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12章 刺客,挡箭牌

    权胤难受得闷哼出声,身体也随之僵硬,却没有开口让她停下来。

    本以为经过上次,这一次权胤的经络能松快些,没想到一通按下来,容九月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

    再看权胤,已经闭上眼,眉宇间的褶皱也慢慢的散开了。

    等容九月的手要顺着他的大椎往下走时,权胤睁开双眸。

    “够了。”

    容九月手上一顿。

    “去床上歇着吧。”

    什么?

    容九月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睡软塌,她睡床?

    这么好讲话?

    “怎么?还不想睡?”

    接收到冰寒中透着意味不明的眼神,容九月下一瞬就窜到床上。

    “皇上,晚安!”

    刚一把床帐放下,屋子的烛火瞬间就灭了。

    偌大的屋中昏暗一片。

    容九月感觉到权胤那边传来均匀的呼吸时才呼出一口气来,伸手利索的将身上的上衣都脱了。

    刚才下了力气衣服都湿透了,总不能穿着睡觉。

    这一天经历的事情不少,刚一躺下困意便袭了上来,双眼轻闭渐渐沉入了梦乡……

    夜渐深,外面只有虫鸣声和微风掠过的声音。

    一道银光忽闪而过,下一瞬本该熟睡的权胤已睁开双眸,从榻上坐了起来旋即消失在屋内。

    好几抹黑色的身影出现在屋内,手中握着致命的冷剑快速的朝床的方向靠近。

    黑影利落的掀开床帐,高举长剑朝床上刺去。

    “靠!去死吧!”

    不等长剑落下,黑衣人只觉眼前一暗,厚重的被子兜头盖下。

    容九月用床单裹着身子一脚把人踹开跳到床下,转头朝软塌的方向一看,空空如也,哪里还有权胤的身影!

    “来人呐,有刺客!”

    尖叫声刺破平静的夜空。

    几个黑衣人看见容九月也是愣了愣。

    容九月在他们愣神之际转身就朝门口的方向跑,她一动,黑衣人就回过神来。

    “杀了!”

    容九月感觉身后的杀气越来越浓,恨不能长了双翅膀快些飞出去!

    可她再快也快不过这些轻功了得的刺客,还不等她靠近门边刺客已经到了她的身后。

    她咬牙回头朝身后的人撞了过去。

    那人底盘极稳,不过踉跄的推后一步就站稳了身子,这一举动惹恼了黑衣人,指向容九月的剑锋更狠厉了。

    “找死!”

    容九月被逼到了死角,再两步,那剑就会刺穿她的喉咙!

    她咬牙,想要抵抗,可过快的心跳却让她难受得呼吸都变得困难,她抓住一旁的花盆,朝黑衣人砸去。

    “砰”一声巨响,伴随着赶到的大内侍卫的脚步声,容九月往地上一滚,躲过了黑衣人刺向她心脏的剑,却还是被划伤了手臂。

    黑衣人看大内侍卫到了,也有些慌了神,哪里还顾得了容九月。

    “快撤!”

    黑衣人纷纷朝外面杀出去,被大内侍卫围困在青岚宫的院子里。

    赶来的侍卫越来越多,将黑衣人围得水泄不通。

    黑衣人见势不妙,心一横自缢了!

    容九月趴在地上,听着外面的响动渐渐贵为平静,一颗心也沉入了谷底……屋外的声音却格外清晰的传入耳中。

    “属下救驾来迟,皇上恕罪。”

    “处理干净了,下命严查。”

    “是。”

    权胤黑曜石般的深眸看了眼院中的尸首,转身走进屋内,里面已是一片凌乱。

    借着月光,他可以看清趴在角落里的肥硕身影,眸子极快的划过一抹异样,等走上前时,神色依旧冷然。

    “没死就起来。”

    容九月上身只裹着一床单薄的被单,上面还被划开了好几道口子,有些口子甚至还沾染着血迹、

    躺在地上的容九月依言站了起来,像是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一般只安静的低垂着眼帘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权胤看着她身上的血迹,眉宇间染上一抹沉色。“贵喜,让白太医过来。”

    “你受伤了,先到偏殿去歇着。”

    “是。”

    容九月就这么裹着被单走到偏殿。

    被权胤派来的宫女进来被她那头发散乱,脸上还有干涸血迹的样子吓了一跳。

    白太医也很快到了,他听说宫里来了刺客,还以为是皇上受伤了,没想到居然是这位几乎要被人遗忘的容常在。

    “常在不用担心,只是皮外伤,等伤口结痂脱落之后再用下官的去疤药很快就能恢复如初了。”

    “多谢。”

    包扎好伤口,换上干净的衣裙,所有宫女都退了出去。

    容九月躺在床上,被中的双手紧握成拳!

    好你个权胤,居然让我来给你做替死鬼!

    都说帝王无情,却没想到居然冷血到这般地步!

    怪她太天真啊!

    “吱呀……”

    门口被人推开,容九月神经瞬间变得紧绷起来。

    屋内留有一点烛火,透光床帘她能认出走进来的人是谁。

    权胤。

    她现在,不,今后都不想再见到的人!

    索性闭上眼装睡。

    权胤也没上前,只到椅子上坐下径自给自己倒了杯茶。

    “朕知道你还没有睡。”

    容九月睁开眼盯着帐顶没有出声。

    权胤拿起瓷杯浅浅啄了一口,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过来,有些事情就算她想到又如何,她知道与否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影响。

    可他,居然鬼使神差的过来了。

    也许,是因为她眸子深处那一抹还没有消散的倔强和清澈……

    一句话后,权胤也没在开口。

    最终还是容九月忍不住坐了起来,有些事情不说出口,她不爽!

    “皇上早就知道那些刺客今晚会来吧!”

    权胤只抬眼看着床帐,没有回答。

    在容九月看来就是默认了。

    “皇上看不惯我又何必让我到你跟前碍眼,多大罪的让我去做你的替死鬼?”她是个现代人,能够理解古代君臣之间的不等,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这不代表她就能接受!

    好歹,她还把他当成自己的病人,甚至还傻得想要治好他的失眠症,容九月真是觉得自己蠢爆了。

    “所以皇上故意让我睡床,难道我的命在皇上眼里就那么贱吗?”最后一句话,容九月几乎是用吼出来的。

    她恼火,真的非常的恼火!

    “说完了?”平淡清冷的声线,容九月觉得真像是一个重拳打在棉花上,得,没什么好说的了。

    她现在真像一个挑梁小丑。

    “你现在,还好好的活着。”

    早在之前,他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你在枣花宫也好些时候了,明天就搬到桃花阁去吧。”说完,他站起身不再停留的走出了屋子。

    容九月冷笑,打一个巴掌再给一个甜枣,真以为她那么好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