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第612章 不会成功

2021-01-07 作者: 无主之剑
  第612章 不会成功
  凯瑟尔王沉默一秒,轻轻笑了。

  “我?”

  国王放下餐刀,看似饶有兴趣却话语生寒:

  “让我猜猜,法肯豪兹也是这么想的?”

  泰尔斯摇摇头。

  “枝腐叶烂,须问其根。”

  “如果你的统治出了问题,陛下,王国里第一个为之付账买单,也是头一个该反思问责的人,绝对是,也只能是你。”

  室内响起国王不屑的冷笑,他重新低下头,继续就餐。

  泰尔斯同样一笑,不以为忤:

  “是啊,你大概觉得,如果王国的统治不如人意,星辰的发展出了问题,那一定是官吏执行偏差,下层治理不力,微调校正即可,并无损你的治国大略,更无损御前诸公睿智,座上国君贤明?”

  “正如‘沙王’,在你的眼里,它怎么会出错呢?”

  “一定是办事的人没有魄力,一定是执行的时候出了差错,一定是敌人过于狡猾,一定是意外频发超乎预料,一定是……那个倒霉王子的问题。”

  “然而,”泰尔斯的笑容冷了下来:
  “只有最朴素最善良的国民,才会抱着这么天真美好的幻想。”

  “也只有最阴险最恶毒的小人,才说得出如此居心叵测的谗言。”

  泰尔斯指向国王,严肃认真地道:

  “不,‘沙王’之所以失败,不为别的,正因为你,国王陛下。”

  回应他的,是餐刀与餐盘的碰撞声。

  “是啊,”也许笃定了胜算在握,凯瑟尔王头也不抬,话语敷衍:

  “我,星辰的国王,才是王国的最弱一环?”

  但泰尔斯果断地摇了摇头。

  “恰恰相反,凯瑟尔陛下。”

  泰尔斯一匙子砸上餐盘:

  “事实上,你是王国中央的——至强一环。”

  凯瑟尔王的一刀切下,将眼前的食物一刀两断。

  他轻轻抬头,视野里的刀尖,正对上泰尔斯的脸庞。

  “但失败正因如此。”

  王子平静地道,仿佛这是最普遍不过的常识:
  “陛下,正因你太强大,太优秀,太睿智,太可怕,太果断了。”

  凯瑟尔王望着刀尖尽头的泰尔斯,沉默了一会儿:

  “拍马屁不能为你赦罪。”

  泰尔斯摇了摇头,舀起一匙子不知道是什么做的汤汁,送进嘴里:

  “回想一下,陛下,在‘沙王’之前,从荒漠战争到现在,从刃牙营地到恩赐镇,从《紧急状态管制令》到《边郡开拓免税令》,从传说之翼到常备军,你手腕高超,已经对西荒做了多少事,捅了多少刀,而他们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

  泰尔斯抬起头,嗓音渐厉:
  “而又是从什么时候起,你早就代替了险恶荒漠,成为威胁他们生存的第一大敌?”

  长桌对面,凯瑟尔王的目光聚焦在餐刀尖上。

  “以至于到了今天,在你动念下手之前,如惊弓之鸟的西荒人早就做好了成百上千遍的预案——没有其他,全是如何抵抗复兴宫的威胁,他们就连夜里做梦,都是王室常备军漫山遍野,入侵西荒的场景。”

  “在这样的前提下,国王陛下,军队也好,税赋也罢,土地也好,统治也罢,无论你想要动那片土地的什么东西,西荒人都注定了不会让你得偿所愿。”

  泰尔斯冷冷道:

  “所以,‘沙王’怎么能成功?怎么会成功?”

  这一次,凯瑟尔王沉默了格外久的时间。

  终于,国王微微抬头:
  “你高估他们了。”

  泰尔斯轻笑点头。

  “是么。”

  “所以你以为,当你勒令大军西进的时候,人人都相信他们是去营救我的?”

  “你以为,西荒诸侯们真的吃下了你的诱饵,而对阴谋一无所觉?”

  “你以为,三大家族的主力,只是因为传说之翼的拖沓才没有中招?”

  “你以为,王国秘科和常备军真的是能力不足,才搞砸了计划?”

  “你以为,你和法肯豪兹,究竟是谁先在荒漠里找到了我,占据了‘沙王’里的先机?”

