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第608章 沙王的筹码

2021-01-07 作者: 无主之剑
  第608章 沙王的筹码

  寒风吹进室内,泰尔斯不由得紧了紧自己的衣物。

  “所以说,从去年开始,你挑唆自由同盟反抗埃克斯特,勾起龙霄城的政治风暴,派遣星辰骑兵穿越大漠,让我取道西荒回国……所有这些,都是‘沙王’的一部分?”

  火光幽幽,长桌对面的国王沉默了一会儿。

  “有些是。”

  凯瑟尔王抬起目光,直射泰尔斯:

  “有些不是。”

  泰尔斯呼出一口气,连接起从上一年到现在所发生的的种种事情。

  “那为什么不选在北境,”王子的声音略显疲惫:

  “不选在那个同样有断龙要塞作为支点,而公爵家族已经被你彻底架空,几乎形同直辖的地方?”

  国王没有回答,只是冷冷注目。

  泰尔斯叹了口气,回望国王:

  “拜托,你不告诉我,我就没法帮你。”

  凯瑟尔王没有回话,唯目光深邃,不知何想。

  而泰尔斯死死盯着对方的眼睛,想要从那叠湛蓝里找出点什么。

  终于,凯瑟尔王轻哼一声,移开视线。

  “正因为瓦尔·亚伦德尚在我的狱中,因为寒堡的第一继承人是个难以服众的孤女……”

  “所有目光都将盯着北境,盯着复兴宫的所作所为。”

  国王的声音低沉下去:
  “而王国派驻北境的官吏……时日尚浅,威信不足。”

  “相较之下,西荒的‘紧急状态管制令’仍在生效,我们做起事来,更方便。”

  紧急状态管制令。

  更方便。

  泰尔斯不由想起恩赐镇,想起路途中在西荒的所见所闻。

  “这有道理,”泰尔斯沉稳地道:

  “但不足以阻止你向北境伸手。”

  铁腕王倏然抬目。

  几秒之后,他缓缓开口:
  “北境,毕竟毗邻埃克斯特。”

  泰尔斯恍然挑眉。

  这才是理由。

  凯瑟尔王沉声道:
  “它毗邻一位加冕未久、锐气正盛的敌国国王——查曼·伦巴能带来太多的意外,不可测度。”

  说到这里,他瞥了泰尔斯一眼,语气一转:
  “当然,比起你来,他这方面还差得远呢。”

  泰尔斯没有理会他的讽刺。

  “为什么是我?”

  王子淡淡道:
  “‘沙王’计划是怎么安排的,为什么偏偏要找上我?”

  铁腕王不言不语,只是冷冷望着他。

  泰尔斯叹了口气:
  “你一直都是这么说话的吗?半天憋不出一个字?”

  国王凝视着他,目光却陌生得像在凝视另一个人。

  很久之后,凯瑟尔王方才开口:
  “因为我们需要一个理由。”

  “理由?”

  凯瑟尔王移开视线,望向窗外的黑夜:

  “因为我们要骗过狡猾奸诈的西荒人,让他们对王室常备军成规模地开进西荒不起疑心,作为一切行动的筹码。”

  泰尔斯明白了。

  “哦,保护王位继承人安全归国,这借口确实足够了,”泰尔斯轻哼道:
  “他们大概以为:世上很少有国王,会拿继承人的安危不当回事。”

  铁腕王的眼神如利刃刮来。

  “只是个玩笑,”泰尔斯耸耸肩:

  “就这样?我是个理由,掩护常备军大举西进?”

