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67章 震怒,滚出去

    虽然发现了一丝异常,但容九月面上却丝毫不显。

    等两边都确定过后,她才收回手没有立即开口,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太皇太后看她不说话,脸上的笑意也渐渐落了下来。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

    容九月抿抿唇,决定还是弄清楚的好。

    “太皇太后,臣妾发现一点异常,需要进一步确认,不知太皇太后是否会同意。”

    容易确认的话容九月也不会这番神色了。

    “你说,要如何进一步确认?”

    “臣妾……想要查看太皇太后的……私密之处。”

    话落,屋子里静悄悄的,容九月明显感觉到压迫性的气息袭来,抬眼一看,太皇太后哪里还有刚才的和颜悦色。

    一双略显浑浊的双眼晦暗不明的落在容九月身上。“你可知道,就你刚才说的话,哀家能要了你的命!?”

    又是拿她的命做筏子,真没意思。

    “太皇太后,那对一个医者来说,与手脚无异,臣妾只是想要进一步确定,并无它意。”

    “放肆!”

    “砰”的一声大响,震得屋子里的人都害怕的跪了下来。

    “太皇太后息怒。”

    容九月却面不改色的跪在那里。

    “容昭仪,你当真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了?”

    “臣妾不敢。”

    容九月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太多管闲事了,为什么想到太皇太后这里来?

    首先,她把她当成了自己的病人,本着对病人负责到底的想法,她来了。

    其二,太皇太后,莫名的让她想起在侯府里的容重天,那种亲切感让她一时间忘记了这里是能吃人的皇宫,那个亲切的老人是太皇太后!

    可她突然觉得很委屈。

    “哼,王嬷嬷,送容昭仪出去,今后没有哀家的命令,不要让她再来打扰爱家!”太皇太后的脸色很难看,包括王嬷嬷在内的所有宫女都觉得容九月太放肆了。

    太皇太后的身子是她随便一句话就能看的吗?

    更何况还是那种隐秘的地方。

    容九月被王嬷嬷“请”了出去。

    等在门外的宁心看容九月沉着一张脸不由好奇,一直到出了平水宫,宁心才悄声问道:“昭仪……你怎么了?”

    “被骂了。”

    “啊?”太皇太后那样子看起来挺喜欢昭仪的啊……怎么会无缘无故被骂?

    “昭仪,是不是……”宁心看容九月情绪似乎有点低落,便没再继续问下去。

    “你去顺延宫,将穆南王请到太医院,告诉他,今后会在太医院给他治疗,那里更方便。”

    “是,奴婢这就去。”宁心转身朝顺延宫方向走去。

    容九月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也朝太医院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权胤已经下了旨意,看见容九月出现在太医院时,白太医显得镇定多了。

    “太医院内有空屋子吗?”

    “有,如果昭仪需要用,下官这就让人收拾出来。”

    “嗯,收拾赶紧收在屋子中央熬一碗米醋。”

    “熬米醋?”白太医不解。

    容九月心情不美丽,也懒得解释那么多,反正说了他也不一定会相信米醋有消毒的作用。

    “嗯。”

    权曦是在两刻钟后到达太医院的。

    “王爷,您慢着些。”岳明想要上前扶着,却被权曦拂开。

    他,不想让她看见自己虚弱的样子。

    “王爷来了。”容九月从屋内走出来,正好对上权曦看过来的眼神。

    “容昭仪。”

    “王爷进来吧。”

    “好。”

    白太医跟在权曦身后走进屋子,一进屋就闻见一股淡淡的醋味,有些熏人。

    容九月看差不多了,就让人把醋给撤了。

    “不知下官有什么可以帮到昭仪的?”白太医也好奇容九月打算如何祛除权曦身体里的寒气,之前他也不是没有试过,但收效甚微。

    容九月想到权曦昨晚说的话。

    “嗯,一会儿需要对王爷的腿部进行按摩,就有劳白太医了。”

    “好说。”

    容九月让岳明打来一通热水,跟昨天不同的是,在她热水里放入了好几颗药丸。

    药丸很快在热水里化开,透明的水渐渐变成了暗黑色却闻不到什么药味。

    权曦脱鞋在水里泡了两刻钟后,容九月又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

    “一会儿白太医给王爷按柔的时候,先在自己手上涂上这个药。”

    白太医想问那药有什么作用,但又不好意思开口。

    “好。”

    权曦看容九月站在一旁,虽然知道容九月能给他治病已经是皇兄开恩了,但内心还是有些说不出的失落。

    “先松筋骨,通穴位,白太医,脚底板有很多穴位你知道的吧……”

    “是。”

    “不是这么按,这样顺序是错误的,每个穴位的力道你也要把握好,是这个样子的,你应该更用力一些。”

    “算了算了,还是我来吧。”

    弄到最后,容九月还是没忍住上前抱住权曦的脚自己动起手来。

    白太医站在一旁擦汗,跟一个有强迫症的人做事,只能用造孽两个字来形容!

    容九月按得很投入,她工作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同样也会无视周边的一切。

    等到她按下最后一个穴位,松开手时,只感觉背脊凉飕飕的,似有一阵阴冷的空气袭来。

    她木然的转动着脖子朝身后一看……

    “皇,皇上……”呵呵呵呵!

    她松开权曦的手站了起来,对上权胤那深似海的眼眸。

    尴尬,非常尴尬!

    权胤视线不咸不淡的眼神让她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权曦看着权胤,作势要起身。

    “你身体不适,不必多礼。”权胤终于开口。

    白太医刚才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容九月的按摩手法,看起来好像很简单,但看权曦的反应却跟他按的时候大不相同,在看权曦的面色,面上带着微微薄汗还有一丝红晕,脸色明显比刚才要好了不少,心底不禁诧异。

    “皇上。”

    权胤视线寒凉的在白太医身上一扫。

    白太医只感觉通体发寒。

    “多谢皇兄。”

    容九月很自觉地退到一边,尽量离权胤远一点。

    权胤走到权曦跟前,很小的时候,他这个异母弟弟就是一个很安静的人,因为身体不好,眼中总会透出一股淡淡的悲伤。

    今天,他站在他面前重新审视这个极少在人前出现的弟弟,之前,在他殒命时他都没再见过他,可是他现在却出现了。

    很多事情,只要是跟容九月这个女人沾上了关系,就出现了变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