  那个瞬间,凯瑟尔王眼神一厉。

  泰尔斯坐正身姿,肃穆道:
  “是你低估他们了。”

  “国王陛下。”

  凯瑟尔王不置可否,唯有目光闪烁。

  “我知道,我犯过同样的错误。”

  泰尔斯略略出神,想起往事:
  “年前,从龙霄城里逃出来的时候,我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无人看穿。”

  “有秘科的帮助,又有那样复杂的政局,那么奇怪的情形,那么巧合的时间,任谁也要先怀疑泰尔斯王子是被龙霄城里的势力绑走的,而不是自己偷偷溜掉的。”

  泰尔斯深深地叹了口气。

  “但我依然被抓住了——就在逃出龙霄城的第一天。”

  凯瑟尔王目光一动。

  泰尔斯伸出左手,摩挲着一处不太正常的骨头,紧紧蹙眉,仿佛重新感受到它开裂的痛苦:

  “我被龙霄城里,一个舞刀弄剑排西陆前列,政治智商却堪称世界倒数的莽夫,给逮住了。”

  泰尔斯淡淡冷笑:
  “尽管事后证明,陨星者赖以追踪我的推理逻辑,根本就是生搬硬套,狗屁不通——该死的里兰硬纸。”

  泰尔斯抬起头,目光凝重,直视国王:

  “所以我也像你一样,无数次哀叹自己的运气不佳,痛骂那个害我露出马脚的家伙,诅咒那个歪打正着的傻逼逻辑,却唯独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计划,反思过自己的责任。”

  凯瑟尔王不声不响。

  “我错了,”泰尔斯叹了口气,坦然又无奈地道:

  “因为无论我手段多厉害,计谋多高明,他都注定了,要在那个时刻那个地方,抓到我。”

  “因为整整六年的龙霄城美好时光里,”泰尔斯紧紧抓住自己的左臂,闷闷不乐:

  “陨星者瑟瑞·尼寇莱,他把我当成了他最大最危险的敌人:碰见意外他会怀疑我,遇到袭击他会警惕我,行动出错他会望向我,我突然失踪,他依然会想到我。”

  “哪怕是英灵宫里的某条下水道堵了,”王子冷笑一声,多有不忿,“在他眼里,也一定是我在背后捣鬼,是我筹谋六年的惊天大阴谋。”

  “所以我被逮住了,差点被抓回龙霄城。”

  泰尔斯望向看不见的远方:
  “而我后来明白,之所以会被他盯上,也是我作茧自缚:我在龙血的那一夜里横冲直撞,生把自己变成了他人眼中,龙霄城里最恐怖、最诡异、最危险的变数,扭转整个埃克斯特的国运。”

  国王默默地听着,不知所想。

  “西荒也是同理,”泰尔斯叹息一声,回到眼前的现实:
  “尤其当他们把你当做至强之敌的时候,陛下。”

  凯瑟尔王抿了抿嘴。

  “他们?”

  国王冷冷道:
  “就凭那群自私自利,脑满肠肥,鼠目寸光的腐朽贵族?”

  “他们一盘散沙内斗不休,就连在一面旗帜下团结一气,都做不到。”

  泰尔斯嗓音一厉:
  “那他们就更做不到对你帖耳俯首、唯命是从!”

  凯瑟尔王抬起下巴。

  “他们会做到的。”

  凯瑟尔王的眼神锐利起来,他同样提高音量,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他们必须做到。”

  “他们不得不。”

  泰尔斯笑了。

  “是啊,就像努恩王也曾以为,只要一场血腥杀戮再加一点政治手腕,就能让自由同盟的苦民从此低头顺从,乖乖听埃克斯特的话,绝对不会在十几年后造他孙女的反,撼动整个北地政局。”他讽刺道。

  下一秒,少年的面色冷了下来,语气一变:
  “但你真以为,只要你足够强大,手段高明,就必定人人俯首,事事顺遂?”

  “那你为什么不干脆宣布西荒从上到下皆是叛徒反贼,下令常备军出击剿灭,以安国境?”

  “为什么还要千方百计绕开御前会议,保持低调推进‘沙王’?”

  “为什么还要利用我,作为师出有名的棋子和诱饵?”