  凯瑟王冷冷道:

  “我们也需要一个担保。”

  泰尔斯皱起眉头。

  凯瑟尔王继续道:“好让西荒人在讨价还价中相信:王室常备军是迫不得已才放弃刃牙营地,撤出西部前线,以换取西荒诸侯动员军队支援,好将你保护回王都。”

  “而我就是那个担保,”泰尔斯恍然而悟,幽幽道:

  “担保他们唾手可得的西部前线没有蹊跷,担保这个诱饵无毒无害,可以放心吃下。”

  铁腕王点点头,似有不屑:
  “因为世上很少国王,会拿继承人不当回事。”

  泰尔斯先是一愣,随后不爽地哼声。

  小气鬼。

  不就是讽刺了你一句嘛。

  真记仇。

  泰尔斯坐正身姿,不再多想:

  “所以,为了瓜分你给出的西部前线、广袤地盘,上钩的西荒领主们才会拉起队伍,心甘情愿地走出盘踞多年的城堡,毫无防备地走进王室常备军的阵地,聚集一处,方便你们一网打尽,省去一家一地逐个击破的麻烦?”

  凯瑟尔王沉默了一会儿。

  “不止。”

  国王沉声道:
  “为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更为了抢占荒漠商路的巨额利润,眼红了十几年的西荒诸侯更将筹备资财,备齐辎重,乃至找好发战争财的生意门路,可谓家底尽出。”

  凯瑟尔王望向大门:

  “那些,都会变成王室常备军的扩编预算。”

  泰尔斯轻嗤一声,毫不意外。

  “果然,就地取补,省时省力。”

  王子低下头,目光凝固:

  “安克·拜拉尔和他的父亲,他们的遭遇不是个例,更不是偶然。”

  “因为在‘沙王’的计划里,西荒诸侯们注定要遭遇荒漠势力的蹊跷袭击,甚至受到传说之翼和常备军的‘友军误伤’,失去一切。”

  凯瑟尔王后仰上椅背,点点头:
  “当西荒惨败,战况紧急……”

  他目光一厉:
  “为了大局,为了夺回意义非凡的刃牙营地,来迟一步的王室常备军‘不得不’打破传统,便宜行事,对无能的贵族将领们惩戒褫夺,把征召军的残兵败将打散重编……”

  “就自然是天经地义理所应当,而他们没理由更没能力反抗。”

  泰尔斯呼出一口气,接过话头:
  “但是战事总有意外,如果改编途中事有不谐,进展不善……”

  凯瑟尔王目光一动,向他看来。

  泰尔斯一顿,想起自己和马略斯的第一次见面,略微了然。

  “我猜,既然王国继承人就在西荒,为王国血脉而计,复兴宫往彼处增兵支援,处置意外,同样是天然占理——比如你派来‘迎接’我的那批军队。”

  泰尔斯想起在恩赐大道上,西荒军和常备军泾渭分明的黑白对峙。

  凯瑟尔王没有说话。

  泰尔斯怔然道:
  “至于事后,木已成舟,被打散重编的征召军队也好,被惩罚褫夺了指挥权的贵族也好,还是被直接废黜了征兵权的家族也罢,抑或是被重新划定军管范围的西荒领……”

  “你想要的一切,都会在《紧急状态管制令》的外衣下,以‘战时特例’的名义,在西荒‘暂行’下去,就像刃牙营地和恩赐镇。”

  泰尔斯想起翼堡伯爵,德勒·克洛玛在护送途中对他所说的话,不由出神:

  “一年两年,五年十年,直到——永远。”

  凯瑟尔王不屑地嗤声,似有不满。

  灯火闪烁,室内的光影来回晃动,将周遭映照得忽明忽暗,动荡不休。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

  他回到当下,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这么说,从你和西荒诸侯谈判,用西部前线交换他们出兵开始,到常备军大举西进以营救王子,到外敌趁机入侵西荒惨败,再到常备军‘迫不得已’,诉诸非常手段‘临机处置’,直至战火平息尘埃落定……”

  泰尔斯的语气越发沉重:

  “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你就能真真正正实实在在地,把西荒封臣们零散又混乱的军事武装‘拧’成一股绳。”

  “改变历史悠久的军事征召体制。”

  泰尔斯收敛神色,缓缓抬头,将长桌对面的国王身影收入眼底。

  “名义、道理、大势、实利皆在你手,其余的西荒封臣乃至王国的其他贵族,纵然心生怀疑,也无话可说,遑论举兵反抗。”

