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69章 检查,疑惑

    “皇祖母,孙儿听说仵作每日都要与尸体为伍,将死者开膛破肚,孙儿觉得甚是不妥。”无视容九月的眼神,权胤声音淡淡响起。

    容九月一听,这话不是她刚才说的?

    太皇太后闻言眉间微动,似乎在思考权胤的话,或者说在想应该如何开口。“皇上,话可不能这么说。”

    “哦?皇祖母觉得孙儿说得不对?”权胤轻轻挑眉。

    太皇太后轻声道:“那些仵作是为了协助官府查明真相才会那般,又怎是不妥呢?”

    他皱眉反驳。“可死者为大,尸首又怎能让他们轻易摆弄?”

    “皇上,在有些特定的情况下,当可放下一些凡俗。”太皇太后很耐心的说着,可刚一说完,似明白什么,抬头看了容九月一眼,那一眼包含了太多的情绪,让容九月有些猜不透。

    “皇祖母说的是。”

    “你,你啊,居然还跟哀家来这套。”太皇太后看着权胤失笑出声。

    “孙儿只想皇祖母健康长寿。”

    太皇太后笑着摇头。

    仵作跟医者有太多相似之处,往往一些看似冒犯的行为,却是在救人。

    “哼,敢鼓动皇上算计到哀家头上,容昭仪,你这胆子可不小啊。”

    容九月心里大呼冤枉,她什么都没做好吗!

    权胤来之前是什么打算,她更不知道。

    不过,他这是选择相信她了?

    这么一想,容九月觉得心情似乎没那么糟糕了。

    “臣妾不敢,不过臣妾觉得皇上说的话极为有理。”因为那话就是她说的嘛!

    “罢了罢了,皇上就先回去处理政务吧,哀家知道该怎么做。”

    权胤知道,太皇太后多少还是有些别扭。

    “是,孙儿晚上再来陪皇祖母用膳。”

    “恭送皇上。”

    权胤起身,在走到容九月身边时脚步顿了顿。“容昭仪,不要让朕失望。”

    容九月撇撇嘴。“臣妾定当竭尽全力。”

    权胤离开后,太皇太后脸上的神色沉了沉。“容昭仪。”

    “臣妾在。”

    “哀家果然是小看你了,竟能说动皇上来为你撑腰。”

    “太皇太后,皇上也是为了您的身体着想,臣妾也绝非有意冒犯。”

    太皇太后轻哼了让,由王嬷嬷扶着站起身。“跟哀家到内室来。”

    “是。”

    容九月知道,太皇太后这是要给她检查了。

    屋内就只有她跟王嬷嬷还有太皇太后三个人。

    王嬷嬷让宫女打了一盆热水进来,扶着太皇太后到屏风后梳洗了一番。

    “容昭仪,过来吧。”

    闻言,容九月走到屏风后。

    太皇太后坐在一张长椅上看着她。“你要如何看?”

    “还请太皇太后把腿张开,很快就好。”

    太皇太后依言张开双腿,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

    容九月面色不变上前蹲下身,戴上让宁心缝制的手套认真的翻开。

    刚开始的时候太皇太后身体还有些僵硬,到了后面,可能是渐渐习惯了,放松下来。

    也可能是容九月的眼神太郑重,没有一丝亵渎的意思。

    容九月查看得很认真,没有错过任何一个角落。

    就在翻到一个夹缝间时,她手上的动作猛地停了下来。

    就在那处,有一个红色的小疹子,上面有些透明,像是小水泡,不大,所以平时若非是认真查看,不然都难发现这东西。

    她碰了碰那疹子轻声道:“太皇太后可觉得有什么不适?”

    太皇太后摇摇头。“没有。”

    容九月又重新将之前的地方又翻看了一遍,一共发现了三颗那样的小疹子,不痛不痒,但并不代表没有问题。

    “好了,多有冒犯还请太皇太后见谅。”

    容九月站起身将手套脱下。

    王嬷嬷上前伺候太皇太后更衣。

    穿戴完毕后,太皇太后从屏风后走出来看着她。“怎么,发现了有何不妥之处?”

    “臣妾发现了三颗红疹,不知太皇太后之前可有察觉?”

    “红疹?”太皇太后皱起眉头,谁平时没事会盯着自己的私密地方看,就是跟她最亲近的王嬷嬷也不能。

    “没有。”

    “臣妾需要再确定太皇太后的脉象。”

    太皇太后点头,容九月上前诊脉。

    这次依旧是在她快要收手的时候,发现了脉象的异常。

    脉象显示太皇太后体内的湿气过重,又有心疾,本身血液循环就不是太好。

    如果说那三颗是湿疹的话,也不是说不过去,但是她总觉得没那么简单,一般湿疹多数会长在十指指甲两边,还会伴有唇边舌,但太皇太后都没有这样的症状。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

    “臣妾想看看太皇太后平时用的方子。”

    都已经让她看了,再多看一个方子也无妨。

    王嬷嬷从一个小盒子里将药方拿了出来。

    容九月接过看了看。

    方子是白太医开的,里面的药材多数是对太皇太后的心疾有利的药,搭配在一块儿虽然没有什么惊人的效果,但也没有什么不妥,是一个比较温和的药方。

    “怎么,这药方有问题?”

    “药方并无不妥。”这样就更奇怪了。

    “王嬷嬷可能跟我说说太皇太后平日的吃食?”

    王嬷嬷看太皇太后没有反对,便一一道出。

    太皇太后到了这个年纪是很注意养身的,平时吃得不多,而且多数是素食,每一样都是经过太医院的太医点头后才端上桌的。

    吃食,也没有问题。

    那脉象的异常和私密之处的疹子怎么来的?

    “可看出了什么不对吗?”

    “回太皇太后,暂时还没有。”

    太皇太后也没有嘲笑她。“今后好好伺候皇上,别没事瞎折腾些没用的,你父亲,毕竟病逝得早……”

    这话就是信不过容九月的医术了。

    容九月也不反驳,在你没有拿出像样的东西时就想让别人把你供奉为神,那是不可能的。

    “太皇太后给臣妾一些时间。”

    太皇太后看她已经坚持,也没再说什么。

    “好了,哀家累了,你退下吧。”

    “是,臣妾告退。”

    “哎呀!”

    容九月转身出了内室,刚一走出去就跟一人撞了个满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