  泰尔斯停顿了下来,望向国王,直呼其名:

  “因为你也知道这个道理,凯瑟尔。”

  国王皱起眉头。

  望着凯瑟尔王深邃的表情,泰尔斯明白了什么。

  跟以往的对手不一样,这一次,他不能举着一把锋芒毕露的剑,去面对铁腕王。

  “面对统治,一个人也许会配合,也许会忠诚,也许会顺服,”泰尔斯回想起记忆中的对话:
  “可是一大群人?那就是胃口无底的巨兽,永不满足的鲨鱼,永远会对统治者做出在他预料之外,让你措手不及的回应。”

  少年向身后一指:
  “如果你下令玛里科先锋官鞭打我,我敢保证,他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

  “但若你的命令是下给一群人,比如整个王室卫队呢?我同样敢保证,一定会有人犹豫,有人疑惑,有人不安,有人为难,有人退缩,有人暗中不忿,有人应付了事,有人阳奉阴违。”

  那个瞬间,泰尔斯的思绪回到了西荒的白骨之牢。

  想起曾经的那批卫队旧人。

  凯瑟尔王没有开口,他只是定定地盯着泰尔斯。

  少年咽了咽喉咙,走出过往,继续道:

  “当你的大军在西荒肆虐的时候,陛下,你会想到几个月后,其中一个西荒贵族的儿子居然身藏刀剑,闯宴行凶,害得整个王国中枢狼狈不堪,措手不及吗?”

  “而当‘沙王’功败,你坐困宫廷无计可施的时候,可曾想到,西荒的主人会疯狂又冒险地在我身上下赌注,奉上对他自己不利的筹码,给你一条另外的出路?”

  凯瑟尔王依旧不言,唯表情越发紧绷。

  泰尔斯靠上椅背,望向天花板,心有所感。

  “身为统治者,陛下,你的臣民们不计其数,上至地位崇高的三大家族,下到刃牙营地的罪犯囚徒,可他们永远、永远、永远不会按部就班地顺你心意。”

  国王眯起眼睛:

  “这不是你自己的话。”

  泰尔斯低下头,视线对上国王的眼神,毫不退缩:
  “但这是你不得不承认的,永远无法掌控的东西——‘沙王’只是其中一个例子,而这样的情形可不止西荒一隅。”

  泰尔斯离开椅背,推走餐盘,重新倚上桌面。

  就像重新回到战场,回到他跌倒的地方。

  “对,艾莫雷的孤女,她也许能帮你解一时的困厄和尴尬,三大家族也许会屈辱地配合你,以避免身败名裂的命运,可然后呢?然后呢?”

  泰尔斯神情凝重,一再重复:
  “然后呢?”

  “西荒之外呢?”

  “到了崖地,东海,刀锋,北境呢?兵制改革之后,当你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厉害,再想做些越来越过分的事情,而不得不惹毛越来越多的敌人呢?”

  泰尔斯声色俱厉:
  “难道你还指望着,能出现第二个法肯豪兹,第二个既大胆冒险又滑不溜秋的老骨头,阴差阳错,乖乖把筹码交到你的手上,任由宰割?”

  铁腕王依旧死死盯着泰尔斯,一言不发,可眼里的情绪不一样了。

  “至于,至于这封信……”

  泰尔斯伸出手,抓起了那封被遗忘多时的《翡翠城替役请愿书》,噗嗤一笑。

  “怎么,你真的认为,鸢尾花之主,南岸守护公爵,年轻的詹恩·凯文迪尔,真如他表现的这么儒雅随和,知书达理?而这匹临时代工的劣等马会成功拉动战车,从南岸领开始,惠及全国,带给你想要的结局?”

  下一秒,国王眼神一变:
  只见泰尔斯双手发力,毫不犹豫地将信件一撕两半!
  凯瑟尔王终于开口,难掩惊怒:“你——”

  可泰尔斯笑容一收,打断了他:

  “相信我,陛下,哪怕你把常备军开进翡翠城的空明宫,其奸似鬼的詹恩——你知道他当年用了什么方法让吸血鬼追上我吗——也能给你找上一大堆麻烦,绝不比西荒来得容易半分。”

  “而这还只是西荒,只是南岸,只是此地的权势诸侯们膈应你,阻碍你,挫败你。”

  “而下一次,还会有其他地方的其他人,无数人,出于同样的理由和担忧,他们会用更多更杂花样繁多而你绞尽脑汁也意想不到的方式膈应你,阻碍你,挫败你。”

  泰尔斯坚定异常,毫不停顿地将信纸撕得粉碎:

