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8章 沁儿,原来不是你

    容九月那张放大无数倍的脸让权胤青筋直跳,这个女人,居然敢偷上他的床!

    他伸手一推“嘭”的一声闷响,某胖迅速的跟大地来了一个最亲密的接触。

    “唔,好痛哦~”梦里的呓语配合那一身肥肉,蛮恶心的……

    权胤翻身坐起,让宫人进来伺候。

    地上的容九月也因身上的疼痛幽幽醒了过来。

    “咦,这里是哪里?”她迷茫的坐起身,转眼看见黑沉着一张俊脸的权胤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当机的大脑瞬间恢复启动状态。

    昨晚她名义可是来侍寝的,这个时候是不是该表现得娇羞一点?

    “皇上,昨晚还真的累人。”给他至少按了一个时辰,现在手都还是酸的!

    这话让一旁的宫人听了心底都不由感叹,圣心难测啊!

    “这就累了?”

    权胤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没醒,居然鬼使神差的回了让人浮想联翩的一句。

    “摆膳。”洗漱过后,权胤走到隔间坐下,他没让容九月走,容九月就还要留下来伺候他用膳。

    万恶的皇权社会啊!

    她肚子也很饿了好吗!

    权胤登基后一直都推崇勤俭的政策,所以他的早膳花样不多,量也很小。

    容九月看着那皮薄馅儿大的水晶虾饺咽了咽口水,好香啊……

    权胤今天一觉醒来,觉得精神很好,像是身体里的浊气被人抽走一般,看着桌上的膳食都多了两分食欲。

    他记得昨晚这女人说她通医理,随后他就让她试试,没想到无心的举动,居然有让人想不到的结果。

    他将口中的汤喝下,抬眼就看见双眼发直的瞪着桌上菜肴的容九月。

    到还真没有后宫的女人敢在他面前这般,武博侯府的大小姐天生痴傻,难说。

    权胤放下筷子,马上就有宫女端着茶水上前。

    “想吃?”

    某胖很想要摇头,可是身体却比脑子诚实!

    那头不要点得太快啊!

    “赏给你了。”话落,人已经消失在门外。

    容九月这才回过神来,看着桌上几乎没动的早膳瞪圆了眼。

    当她是叫花子呢!还赏给她!

    容九月却不知道,在后宫能得到权胤的赏赐就是天大的恩赐了。

    ……

    吃饱喝足,一个小宫女领着容九月回枣花宫。

    一路上她都不动声色的记着皇宫的方位,不得不说,凤辰国的皇宫比她前世见过的还要大,宫内建筑大气磅礴,又不失精致,不过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娘娘说了,这桂花糕一定要热的,还不快给我端过去。”

    在绕过一个回廊,耳边传来一道很是熟悉的声音。

    容九月脚步一顿,转头看去,在看见对方的背影时整个人都僵住了。

    “沁儿……”

    “沁儿!”

    容九月喊了一声就跑着追了上去。

    “容常在,你要去哪里啊,那里不能去啊……”小宫女见状忙上前追。

    跑在前面的容九月哪里听得见她的话,一直追着到了一处开满了牡丹花的大园子里。

    眼看着前面的身影离她只有几步距离,她忍着心底的激动上前一把将人拉住。

    “沁儿,是你吗?”

    “哎哟!”

    “哐当!”

    前面的人被拉得一个趔趄,整个都摔到在地。

    “你干什么?”摔倒在地的宫女怒瞪向容九月。

    容九月看见那张带了怒气的脸,愣了愣。

    旋即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了,但又有些不甘心。

    “你认识容九月吗?”

    那宫女皱起眉头眼中很快的闪过一抹鄙夷。“原来是容常在,刚才奴婢没认出常在,奴婢失礼了。”

    容九月看她的神色,心底有些失望,不是沁儿,沁儿听见她的名字不会没有反应。

    “吵嚷什么,不知道贵妃娘娘正在赏花吗?”一道尖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秋月姐姐……”

    “天哪,这是给贵妃的桂花糕?你居然撒到地上了,不想要命了是不是!”被叫做秋月的宫女一脸愤怒的瞪眼。

    “我,不是,秋月姐姐你听我解释……”

    “啪!”

    一个重重的耳光落到小宫女脸上,看得容九月皱了皱眉。

    “没用的东西,还不快滚去给贵妃赔罪!”

    “是,是,我这就去……不,不是的秋月姐姐是容常在她……”

    秋月这才注意到一边站着的容九月,视线在她身上的扫了一圈。“原来是容常在,贵妃正在赏花,常在就不用去给贵妃请安了,免得扰了贵妃的兴致。”

    “秋月姐姐,刚才,刚才就是容常在莫名其妙的拉了我一下,我才会摔倒的。”冬玲忙道。

    “常在真是好大的胆子!”秋月猛地沉了脸大喝出声。

    “吵吵闹闹的在做什么?”说话间,容九月鼻尖再次飘来一股香风,楚语馨款款走了过来,视线冷傲的在容九月身上停留了片刻。

    “贵妃娘娘,刚才容常在想要抢给您准备的桂花糕,奴婢不给,她就把桂花糕和奴婢推翻在地,还请娘娘为奴婢做主啊。”冬玲眼珠子一转,人就跪了上前。

    容九月真要拍手了,这胡编乱造的本事要不要那么吊!

    楚语馨看了秋月一眼,秋月忙上前道:“刚才奴婢过来的时候的确是看见冬玲摔倒在地的。”

    “容常在见了本宫不用见礼的吗?”楚语馨上扬唇角,眼中冰冷一片。

    容九月眨了眨眼。“贵妃,见礼是什么,能吃吗?”问得那叫一个真诚憨傻!

    反正她是出了名的呆傻嘛!

    “你,敢顶端贵妃娘娘!”云儿沉脸冷喝。

    楚语馨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不知道,没关系,本宫可以让人好、好儿的教你。云儿,好好儿的教教容常在,什么叫做规矩。”说完,转身坐到宫女搬来的椅子上,看着容九月的神色就像一只蝼蚁。

    云儿眼中露出古怪的笑。“是,娘娘。”

    说着一挥手,带着两个身材精瘦的宫女上前将容九月围住。

    容九月一看那两个宫女底盘很稳,一看就是练家子的,也戒备起来。

    “容常在,今天奴婢一定教会你什么是规矩!”云儿冷笑,抬脚就朝容九月的膝盖踢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