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7.第3267章 郡主倾国倾城

    至于那个可怜的孩子,究竟是真的意外死亡,还是有人刻意而为之,当事人早就不存在于世了。是以,自然无法考究。

    而没了孩子的皇后,便将主意,打到了和她同一天生下皇子的玉美人身上。玉美人,便是亓淮的生母。

    宫里一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将皇子过继给位高的妃子,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去母留子。

    玉美人被陷害与进宫唱曲的男子通奸,直接被活活仗责至死。

    整个身体都被打烂了。

    行刑的时候,皇后就抱着哭闹不止的小亓淮,站在一边旁观。

    “亓淮!你究竟想做什么?!”

    老皇帝面色调色盘似得,一会青一会白,亓淮定定欣赏了一会。

    笑了笑,“父皇难道晚上做梦的时候,不会梦到我的母妃吗?不知道她现在还等不等得到您下去,亲口跟她说一声抱歉。”

    “你——逆子!大逆不道!!来人!来人护驾!”

    老皇帝此时此刻已经顾不得颜面,因为他从亓淮的语气里,听出了浓浓的杀意。

    “别叫了,父皇。”

    亓淮眸光落在已经渐渐染上暮色的天空,淡淡道:“这边送您上了路,儿臣还要赶去冷宫见一见母后,您就别垂死挣扎了,像当初我母妃一样认命,难道不好吗?”

    只可惜,五皇子的母妃命太薄,死的太早。

    他轻叹一声,大步朝外头走去。

    身后,传出剧烈的挣扎。

    “滚开!朕不喝!”

    渐渐的,声音变得微弱。

    暮色下孑然一身的青年,身上突然显现出几分孤寂。

    他冷冷扯了扯唇,露出一抹讥讽。

    原来在生死面前,哪怕是皇帝,也是会害怕的啊。

    -

    冷宫中,亓淮只呆了不到一刻钟,便起身离开。

    皇后浑浑噩噩地坐在破旧的院子里,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如同疯子。

    亓淮一共说了三句话。

    第一句,便是直接承认了当初中宵夜宴上,那些暗卫,都是他派过去的。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第二句,很想问问她当初,亲眼目睹了那样血腥的场面后,晚上有没有梦到玉美人前来索命。

    若是她当初,选择用稍微温和一些的方式,也许亓淮不会如此狠厉的报复她。

    哪怕从小到大,进了未央宫,他没有享受过一丝一毫的母爱。皇后对于他的犯错,更是零容忍,只要犯错,轻则打手心,重则冰天雪地,或是严寒酷暑,被各种罚跪。

    皇后大概也是心虚,跟他完全亲近不起来,养他,也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适龄,且年纪不大的皇子。

    当初皇后生的那个孩子,是个傻子的事,宫中鲜少有人知道。

    后来,也是把那个有缺陷的孩子,跟玉美人葬在一起。

    只说,是一对可怜的母子。

    在宫里,想要埋葬一些事情,太简单了。

    第三句,足够令充满希望的皇后身心崩溃的,便是亓淮没有杀她,而是让她,这辈子都留在冷宫里为她所做的一切忏悔!

    一辈子身居高位,锦衣玉食,机关算计,没想到被自己抚养长大的孩子给反将一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