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中毒,性命堪忧

    一个个的大晚上的都不睡觉,就想着怎么才能打探到权胤的行踪来一次完美的邂逅。

    “皇上给我赏了好多吃的,于姐姐你尝尝,这个云片糕味道可好了。”

    于美人看着梦书瑶脸上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觉得那是在向自己炫耀,那是在讽刺自己得不到皇上的宠幸!

    “不了,梦妹妹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了。”

    “恩恩,于姐姐明天可要来找我玩儿。”

    “好。”于美人有些急迫的出了白云宫,耳边却不断的在回响着那天楚语馨说过的话,袖中的双手渐渐攥紧!

    ……

    对于权胤的各种花边消息,容九月表示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只要不找她麻烦,又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伤恢复得很快,用了太医院的药后连疤痕都没有留下。

    她趁着养伤这段时间,也打听到不少关于太皇太后的事情。

    老人家今年已经快七十的高龄了,身体一直都有些大小的毛病,在权胤登基后就在宫里的佛堂里礼佛,很少出来。

    这么一来,她能够见到她的可能性就很低很低了。

    “容姐姐,宁心今天又做了什么好吃的?”

    梦书瑶跟于美人走进屋中,近来几个人越来越熟,有时候连见礼都省了。

    “你问宁心去。”容九月收回思绪笑道,她看着梦书瑶,都说开过荤的女人要比纯纯少女多一种说不出的女人味,可她怎么看梦书瑶都觉得她跟之前没差?

    她听宁心说,权胤每次宠幸她之后都会赏赐很多吃的给她,除此之外再没提其他。

    “美人,奴婢今天做了三鲜饺子,可香了。”宁心端着饺子走了进来,那香味瞬间就飘了满满一屋子。

    “都是贵人了,这院子里怎么还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在大家开心时,院外响起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容九月一听,那不是好久不见的何婕妤嘛,不,应该说是何常在了。

    权胤给容九月赐了桃花阁,又送了四个宫女过来,不过容九月不爱用,只让宁心贴身伺候着,那些宫女几乎都是在屋外候着。

    “何常在金安,贵人跟梦美人还有于美人在屋子里呢,常在且等等,奴婢这就去通报。”

    何常在看着宫女的背影咬牙,什么时候她要见那死胖子居然还要通报了!

    “不用了,容贵人喜欢热闹,哪里需要你们穷讲究这些虚礼。”说着也不顾宫女的诧异,直接越过她走到了前头。

    “容贵人这里可真是热闹啊。”

    “何……常在,我知道你读书少,但不请自来还不讲礼数会招人厌,这样的道理,应该是懂的吧?”

    对上容贵人似笑非笑的脸,何常在气得不行,可偏偏她现在位份比她低,只能忍着!

    “你!给容贵人两位美人请安!”

    “何常在也是知道容姐姐这里有好吃的才过来的吗,嘿嘿,容姐姐我要吃咯。”梦美人夹起一个皮薄肉厚的饺子放进嘴里。

    “嗯,太好吃了,宁心你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这碟都是我的,你们可不能跟我抢。”

    梦美人三两下就吃了半碟,别的人甚至没动手。

    于美人看着梦美人把一个个饺子吃进嘴里,拿着筷子的手不自觉的有些发软。

    何常在脸上染上了笑意。

    “什么饺子那么好吃,我也要尝尝。”说着直接上前抢过于美人手上的筷子夹了一个放进嘴里。

    容九月看她们吃得欢实,自己却因为要减肥不能吃只好无聊的拿出本书来看。

    “于姐姐,你怎么不吃?”于美人跟前的碟子动都没动。

    于美人勉强笑了笑。“我,我来的时候吃了些糕点,现在不饿。”

    “那你不吃我就帮你吃咯。”

    “哎呀!”

    “我去看看。”外面突然传来宁心的惊呼,容九月眉头一皱,起身走了出去。

    就在容九月刚踏出门槛那一瞬,梦美人的脸瞬间皱了起来。

    “唔……痛,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痛啊……”

    于美人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惊得手上的茶杯掉到桌子上,杯中的热茶尽数撒了出来。

    “书,书瑶,书瑶你怎么了?”

    “痛,好痛啊于姐姐……我好痛……”

    梦美人神志很快陷入了模糊,整个人都瘫软在地,四肢开始不规律的抽搐起来,嘴里也流出黑血。

    于美人见状吓得脸的都白了。

    何常在也被吓得不轻,肚子也开始剧烈疼痛起来。

    “啊……我的肚子,我的肚子也好痛啊……”

    “何常在……”

    “下次小心点,多大的人了走了还能摔倒。”容九月扶着宁心走到屋外,听见里面传来异样的声音,她神色一凛放开宁心快速走了进去,在看见倒在地上的梦美人跟何常在时惊了惊,旋即快步上前。

    “这是怎么了?”

    “我,我不知道,你刚一出去她们就,就这样了……”

    容九月上前查看梦美人的情况,一看,整个人都入坠入冰窖般冰冷。

    梦书瑶,没气了……

    “美人,美人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奴婢啊……”舒悦上前大喊。

    “怎么会这样,刚才,刚才梦妹妹还好好的……”于美人脸色苍白满眼惶恐。

    “宁心,快让人去打一桶井水来,要快!”容九月沾了沾梦美人唇边的黑血在鼻尖闻闻后道。

    容九月冷静出声,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来。

    “是,是。”

    屋内的响动早就惊动了外面的人,一个个凑在门外好奇的望着。

    “有毒,一定是那饺子有毒,容九月,你,你真是好歹毒的心思啊……”难受得在地上打滚的何常在满眼恨意的瞪着容九月咬牙道。

    “有毒?怎么会!这些都是宁心亲手做的,容姐姐又怎么可能会害我们?”于美人尖叫出声,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听得真真切切。

    “一定是你,一定是你看我们美人被皇上宠幸里心里气恨不过才给美人下毒的!”显然,舒悦相信了何常在的话。

    “走开!”容九月上前一把推开碍事的舒悦,将梦书瑶放在地上躺平给她进行最简单的心脏复苏。

    “你干什么!美人已经这样了你还要对她做什么!”舒悦想要上前阻止,却被容九月一记冷眼瞪了回去。

    “闭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