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第261章 那种痛苦,没人懂

    第261章 那种痛苦,没人懂

    “可是就算开盘你把所有的股都买入,就有信心赢得这次的收购么?

    迟总,好歹我们也是朋友,价钱,都好商量。”

    祁牧雅微微一笑,说的很是诚恳的样子,可是刚刚明明又是她说不要套近乎。

    果然这无奸不商的本色,不论男女。

    岳寒瞥了一眼迟久,暗自觉得这场景着实搞笑。

    这些人竟然还不知道迟久就是背后要收购盛世的那只“黑手”。

    唉,能够蠢成这个样子,要怎么和他当对手啊。

    “朋友……看来祁小姐对朋友的定义,和我不太一样。”

    语气虽然没有什么变化,可是讽刺之意却十分明显。

    祁牧雅挑眉,大大方方的作了下来。

    谈判这种事儿,她还真是经历了不少,所以,这一次,也同样有信心能够说服迟久。

    就算对手在,也不会改变什么结局。

    “如果有的谈,你就不会在这里准备在开盘的时候抢占先机了。”

    “唉,此言差矣,我也只是见招拆招罢了,毕竟对手可是华尔街的金童啊。

    我那儿能掉以轻心,我年纪大了,跟你们这些年轻人比不了。”

    祁牧雅刚刚四十,保养的很是不错,看着也就三十出头的模样,正是成熟优雅的好年华,如此说,还不是为了趁机挤兑挤兑岳寒。

    更何况,商场上,这些男人一向瞧不起女人的能力。

    “您可是前辈,哪儿能这么说呢?

    想您多学习学习的地方可是很多的。

    不过,我最为后辈,还是好好劝劝前辈,这次的收购案,和以往可不太一样。

    我的委托方,嗯,财大气粗啊。”

    岳寒眼底都有着笑意,那口吻还真是让一旁的喻铮咬了咬牙,这话的意思就是他没有实力?

    “如果是钱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了。”

    喻铮皮笑肉不笑的说着,让岳寒忍不住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我啊,总算知道,为什么喻先生的公司这么多年都得跟在盛世的屁股后面追着跑了。

    您啊,可真是有太有幽默感了。”

    被他笑的脸色有些铁青,喻铮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幽默的点可言。

    而刚刚还面无表情的迟久,嘴角竟然也微微扬起,这对于喻铮来说简直就是正面嘲讽。

    事到如今,他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迟久啊迟久,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我们就看看到底谁笑到最后。”

    ----------

    医院,VIP病房。

    这几天梁珍珍都恢复的很好,至少说话都非常清晰,只是情绪上有时候却还是控制不住。

    护士换了好几个,换的明腾都愁白了头发。

    看来傅芊飒说的没错,现在的妹妹比之前心里疾病更加严重了。

    “夏夏,是不是在医院不舒服?

    再忍一忍,再过几天,我就带你回家,好不好?”

    梁珍珍看着明腾,情绪渐渐平缓下来。

    看着眼前这个温柔的男人,她十分紧张的拽住他的手腕,生怕……生怕这样的温暖就再也抓不住了似的。

    “哥,我不是故意要发脾气,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只是一闭上眼,那些画面就像是鬼魅似的如影随形。

    她怎么叫怎么喊都没人来帮她,那些畜生撕碎她的衣服,然后嬉笑着,还用手机拍摄视频威胁她。

    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真的快要疯了!

    “夏夏,如果你心里有什么负面的情绪需要纾解,如果你有什么话,可以对我说。

    或者,你觉得你没法告诉我的事情,我给你找一个倾诉对象如何?

    你还记得你最喜欢亲近的那个人么?

    筱桃,你还记得她么?”

    明腾的话让梁珍珍努力搜索,某些记忆的碎片偶尔在脑子里闪过。

    是一个笑容干净的女孩儿,她说话温柔,可是却也只有这些片段,根本连接不成一段完整的回忆。

    “我……”

    眉头皱在一起,简直成了一个结。

    “没关系,你想不起来就不要强迫自己去想。

    我会想办法让她来看你,至少也能有人和你说说话。”

    明腾说这些话的时候,带了很多私心。

    即便之前迟久已经用了那么明显的方式宣誓主权。

    可是如果他能够那么轻而易举的死心,那他就不是明腾了。

    梁珍珍看着他温柔的笑容,满眼的宠溺,忍不住深陷其中。

    如果她真的有这样一个哥哥该多好?

    可是……她哪里这么好命?

    她没有什么哥哥,有的只是被人欺辱的不堪的回忆,有的只是家破人亡的惨痛。

    如果那个时候可以有一双手,这样温暖的拉住她,她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她梁珍珍,本来可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可是这一切,都被那些畜生毁灭了。

    还有迟久,因为他的冷漠,因为他的见死不救,让她变成了现在这样。

    所以,他们每一个人,都要付出代价。

    “哥,如果,我是说有人欺负我,你会怎么办?”

    明腾看着她,心里一疼,难不成她是想起了什么?

    那些糟糕的回忆,也都想起来了么?

    “夏夏,谁敢欺负你,我就让他百倍千倍的偿还回来!

    你……是想起什么了么?”

    梁珍珍眼底泛起泪水,轻轻的摇头。

    “没,没想起什么,就是随口一说。”

    明腾有些失望,还以为她是想起了什么。

    关于她过去的事,他用了很多办法,可是都查不到,当初在美国的疗养院,要不是因为她脖子上的项链,也许……

    “哥,你能和我说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么?”

    梁珍珍确定自己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出现个哥哥。

    那唯一的可能就是……rose!

    在疗养院里面那个可怜的骨瘦如柴的女孩。

    她们一样,都有被人强迫的遭遇,只是那女孩更凄惨,她是被领养家庭的继父强迫,不仅如此,还被带出去和他的那些朋友发生关系。

    最后她精神失常,杀了继父,被判了刑之后,因为精神问题进入了疗养院。

    两个人偶尔会有一些交流,缩在墙角。

    那是两个绝望的灵魂的互相依靠。

    没人懂她们,只有对方能体会那种痛苦。

    ------

    推荐非非完结文《婚后试爱:老公太霸道》《幸孕萌妻:豪门老公带回家》以及好闺蜜一落青歌的爽文《鬼眼冥妃:帝君,请入帐》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