  长桌的尽头没有回应。

  “而且,西荒事西荒了,这归根结底也只是局部地区的突发事件,并非影响全境的强制法令,不会引起群情激奋,付出王国大乱的代价。”

  泰尔斯的话语带上了感慨:
  “当然咯,羊毛出在羊身上,扩编也好改制也罢,预算资金和征兵来源,抢的都是西荒诸侯的钱、地和人,甚至不必动用多少的国库预算,亏不了。”

  王子抱起手臂深吸一口气,一边回想起西荒的温暖干燥,一边感受着复兴宫里的黑暗阴冷:
  “一旦事成,从此以后,从刃牙营地到恩赐镇、从黎克南到英魂堡,甚至翼堡和荒墟……”

  他的语气不知不觉带上一丝敬畏:
  “西荒的土地上,除非有复兴宫的允准,地方领主再也不能自主征兵指挥作战,王室常备军将成为唯一可靠的合法武装与兵役去处。”

  国王没有回答,于是巴拉德室一片静谧。

  阑珊飘忽的不灭灯渐渐变得稳定,将巴拉德室里的每一件器具都照出自己独有的影子。

  泰尔斯轻轻摩挲起手背:

  “更重要的是,这只是开始。”

  他深深地望着至高国王:

  “有了西荒的先河,领主征兵、诸侯拥兵便不再是不可悖逆的天然传统。”

  “当人们慢慢习惯‘国王才能有军队’之后,星辰全境的兵制改革也便有例可循,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泰尔斯忽然想起在荒漠里看到的那场大战:

  “就像骑兵冲锋,再完满无缺的守御阵势,一旦被冲出缺口、暴露侧翼……”

  他怔怔地道:
  “剩下的,就是浪潮席卷……”

  “势如破竹。”

  凯瑟尔王依旧没有说话,但这一次,他转过目光,不再望向泰尔斯。

  “好一个‘沙王’。”

  泰尔斯不禁叹息:
  “这么说来,西荒,还真是一匹好马。”

  它能将王国的战车,彻底拉动。

  只是……

  “直到你的出现。”

  国王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泰尔斯的思绪。

  王子不禁皱眉。

  “秘科事后的报告说,大荒漠里,你本来遇到了常备军的巡逻部队,但却并没有按照计划与他们接头碰面,而是隐姓埋名,直接失踪,杳无音信。”

  国王的话语如有力量,伴随着窗外寒风呼啸,刮得室内的不灭灯不停闪动。

  想起过去,泰尔斯犹豫道:
  “我……”

  但凯瑟尔王并不容王子插话,他的目光变得锐利而冷酷:
  “行动开始的当晚,你又莫名其妙出现在风暴中心,还带了不少朋友:诡影之盾,北地人,暗室,连不少贩剑的都跟着你的屁股搅和进来了——白骨之牢一日游?”

  泰尔斯心中一紧:
  “关于这个……”

  国王冷哼一声,不再看他:“西部前线的人没有复兴宫里的魄力,他们懦弱犹豫,不敢冒失去继承人的风险,是以按兵不动,分散人手,致使行动严重脱节。”

  “而我们的间谍本该撺掇兽人和荒骨人中的好战者,趁常备军远离,袭击诸侯的军队,但它们似乎提前嗅到了什么,不但主力没来,连围攻也只是佯攻作势,一触即退。”

  泰尔斯听到这里,不由道:
  “额,对,我听说,荒漠里有个叫坎达尔的兽人……”

  但下一秒,凯瑟尔王的目光再度如剑刃袭来!