  “不止‘沙王’,不止军事,不限领主封臣,不唯御前会议。”

  “远一些,有六年前的国是会议,有被你挫败的‘新星’和瓦尔·亚伦德。”

  “再近一些,有王室宴会的意外,有詹恩这封不知道埋了多少坑的虚伪请愿书。”

  泰尔斯扬开手,任由信纸的碎片散落一地。

  而凯瑟尔王远远地望着这些碎片,死死地扣住椅臂,目中怒意非常。

  “一旦利益受到损害,统治遭遇困境,生存空间遇到挤压,”泰尔斯的声音仍在继续,听上去冷厉无情:
  “他们的第一反应,永远只能是反抗、反击,而他们所对抗的第一目标,也永远且只会是复兴宫。”

  “是你。”

  那一刻的泰尔斯目光如剑,反戈一击:
  “因为对他们而言,铁腕王太强大,太可怕了。”

  “强大到你什么都来不及做,只要还坐在王座上,就已经是所有人的敌人,势必遭到他们本能的警惕与抵抗,无论是明面上还是暗地里。”

  “因为对他们而言,铁腕王也太明显,太特殊了。”

  “事到如今,血色之年给予你‘复兴王国’的借口和便利业已消耗殆尽,你的所作所为早已无法掩饰,复兴宫也早就在不知不觉中超越一切威胁,成为他们的首要大敌。”

  凯瑟尔王深吸一口气,压制住蓬勃的怒意,闭上眼睛。

  但泰尔斯丝毫未受影响,仿佛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所以你举目四望,却处处皆敌,举足前行,却步步艰辛。”

  “因此你从内到外,都诸般不顺,自上而下,亦事事难成。”

  泰尔斯轻轻摇头:“不,陛下。”

  “你什么都做不了。”

  “什么都做不到。”

  他的声音沉痛而幽深:
  “什么都做不成。”

  下一秒,凯瑟尔王倏然睁眼!

  “危言耸听。”

  他冷冷道:“口若悬河。”

  泰尔斯嗯了一声,摊开双手:

  “但你却无能为力。”

  少年的眉头逐渐聚起:

  “你能战胜他们,却毁灭不了他们:面对一盘散沙和一团乱麻,你左右为难无从下手,你甚至不知道他们会在哪里跳出来阻碍你,哪个环节又会出问题。‘沙王’的全程,你看似威风八面主动出击,无人敢撄其锋,其实大部分时候只是徒然挥剑,吃足暗亏。”

  那一刻,凯瑟尔王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

  可泰尔斯的话还在继续,令人不安:
  “而他们,他们则满布王国全境,阶层上下,遍及整个世界,东南西北。”

  “他们藏在每一处利益、野心、欲望、立场、意志的空隙里,意想不到,无法预料,他们随时随地都可能从懦弱不堪变得悍不畏死,从低眉顺目变得慷慨狂热,从冷漠自私变得愤怒绝望,从因循守旧变得果敢进取。”

  “你永远看不见他们:当你挥剑砍杀,对手却无踪无迹,但你暮然回首,又惊觉遍地皆敌。”

  泰尔斯想起了什么,不由轻哼一声:
  “就像一个王都街头的警戒官,只干掉那些最凶恶最狠毒的罪犯可不顶事儿,因为他面对的是整个下城区,他的敌人隐藏在无法触及的角落和最不起眼的平庸里,生根发芽又源源不绝,让他焦头烂额,无能为力。”

  泰尔斯抬起目光,直射国王的眼底:
  “而你,陛下,你所面对的……”

  “则是整个星辰。”

  长桌尽头,国王将脸庞沉入灯光映照不到的暗处。

  “敌弱我强,敌朽我新,敌散我一。”

  泰尔斯沉声道:

  “这是你最大的,也是唯一的优势。”

  “可是敌分我聚,敌隐我现,敌暗我明,敌浑我清,敌众我寡,敌奇我正。”

  泰尔斯冷酷地道:
  “这些,才是你最痛苦、最难受的困境。”

  凯瑟尔王用一种奇异的眼神望向泰尔斯。

  “若你操之如故,行之照常,陛下,”泰尔斯道:
  “那么不难预见,不止‘沙王’,而是日后你想要的一切,都将事倍功半,碍难重重。”

  下一刻,泰尔斯目光一厉:
  “你不会成功的,我就这么告诉你。”

