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第317章 你的目的是什么?

    第317章 你的目的是什么?

    “抱歉,公司临时有会,我来晚了。”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迟久这点儿掐的那叫一个准。

    顾询脸色顿时不太好看,倒是沈筱桃乐的跟捡钱似的。

    有老公撑腰,她才不怕顾询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不晚不晚,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顾叔的儿子,叫顾询,刚从国外留学回来。

    顾询,这是筱桃的老公,迟久。”

    “君姨,我们已经见过了,印象……深刻。”

    “已经见过了?”

    沈玉君眼神带着疑惑,不免好奇这两人之前如何遇到。

    还是说筱桃……

    不是没看到自家太后这询问的小眼神,可是此时此刻的沈筱桃只能装死看不见。

    今天这一出戏,显然是顾询安排好的,而二老是蒙在鼓里的配角。

    他吃准了自己不敢乱说话,就想要为所欲为。

    只不过,万万没想到的是,关于他出柜这一点,二老倒是想通了。

    她只是心疼顾仁寿,要是知道一切都是儿子的骗局,心里得多难受。

    “见过了好,见过了好,都是一家人,都轻松一点。”

    ……

    饭桌上,沈筱桃一个劲儿给迟久献殷勤,看的顾询心里跟扎了刺似的不舒服。

    但是又得装作无事发生。

    毕竟,迟久喜怒不形于色,要是他太外放了,倒是显得自己没有底气了,男人自尊心高高架起,只能硬扛到底。

    “其实我还挺好奇的,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听说最近国内挺流行闪婚的。

    你们应该不会赶这个潮流吧?”

    沈筱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就不能消停一点让人好好吃顿饭再说吗?

    “哦,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担心我这个妹妹。”

    阴阳怪气的,鬼信他没有别的意思。

    “没什么可担心的,迟久对我非常好。”

    “哦?非常好的意思是你们之间的信任感也非常深厚了?”

    迟久抬眼,顾询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

    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是通过之间在明腾那里的短暂接触,这个男人的心计也十分深沉,不能小觑。

    “别怪我这个做哥哥不提醒你,有时候啊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得自己留着点心眼儿。”

    “顾询!”

    顾仁寿没想到自家儿子说这种话,声音都冷了许多。

    “爸,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顾询,首先我感谢你对我的关心,但是!请你收回刚刚那句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

    迟久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不过。

    你要是有什么不满就冲着我来,别带我老公出场。”

    从来都是打圆场的沈筱桃,这次一点儿面子没给,反而如此富有攻击性是让沈玉君始料未及的。

    一方面她高兴女儿的成长,另一方面也觉得气氛有些尴尬。

    “顾询,筱桃这脾气就这样。”

    “君姨,我不和她一般见识,这话也不是我平白无故说出来的。

    看她这样,八成是不知道十年前的事儿,我哪能生她的气呢?”

    闻言,迟久顿时蹙起眉头。

    果然!这男人是有备而来。

    “十年前?什么十年前?”

    沈玉君有些糊涂了,不自觉的脱口问出。

    倒是顾仁寿察觉到了不对劲,顾询这根本就是故意的。

    虽然不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但是万万也不该是这种场合下。

    “顾询,够了,别在说些有的没的。”

    “爸,您这对小桃子也太不上心了吧,就算不是您亲生的闺女也不能这样啊。”

    “胡说八道!”

    顾仁寿被噎的怒气更甚,脸色十分难看。

    他哪里是因为不够疼筱桃才阻止他说话,分明是……

    “那有什么不能问的,若要忍不住,除非己莫为啊。

    迟久,之前你们迟家为了给你解决那件事,都把人送到美国去了。

    这么多年也一直风平浪静的,你就以为没人知道了?

    雁过留痕啊!”

    “顾询,你怎么越说越让我糊涂了啊?

    这……到底什么事啊?”

    沈玉君急的不行,偏偏他还在这里打哑谜。

    沈筱桃也懵了,看向迟久,却发现他一言不发,也不反驳。

    心里突突的跳,有种不祥的预感。

    “还不就是……迟久,你说是我替你说,还是你自己说?”

    “你认识的明夏并不是真的明夏,是我曾经的高中同学,她叫梁珍珍。”

    迟久语气很平静,没有任何起伏。

    一点一点将当年的事说出来,饭桌上其他人都在沉默,而顾询则是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选择自己说出这件事。

    沈玉君没想到迟久还有这样的过去,听到之后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

    倒是沈筱桃,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像是听了一个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的故事一样。

    甚至,那事件里的男主角都不是迟久一样。

    顾询脸上原本的喜色,渐渐退去。

    她怎么会是这样的反应?

    这男人可是毁了一个女人,她难道不会觉得害怕吗?

    “最后,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爷爷将她送去了美国疗养。”

    “你不知情?哇哦,一句不知情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掉了,厉害。”

    顾询嘲讽的语气并没有激怒迟久。

    “你说的没错,这不是我一句不知情就能推卸掉的责任,她会承受这些,是因为我。”

    “因为你,你还能若无其事的结婚?然后让沈筱桃和你一起背负这种责任?

    我真的是对你这种男人佩服至极。”

    沈玉君觉得自己的头有点晕,她怎么也没想到,看上去完美的女婿,竟然会有这样的过往。

    要说他有什么直接责任,倒也不是。

    可是……那毕竟是毁了一个人的人生,也不能轻飘飘的当所有事都不存在过啊!

    焦急的看向女儿,她现在也不敢说些什么来左右筱桃的想法。

    看样子,她是完全不知情的。

    按照她的脾气,是完全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可偏偏此时此刻,反应最淡定也是她。

    “筱桃……”

    “所以,顾询,你把这件事说出来的目的是什么?”

    沈筱桃看向顾询,语气平静。

    顾询一愣。

    “什么……什么目的?”

    “我想你应该不是刚刚知道这件事,不是吗?

    没有第一时间来问我,而是选择了这样的场合,你总有自己的目的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