  “额,”泰尔斯收起笑容,决心不再多言:

  “没事。”

  国王没有理会他,而是望着一盏微弱飘忽的不灭灯,目光中的寒意与不满清晰可见:
  “威廉姆斯埋伏在刃牙营地之侧,那蠢货历来雷厉风行,反倒在那天拖拖沓沓慢慢吞吞,等到战事都差不多快结束了,才领兵回营,贻误战机。”

  听见熟悉的名字,泰尔斯登时一凛。

  “这让刃牙营地里的西荒诸侯得以从容撤退——荒墟、翼堡、英魂堡,西荒三大家族的主力部队更是警醒异常,察觉蹊跷后远远避开,毫不入彀。”

  泰尔斯回忆起西荒公爵对他所说的“权力起自暴力”,眉头越发皱紧。

  “事后,法肯豪兹那个老骨头当着所有人的面突访刃牙营地,不但和你谈笑风生,还赠予家传宝剑,消息很快传遍王国。”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想起法肯豪兹送他的“警示者”宝剑,不自觉地攥起拳头。

  “至于乌鸦和黑狮,他们更是像奉迎国王一样,招摇张扬又恭谨臣服地将你一路护送出西荒,顺便堵死复兴宫派去的增援部队。”

  凯瑟尔王轻嗤一声:
  “最后,王国秘科启动了应急预案,尽量挽回损失。”

  他的眼神直指泰尔斯,在那一刻,仿佛要把他的心肝都挖出来。

  “如你所言,西荒之事,马失前蹄。”

  “‘沙王’功败垂成。”

  泰尔斯闭上眼睛,靠上椅背,重重地叹出一口气。

  原来,那一夜,当他在刃牙营地里亡命奔逃的时候……

  在他所看不见的地方,许许多多惊心动魄、意义非凡的事情,正在发生。

  “但区区一匹马的失蹄,区区西荒的失败,不会让王国停下步伐。”

  国王嗓音一厉,让泰尔斯睁开眼睛。

  只见凯瑟尔王的表情无比平静,可他的眼神里却蕴藏着无尽风暴:

  “所以才有了这封信。”

  泰尔斯低下头,看向手边的信,鸢尾花的火漆在不灭灯下晦暗不明。

  “西荒没有做到,就换一个地方。”

  铁腕王语气冷酷,不容反驳:

  “无论成本几许。”

  “代价几何”

  那一瞬间,泰尔斯紧紧咬牙。

  法肯豪兹的声音在他耳边幽幽响起:

  【而你父亲那样的人,是会接受现实,就此放弃,还是在对我、对西荒的实力态度刮目相看之后……】

  【全力以赴,百倍奉还?】

  “现在,”凯瑟尔王的眼神重新回到泰尔斯的身上:

  “轮到你说话了。”

  轮到你了。

  国王话语平淡,却在泰尔斯的心头回响无数:
  “你有什么?”

  “你能做什么?”

  凯瑟尔王冷冷道:
  “来弥补你的愚行?”

  泰尔斯沉默了。

  他望着室内的幽幽灯火,不知何想。

  “怎么?”

  凯瑟尔王冷笑着,语带嘲讽:
  “你也半天憋不出一个字了吗?”

  但就在下一秒,泰尔斯突然开口。

  “你恨我吗?”

  语气空灵,嗓音淡漠。

  那一瞬,冷静如凯瑟尔王也禁不住疑惑:
  “什么?”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望着空无一物的角落,恍惚地开口:
  “我问……”

  “从断龙要塞到龙霄城,从永星城到西荒,你不断地算计我利用我,还多次置我于险境,陷我于死地,将自己的儿子丢入狼群而不顾。”

  凯瑟尔王深深蹙眉。

  “为什么?”

  泰尔斯叹息道:

  “为什么如此痛恨我?”

  “是像许多小说里写的,我的出生害死了我母亲,因此你连带着记恨我?”

  那一瞬间,凯瑟尔王眼神一厉!
  “还是说,我母亲,瑟兰婕拉娜在生下我之前,做了什么天怒人怨,让你痛恨一生的事情?”

  泰尔斯凝望着凯瑟尔王。

  瑟兰婕拉娜。

  果然,这个名字起效了。

  因为一向说斩钉截铁一不二的铁腕王,此刻居然眉头紧皱,目光幽深。

  仿佛在面对一场前所未有的棋局。

  泰尔斯笑了。

  “怎么,能够完成‘沙王’,助推兵制改革,以兴盛王国大业的筹码……”

  他咬紧牙关,死死盯着沉默不语的凯瑟尔五世:

  “就不能换来一句,关于我母亲的实话吗?”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