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 教训,可恨

    容九月膝盖一缩,就想要避开,可她刚一动作,身后的两个宫女就出手了,上前想要钳制住她。

    刚开始的时候容九月还能利索的避开,可几十招下来,她就感觉到有些体力不支了,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容常在简直毫无礼数!”好一会儿都没把人拿下,云儿气恼不已,猛地一出脚,容九月没避闪开,正被她踢到膝盖窝子传来一阵钻心的痛楚让她闷哼出声。

    那两个宫女见状趁机抓住容九月的手后押,扣着她给楚语馨磕头!

    “唔!”

    容九月想要反抗,却在跪下去的那一瞬间眼前开始变得黑白一片。

    两个宫女押着她的脑袋就朝地面撞去!

    “砰!砰!砰!”

    骨头跟地面碰撞的声音响彻整个牡丹园。

    容九月在撞击到第三下时就晕死了过去。

    楚语馨看着杯中漂浮的茶叶淡淡的抬起眼眸,看着已经满脸是血的容九月幽幽开口。“好了,想来容常在也知道宫里的规矩了。”

    云儿示意两人把手松开,容九月整个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本宫累了,扶本宫回宫。”

    “是,娘娘。”

    一众人款款离开,只留下容九月躺在风中……

    天色渐暗,楚语馨看着眼前的雕花瓷蛊怔怔出神。

    云儿见状上前低声道:“贵妃,皇上这会儿还在升龙阁处理公务呢。”

    楚语馨回神站了起来。“去升龙阁。”

    云儿忙端上瓷蛊跟了出去。

    权胤自登基后每天都会在升龙阁处理国事到很晚。

    楚语馨刚一到升龙阁外贵喜就笑着迎了出来。

    “参见贵妃娘娘,您这是来看皇上来了?”

    “皇上还在处理国事?”

    贵喜看了云儿手中的瓷蛊一眼笑道:“是,皇上刚才还念叨着想吃娘娘宫里的桃花羹呢,奴才这就去通报。”

    权胤当然不会说,不过是贵喜讨好楚语馨的话罢了,谁让人家盛宠不衰。

    “皇上,贵妃娘娘求见。”

    权胤笔锋一顿,周遭的空气是瞬间变得稀薄,纸上的字的墨汁渐渐在宣纸上化开,握着狼毫的手指渐渐收紧。

    贵喜感觉到气氛不对,忙收敛笑意,大气不敢出。

    “让她进来。”

    感觉到周遭的压力消散,贵喜才呼出一口气来。

    “是。”

    “参见皇上。”楚语馨在门外等了好些时候,有些诧异,难道重来一次,有些事情变得不一样了吗?

    “这么晚了,怎么还过来?”

    楚语馨抬眼看着坐在龙椅上的男人,一样俊逸非凡的容貌,一样温柔的眉眼,但她总觉得有不一样了,可又是哪里不一样了,她说不出来。

    “臣妾怕皇上辛苦,特地炖了桃花羹送来给皇上。”

    她端着桃花羹上前打开,一个清香的桃花味在屋子弥漫。

    权胤眉眼的笑意更深了一分,真是……熟悉得让他永远都无法忘记的味道。

    “爱妃辛苦了。”

    楚语馨却微微有些委屈的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皇上如今到是对臣妾越来越客气了,我们之间什么时候那么生分了?”

    权胤只温柔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楚语馨顺势上前握住权胤的手。“皇上是不喜欢臣妾了?还是在生臣妾的气?”

    权胤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拿起一旁的茶杯浅啄了一口。

    “朕气你什么?”

    “容常在宫中的规矩学得浅了些,臣妾今天让人教她规矩了,皇上是不是觉得臣妾太过自作主张?”

    容常在……

    权胤脑中瞬间闪过一张大饼脸。

    他揉了揉眉心,楚语馨今天教训容九月的事情自然有人传到了他的耳朵了。“你是后宫最高位的嫔妃,教她们规矩自是应当何错之有?”

    看他脸上毫不在意的神色,楚语馨这两天一直堵在胸口的郁气终于消散,柔笑着就往权胤身上靠去……

    “皇上说的是……”

    ……

    冷……

    贯穿每个毛孔的冷……

    容九月艰难的撑开眼皮看了看四周,她还在今天的那个花园里。

    楚语馨!

    他么的蛇蝎美人!

    她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头上的剧痛让她差点摔回去,稳了稳身子之后,才踉跄的朝枣花宫的方向走回去。

    “啊!鬼啊!”

    在宫门外焦心等待的宁心看满脸是血的容九月吓得尖叫出声。

    “叫魂呢!”

    “常,常在……常在是你吗?”

    “是我!”

    宁心忙上前将她扶进屋子里打来热水将脸上干涸的血迹洗干净。

    容九月看着铜镜中青紫的肿块,把楚语馨祖上骂了个遍!

    拿出从太医院里顺出来的药擦了之后才觉得舒服了些。

    “常在,这伤是怎么弄的,怎么会……”

    “楚语馨弄的。”

    “贵妃娘娘?!常在怎么会招惹贵妃娘娘……”宁心一脸惊讶。

    容九月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脸阴鹜。“嫉妒,是这世上最烈的毒药!”她可不信楚语馨会无缘无故的找她麻烦。

    怕是权胤对她的两次“宠幸”触怒了那个女人。

    “常在怎么办,要是贵妃娘娘在找常在的麻烦那常在岂不是还要吃亏?”

    容九月想到今天的是也是气恨,怪这具身体太差,若是按照她之前的能力,收拾那几个宫女根本不成问题,不就会点拳脚功夫,还奈何不了她。

    可这身体很虚,只多动一下她都觉得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这应该是过于肥胖造成的,昨晚她给自己诊脉,暂时没发现身体有什么不妥。

    容九月不是喜欢争强好胜的人,但也绝不是任人欺负的!

    楚语馨,你给老娘等着!

    “我要减肥!”

    “什么?”

    “从明天开始!”

    容九月说到做到。

    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在枣花宫里跑步。

    宁心起来时她已经跑湿了一身衣服了。

    “常在,奴婢该死,奴婢不该贪睡的……”

    跑了近两刻钟,容九月打算拉伸拉伸手脚,可身上的肥肉实在是太多了,痛得她想哭,那手怎么都摸不到脚尖。

    宁心看着脸色涨红的容九月很是心疼。“常在,你歇会儿吧,可别累坏了。”

    容九月还想再来几个蛙跳,可刚蹲下去跳起来眼前猛地一黑,整个都栽倒在地。

    “常在!”

    晕眩也只是一瞬,等到宁心上前扶着她时,她已经缓过气来。

    所以,她就是这么让那些人钻了空子的!

    “常在,你别练了,要累坏自己的身子的。”

    容九月站起身点点头。“今天暂时到这里。”减肥要循序渐进,可不是一蹴而就的。

    早点是一碗小米粥和一碟青菜,是之前三分之一不到的量。

    一碗粥下肚,容九月感觉像是没吃似得,饿!可也得忍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