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第170章 抵抗到底

    容九月看着权胤,突然笑了,这抹笑,泛着淡淡的苦涩。

    “皇上,相信臣妾,臣妾是绝对不会骗你的,梦常在是臣妾推入水中……当时台子倒塌,她站在下面,若不及时避开,只怕……如今她也不能坐在这哭诉臣妾要害她了……这,就是臣妾要说的话。”

    “我不相信!难道你不是因为嫉妒梦常在怀了皇上的孩子才这般!分明就是个毒妇,却将自己说得如此伟大,当真是可笑至极!”一直都没有开口的楚语馨终于发话了,一句话,完全说出了太皇太后心中所想。

    嫉妒……

    呵……

    梦常在怀了权胤的孩子。

    容九月脸上忽而划过一抹诡异的笑,抬眼看着权胤。“皇上,你也觉得,是臣妾想要害皇上……你的,孩子吗?”

    那一眼,让权胤眸色沉了沉。“这件事在查清楚之前,先将容昭仪看守在桃花阁中。”

    “皇上!哀家绝不答应!这样的罪妇皇上如此庇护,这后宫今后若是有人效仿又该如何?!”

    太皇太后情绪变得激动起来,脸红脖子粗的,那样子,就像是若权胤不按她说的做,就要疯似得。

    “朕要查清台子倒塌的真相,若容昭仪是冤枉的,又当如何?”

    “她推梦常在入水,这是她自己都承认了的,何来冤枉!!”太皇太后气得拍桌而起。

    权胤一而再的为了容九月跟她抵抗,这让从小将权胤养大,总是很乖顺孝顺她的太皇太后受不了了!

    或许是不满发现容九月在权胤心中居然如此重要,居然让他这么反抗自己!

    太后亦是一脸苦口婆心。“皇上,母后也是为了皇上好啊,皇上怎么能够为了一个有罪的恶人如此不顾母后的感受?”

    “皇上,就算容姐姐真的想要害死臣妾肚子里的孩子皇上也不在乎吗?”梦常在眼泪再忍不住的喷涌而出,为什么,为什么她和孩子都比不上容九月在皇上心中的位置。

    权胤闭上黑眸,沉沉的吸了一口气。

    “朕已经决定,将容昭仪带回桃花阁严加看守,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哀家不同意!皇上,这是后宫的事,皇上还是不要插手的好!你们还楞在这里做什么,还不给哀家将她拖到刑堂!”太皇太后站到权胤跟前,这是要跟他扛怼到底了!

    见太皇太后这般,太后便站在她身后没再多说一句话,反正她想要说的,想要做的,太皇太后都会去做……

    皇上下了命令,太皇太后也下了命令,守在外面的人苦逼了,这到底该听谁的!

    “皇祖母,如果朕,一定要管呢?”权胤转眸看着太皇太后,神色从未有过的暗沉,那样的眼神,至少权胤之前从未曾对她露出过。

    太皇太后双唇抖了抖,气得说不出话来,两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太皇太后晕过去了!快,快白太医!”

    权胤第一时间伸手将太皇太后接住,反手将她抱进了内室。

    白太医快步上前给她看诊。

    “太皇太后这,这是气急攻心,微臣给太后施针,应该不会有大碍。”

    听太皇太后无碍,权胤紧皱的眉头稍稍舒缓了些。

    “将容昭仪带回桃花阁。”

    “是。”

    太后还想要上前阻挡,可转眼看向已经晕死在床上的太皇太后便闭上了嘴。

    太皇太后都能被气晕,她说的话权胤更不会听,她可不想自己一会儿下不来台。

    权胤在让人将容九月带走后,便守在太皇太后床前没有离开。

    太后转而进了梦常在的屋子,让宫女们都退了出去。

    梦常在哭得眼睛红肿,悲伤得不能自己,想到权胤不管不顾对容九月的维护她就伤心得恨不能哭干自己的眼泪。

    “哭什么!你现在是有身子人,不知道这样会伤了肚子里的孩子!”

    太后在人前多数是慈善的模样,这会儿露出这样的神色还是很少见的,吓得梦常在快速的止住了哭声。

    “真是不知所谓!太皇太后让你在平水宫安心养胎你到处乱跑作何?难道不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子嗣有多重要!”

    “是,是臣妾知错,臣妾今后不敢了……”梦常在这是第一次单独面对太后,又被她厉声训斥,害怕得手都抖了。

    太后看她这样,脸上的神色缓了些,眸光也柔和了。

    “好了,哀家也是担心里,刚才的话才说得重了些,你想想,你现在可是整个后宫中唯一怀了龙嗣的嫔妃,等孩子顺利出生后,皇上难道不会高看你一眼?你又何必争在一时?”

    梦常在抽噎的点头,今天的事情更让她清楚的明白一点,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有多重要。

    “是,臣妾明白,一定会好好的护住孩子。”

    “嗯,你明白就好,好了,早些歇下吧哀家到太皇太后那边去看看。”

    “是,恭送太后。”

    容九月被宫女架着回到桃花阁,只觉眼前一片黑色,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昭仪,昭仪你,你怎么样了?”宁心上前轻轻碰了碰容九月的额头,滚烫一片,吓得她不知所措。

    “药……屋子里,有……药……”

    容九月庆幸自己之前有事没事就爱往桃花阁里放些常用的药材。

    “药,昭仪说要什么药,奴婢这就去找……”

    “嗯,你去抓……”

    容九月说出药物所在,宁心忙去拿了去熬制。

    等到药熬好端上来的时候,容九月已经昏死了过去。

    “昭仪,药熬好了,奴婢把药熬好了。”

    容九月感觉自己陷入了一片沉沉的黑暗之中。

    无边无际的暗色让她心里莫名慌张。

    她大喊着奔跑着想要找到出口,可是不管她怎么做,那黑暗依旧望不到尽头。

    绝望,一股滔天的绝望向她袭来。

    “这里是哪里,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唔……

    浓烈的苦涩让她皱起眉头,可也是这苦涩的味道让她看见一点零星的光亮。

    权胤看着她被药汁打湿的前襟,一对好看的眉头都皱到一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