  “无论是兵制改革,清查土地,还是加税变法,中央集权,抑或别的什么狗屁倒灶。”

  “你都不会成功的。”

  泰尔斯死死地瞪着凯瑟尔王,仿佛要用眼神剖开对方的头骨,照见里头的思绪:

  “直到你满怀壮志未酬的不甘,含恨死去的那一天,陛下。”

  他一字一顿地重复道:
  “你,不会,成功。”

  话音落下。

  巴拉德室一片死寂。

  相当长的时间里,泰尔斯和国王默默相对,谁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终于,凯瑟尔王动了。

  他伸出手,抓住了餐刀。

  在窸窣作响中,国王低下头,重新开始切割进食。

  “刚刚开始,你改了称谓,”凯瑟尔王淡淡道:

  “不再叫我‘父亲’了。”

  泰尔斯眼神微动。

  是啊。

  “因为我不再是作为你的儿子坐在这里了,陛下。”

  王子不动声色,声音却沉稳坚毅:

  “吾乃以星湖公爵之名,列席御前会议,向尊贵睿智的凯瑟尔国王,建言发声。”

  国王切肉的动作停了一秒。

  “有趣。”

  凯瑟尔王的表情不辨喜怒,但他重新开始进食:
  “那你的建言是?”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谨慎开口:
  “你知道我是对的,你一直知道。”

  “只是你习惯了大权在握,一言成旨,便不再甘于屈尊降贵,俯身低就,”王子皱眉道:

  “以聆听不同的声音。”

  凯瑟尔王端起一杯酒,喝了一口,冷冷哼声。

  泰尔斯低下头,调整好呼吸。

  “老方法已经行不通了,陛下,”少年认真道:

  “你需要——我们需要……”

  泰尔斯顿了一下,换回原来的说法:
  “不,还是你,只有你——面对这样的困境,你需要换个脑子。”

  凯瑟尔王的眼神微不可察地一动。

  “换个脑子?”

  泰尔斯轻轻颔首,表情认真。

  “西荒的事,让我出面吧,陛下,我来接手,为你达成所愿。”

  国王沉默了一会儿,冷冷一笑。

  “所以归根结底,这还是之前的条件。”

  他冷眼瞧着泰尔斯,不屑道:
  “所谓‘换个脑子’,就是接受法肯豪兹给我的交易,把你推出去,换他的筹码,最终令王室相争,自毁复兴宫的根基。”

  再一次被拒绝,但这一次,泰尔斯没有多余的反应,他只是呼出一口气,笑着摇了摇头。

  “不,去他妈的法肯豪兹。”

  泰尔斯笑着道。

  凯瑟尔王眯起眼睛。

  只见王子一边轻笑,一边粗鲁地道:
  “去他的交易,去他的剑,去他的筹码。”

  他真诚地道:
  “去那个阴阳怪气不怀好意的老骨头。”

  “从此刻起,这已经与他无关了,陛下。”

  泰尔斯凝重道:

  “而只与你我有关。”

  凯瑟尔王拨开一片肉,冷笑回应。

  “那就是你自己,泰尔斯公爵。”

  “是你自己善心发作,或者贪婪作祟,”国王举起餐刀,刀尖重新在视野里对上泰尔斯的脸颊:
  “你想劝我面对那群地方诸侯,缓和手段放慢步伐,温和执政徐徐渐进?”

  泰尔斯微微一笑,并不答话。

  凯瑟尔王的笑容消失了。

  “那我也看到了,且原话奉还,”至高国王冷冷道:

  “你注定不会成功。”

  泰尔斯挑挑眉毛。

  只听凯瑟尔王用一种他极少听见的说教语气,幽幽道:
  “温和意味着妥协,妥协意味着退让,退让意味着动摇,动摇意味着放弃,而放弃……”

  凯瑟尔五世一顿,轻哼道:
  “则意味着你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

  “你很快就会困于他们的看似大义凛然,实则阴险狡诈的立场,身不由己。”

  那个瞬间,国王眼中寒光一现:
  “而终有一日,当你不再符合他们的利益,当你不再应和他们的呼声,当你不再迎合他们的心意时,就会被他们反对、鄙夷、驱逐、抛弃、背叛。”

  凯瑟尔王轻声道:
  “一如当年的‘沙王’。”

  国王语速一顿,幽幽接续道:
  “还有我父亲。”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