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第172章 惊天反转!(1)

    第172章 惊天反转!(1)

    “你笑什么?”

    喻嵘斟眯着眼,看着眼前这个张狂的年轻人。

    他竟然还笑的出来!

    “我笑您年纪一大把了,竟然如此天真。”

    迟久渐渐收敛笑意,眼里锋芒毕露!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们就不打扰您做手术了。”

    喻嵘斟瞪着迟久,还没摸透他方才那个笑容的真正含义。

    而方纤梅一听他要就这么走了,自然是不肯的。

    “你做梦,你别想就这么离开,你们休想就这么离开!”

    然而迟久哪里管方纤梅的死活,带着沈筱桃离开,而这一次,他还带了好几个保镖,就是为了防止喻嵘斟不放人。

    事实上,他的准备是对的。

    以多欺少,就是这么的好用。

    他当然看的出喻家人那恨的牙根儿发痒的样子。

    然而,却无能为力。

    “爸,您怎么能就这么放他们离开?他根本就是胡说八道,他……”

    “小梅,我和那孩子连血型都不同,怎么可能会配型相同。”

    “这……这……”

    她怎么知道那个小贱人是什么AB型的血。

    该死的,怎么办,现在真的要让她来捐肝吗?

    不,她不能,不可以!

    “不,爸,我不能捐肝,我……我身体不好。

    您也知道,我这几年身体一直都不好,我不能做这么大的手术。”

    看着她贪生怕死的样子,喻嵘斟只是沉了眼色。

    这些年,他对这个儿媳妇也算是疼爱有加。

    然而,在这么危机的时刻,她竟然会如此抗拒。

    甚至放弃救他的一线生机。

    放弃让他生的希望!

    哈哈哈哈……

    果然,必须要心狠手辣,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爷爷……”

    “你先出去,我有话对她说。”

    喻铮看着气氛实在太过沉重,想要缓和一下,然而……

    “出去!”

    方纤梅害怕的看着喻铮,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要倚靠她最瞧不起,从不放在心上的儿子。

    不,不行,喻嵘斟一定想尽办法手段让她捐肝。

    不,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不要,喻铮,我求求你,不要,不要……”

    “你没听到我说的话么?我让你出去!”

    喻铮心软了只有那么一瞬间,但是很快,还是选择离开。

    那扇门一开一合的瞬间,改变了几个人的人生!

    -----------

    沈筱桃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还是发蒙的状态。

    这一切,都太戏剧化了。

    戏剧化的让她不敢相信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迟久,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么?”

    “一开始我只想让对方死心,以后也不会再继续纠缠你。

    不过我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如此厚颜无耻,于是……”

    “于是你就将计就计?”

    “聪明。”

    伸手刮了刮了她的鼻尖儿。

    这丫头,其实机灵的很。

    三言两语,一点就透。

    “他们也算是被贪心蒙蔽了双眼,没想到你会这样做。

    可惜的是,我爸爸的骨灰没办法拿回来。

    不过,能拿回来那栋房子,已经很好了。

    谢谢你,迟久,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

    看着她有些遗憾的样子,迟久忍不住笑了。

    “小傻瓜,谁告诉你你爸爸的骨灰没拿回来?”

    沈筱桃抬头,看着眼前这张棱角分明的俊颜。

    “迟久……”

    “你忘了我刚刚和喻嵘斟说的话?

    他又如何确定他的狸猫换太子就真的奏效呢?”

    难不成他的意思是……

    筱桃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我的天,迟久,你也太腹黑了吧?

    那把真的骨灰……”

    “真聪明。

    我要是不提出这个要求,怎么知道真正的骨灰被他放在哪里?”

    迟久笑意盈盈的看着她,很高兴他的小妻子竟然这么的聪慧。

    但是那句腹黑……好吧,暂且当成是夸奖的话听好了。

    “那如果他知道了,岂不是要气死了?”

    沈筱桃突然有点儿同情喻嵘斟,一直没把迟久放在眼里,可是到头来,还是被这个小辈给耍的团团转。

    “我刚刚已经很网开一面的没在他面前拆穿这件事。

    我想他现在应该还没有功夫管这件事,而是想办法怎么说服自己的好儿媳给他捐肝。”

    这几天的抑郁都因为今天的大获全胜而一扫而空。

    “迟久,真看不出来,你啊,可真是……”

    “怎么样?”

    “太厉害了,老公,你真是太棒了!”

    高兴的跳上迟久的身,给了他好几个大么么,围观群众表示这样秀恩爱真的……

    然而迟久丁点儿不在意别人的目光,瞧着她这么高兴就觉得自己这些事做的值得。

    “不过,你会不会觉得我……”

    “什么?”

    沈筱桃看着他吞吞吐吐的样子有些着急,这人说话怎么能急死人呢。

    “觉得我做事太不择手段,或者用你的话说,太腹黑?”

    没想到他这么在意自己说的话,筱桃忍不住想要逗逗他。

    “嗯,这个么……”

    故意拉长了尾音,让人捉摸不透想法,迟久心里有些急。

    “怎么?”

    “当然不会了,那我得傻成什么样?”

    沈筱桃看着他,觉得这男人真是好笑。

    “谁对是真,谁对我是假,我能知道的。

    我哪里那么的不识好歹。

    谢谢你,真的,迟久,我真的特别谢谢你。

    我爸爸……”

    一想到父亲,她就忍不住泪奔。

    迟久见状连忙将她抱在怀里轻声安慰。

    “别哭,我这么做是想看到你笑。

    筱桃,我只想让你开开心心无忧无虑,谁都不能欺负你,谁都不能。”

    他的怀抱太温暖,沈筱桃更是忍不住哭的稀里哗啦的。

    “我知道,我不应该笑的,可是我真的忍不住。

    迟久,你知道么,每年我爸爸的忌日,我和我妈两个人孤苦伶仃的在荒郊给他烧纸钱。

    我妈为了怕我难受,都不会在忌日当天,都会晚几天。

    可是我好难受,我真的好难受……”

    “我知道,我都知道……”

    迟久心疼她,但是这件事,也总算有了一个好的结果,现在就让她尽情的发泄情绪吧。

    ---------

    推荐非非完结文《婚后试爱:老公太霸道》《幸孕萌妻:豪门老公带回家》以及好闺蜜一落青歌的爽文《鬼眼冥妃:帝君,请入帐》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