个人的鲜血染红。

    权胤和太皇太后要搜查藏有令牌的细作,那动作快得来不及让人反应过来。

    一声令下,宫里包括太皇太后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要到一个大殿内等着。

    王嬷嬷带着人一处处的搜查着,可以说连茅房都没有放过,只要是搜出令牌的宫殿若是找不到细作,就整个宫殿的人被逐出皇宫,割断舌头和双手,这样他们才不能将宫里的秘密带出去。

    如今宫门洞开,包括整个京城都是混乱一片。

    容九月想要趁乱逃出去,可是在她刚从桃花阁里将东西带出来时就被人拦下了。

    “还请容昭仪跟奴婢们到夜极殿去候着。”王嬷嬷板着一张脸公事公办的模样,根本不给容九月反抗的机会,直接上前让宫女驾着她到夜极殿去了。

    “去夜极殿做什么?啊?”

    驾着她的宫女是有武功底子的,容九月怎么都无法挣脱她们的钳制,只能先老实的去夜极殿查看情况。

    容九月到了夜极殿后才发现几乎整个后宫的人都在这里了,满满当当的正殿跟院外都被站满了。

    容九月想要在人群中寻找宁心的身影,可人实在太多,一个挤着一个,差点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等了多久,天都快亮了王嬷嬷才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王嬷嬷来到太皇太后身边低声耳语,将一张纸交到太皇太后手中。

    太皇太后一看,瞬间怒火中烧!

    “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狗东西,都给哀家抓起来!”

    王嬷嬷让人抬着一个小箱子的令牌扔到地上,人群中有些人看见地上的令牌脸霎时白了。

    “抓起来!”

    一群禁卫军涌了进来,分成好几个分队,在宫女的带领下抓人。

    容九月才弄清楚,是太皇太后查出来的镇西王安排在宫里的细作,这些细作身上都有代表其身份的令牌!

    看太皇太后这生气的架势,这些人能有好才见鬼了。

    容九月一脸我在吃瓜的啧叹细作即将迎来的倒霉下场。

    下一瞬就有两个禁卫军虎着一张脸走到她面前,二话不说的就把她抓了起来。

    容九月一懵,瞪圆了双眼。

    “你们抓我做什么?”

    “哼,你说做什么,你这个细作!”

    窝草!

    “太皇太后,我是清白的!”

    听见容九月的喊声,太皇太后抬眼看了过去,在看见容九月那吃瘪的模样时,脸色居然有些狰狞。

    “冤枉,令牌可是在你的宫殿里搜出来的,你说哀家冤枉你!?容九月,枉费皇上如此宠爱你,你居然还在皇上背后捅刀子,就简直就是罪该万死,带下去!”

    你个老东西,你确定你不是在公报私仇!?

    容九月挣扎着转眼就看见被拖出来的宁心。

    “昭仪,别,别害怕,奴婢,奴婢陪着昭仪……”宁心一脸要哭的样子。

    在容九月之后,又有好些人被拖了出来。

    太皇太后并没有将他们关到刑堂,而是直接将他们关进了京城的刑部大牢内!

    被关进刑部大牢,那就是九死一生了,宫里犯了事的被关进刑部大牢的,没有谁是能活着出去的。

    不知道是不是太皇太后特别命令的,容九月被独自关到了一间牢房里。

    “老实的在这里待着!”

    “哐当”一声,大牢厚重的铁门被紧紧锁上。

    容九月到现在还有些缓不过神来,颓然的坐在冰冷潮湿的地上。

    这会儿她终于如愿以偿的离开皇宫了,只是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方式!

    她深吸一口气,抬眼看了看牢房内。

    牢房里点了一盏昏黄的油灯,墙高至少有三米以上,在靠近天花板的地方有一个她脑袋那么大的窗户。

    她不管是太皇太后想要趁乱解决了她,还是有人将令牌趁乱放到她的宫里,现在她都被关进大牢了。

    唯一能够救她的人就是权胤。

    可是在她被镇西王挟持的时候,他那张毫无反应的脸还是让她有些刺痛。

    容九月烦躁的搓了搓脸,也不知道能从这里逃出去的可能性有多大,越狱,总比巴巴的等死来得强!

    容九月,打起精神来吧!

    而此时,在京城内亲自迎战那支突然冒出来的击杀队伍的权胤丝毫不知道容九月被关进大牢的事。

    “皇上,那些人的功夫好诡异。”

    云星身上染了血,已经带了伤,按照他的功夫,平时对付二十个以上的禁卫军都没有问题,可是这只队伍招式完全不是他熟悉的套路,有好几次差点被他们伤了要害。

    混战中,那些人身穿暗红色的忍者服,手上拿着长长的利剑,看起来的确不像是凤辰国这边的功夫。

    权胤黑眸沉沉,伸手拔出腰间的软剑。

    “让朕去会会他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