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第128章 九月,是你吗

    两方视线在空气中碰撞。

    黑衣人,权曦一时间都顿住了。

    “头儿,这是什么人?”

    “我怎么知道,他看见了我们,留不得。”

    “没错,杀了!”

    黑衣人两相低语后,拔出腰间利剑朝权曦刺了过去。

    权曦一惊,翻身上马想要逃离。

    可黑衣人哪里给他逃跑的机会!

    “想跑,没那么容易。”利剑刺上前,戳进马的眼睛。

    马儿受惊,踢踏着马蹄将权曦撞到地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权曦撑着身子起身,发现自己的左手疼得锥心。

    “我们是什么你不用知道,怪只怪你太倒霉了!”

    黑衣人举着剑朝他的心口刺了过去。

    权曦瞳孔一缩,抓起地上的灰尘洒向黑衣人的眼睛。

    其余的黑衣人看权曦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根本就没有上前,想着一个人就能解决了,谁知道他反抗得还挺激烈!

    “妈了个巴子的,老子的眼睛!”黑衣人眼睛看不见,却生气的挥舞着手上的剑,权曦避闪不及,连着被刺了好几下。

    “唔!”

    权曦强撑着身体的痛意,从地上爬了起来,在那些人反应过来之际踉跄的跑开。

    那些人一看他跑了,都嘲笑那被灰进了眼睛的人。“真是个没用的东西,连个废物都杀不了。”

    说完,提着剑追了上去。

    权曦没跑多久,就感觉到双腿灌了铅似的发软。

    他握紧拳头,他,绝对不能死在这些人手里,这么一想,不由加快的了脚步。

    可终究是敌不过那些练武之人的速度,背后又被狠狠地刺了一剑。

    “额!”

    “嘭”

    权曦再也撑不住的摔倒在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被赶来的人狠狠地踩住了身体。

    “看着病怏怏的,没想到跑得还挺快,害得老子追了那么久,本来想让你死的舒服先的,现在老子不爽了,就让生不如死!”

    “头儿,这人看着细皮嫩肉的长得可比那小倌儿好看多了,反正也是要死,不如死前让兄弟快活快活?”一道猥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一个长得矮小,眼睛细长的黑衣人走上前,伸手就要摸上权曦的脸。

    “去你妈了个巴子的!”

    “啊!”

    在猥琐男的手要碰到权曦那一瞬,一抹身影从暗出急速冲出,将他狠狠撞了出去,摔出好几米远。

    其余的黑衣人没反应过来,只感觉眼前突然出现一些白色的粉末。

    下一瞬,眼睛突然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我的眼睛啊!”

    “哎哟喂,疼死老子了!”

    “刚才是谁嚣张的要作死的!”容九月一脚踩在那猥琐男的身上。

    猥琐男刚才被她那么一撞,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这会儿都还没回过神来。

    “姑奶奶饶命,姑奶奶饶命啊……”

    “好了,姑奶奶我就饶了你!”她的脚快速下移,落到猥琐男的要害上,狠狠一踩!

    “啊!!!”

    容九月一把扯开他手上的黑巾冷笑一声。“爽吗?”

    容九月一脚踹开她,走到权曦跟前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权曦意识已经开始变得墨模糊,只能隐约看清容九月的身影。

    “九月,九月……是你吗?”

    容九月看着他身上的伤口,只觉心里难受的说不出话来!

    “是我,我来救你了!”

    权曦紧紧抓住她的手,如何都不愿意松开。“真好……”

    权曦失去意识,容九月不得不将他背在背上。

    他很高,可背起来却是一点重量都没有。

    她顺着指南针的方向一直往东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个地方,发现这边的响动。

    她看见那些黑衣人,还以为是追杀她的那些黑衣人追上来了。

    可过了一会儿她发现他们根本就是不同的两批人。

    她第一次遇到的那几个人周身都带着一股强烈的杀气,行动有素多一句废话都没有,而且武功都不低。

    可刚才那些人,怎么看都像是地痞无赖。

    权曦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现在又是在深山里,指不定会引来猛兽。

    她不敢停下来,若是后面的人又追来就麻烦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容九月感觉自己的体力快要透支了,再怎么样权曦都是个上百斤的男人,背久了还是很吃力的。

    抬眼间,她看见前面有一条山涧清泉,便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过去。

    小心的将权曦放在一颗石头上靠着,容九月累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缓了口气之后,她先是用山泉水洗了把脸,又将手洗干净才回到权曦身边。

    权曦的伤几乎都是在背后,血淋淋的一片。

    她把他的衣服脱下,拿出身上的止血消炎的药倒了上去。

    “额!”

    即使昏迷,可权曦还是痛得眉头直皱。

    为了以防万一,她身上带着的几乎都是能够防身的毒药,到是治病的药带的比较少。

    金疮药也就两瓶,给他的伤口上了药也就差不多了。

    用纱布将他的伤口包扎好,她身上就只剩下两瓶毒药了。

    在给他穿上衣服时,一个黄色的竹筒从他身上掉了出来。

    容九月拿起来看了看。

    应该是皇家发射信号之类的东西。

    如果她发射信号怕引来的不是皇家的禁卫军,而是那些没有得逞的刺客怎么办?

    毕竟她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谁派人来刺杀她的。

    “哎,真是纠结啊,权曦啊权曦,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

    看着权曦苍白的脸色,紧皱的眉头,容九月咬咬牙,不管怎么样,她都没办法做到眼睁睁的看着权曦有危险而置之不理!

    她四下看了看,发现在不远处有一个能够容纳两个人的树洞,那树洞比较隐秘,一般人不注意看都难发现。

    她只能等到权曦醒来再做打算了。

    背着权曦到树洞内,容九月找了一些树枝来将树洞盖住。

    她看了看指南针,他们现在应该是在白灵山的东南方向,而她是从西北方向进入林子的,权曦就算参见秋猎比赛也是在男子猎场那边,这么一来,她是误打误撞的走进了男子猎场了。

    “我,我不能死……不能……九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