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6.第1096章 竹马绕青梅(四十一)

    那些可以阻挡任何女生追求纠缠的屏障,在这句“我想你”的面前,瞬间崩析瓦解的一塌糊涂,完全无法抗拒的转身。

    正对上她一双通红的眼睛,依旧有晶莹的泪珠从眼眶滚落,卷长的眼睫湿漉漉的,看上去有些可笑。

    那么大的人了,怎么就说哭就哭了。

    他摇了摇头,终究是狠不下心,从口袋里取出帕子给她抹干净眼泪。谁知道,抹了一层,还有一层,他斜睨她,沉声道:“不准哭了!”眼睛都肿了。

    学校里是最藏不住八卦的地方,人多。

    很快,童雨遥就收到了消息。她本来在宿舍里,被室友们轮番安慰,将白曦阳数落一番,骂他有眼无珠,童雨遥这么好的女孩,都看不上。

    其实心内暗爽,她们嫉妒童雨遥的家世与美貌,也没有她那种对追求会长大人锲而不舍的心。

    童雨遥自然知道这些,但她在白曦阳那里受了屈辱,自然要在别的场合找回来。

    有时,适当的示下弱,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很快就有人将食堂外发生的一幕发到学校论坛,又通过室友的嘴巴,传进了童雨遥的耳朵里。

    她听了立马穿鞋下楼,马不停蹄的往食堂赶去。她不能容忍,她为了白曦阳特地转到一所名不见经传的高中,又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跟着他的脚步来到了a大,等了他那么久。

    却被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女生横插一脚夺走,她心有不甘,也绝不会放弃!

    如果说,等待苏葵成了白曦阳的执念的话,那么,白曦阳,就是童雨遥的执念。

    这场姐妹争夺战,最后赢的,只能有一个。

    而苏葵,绝对不会输!

    白曦阳不说还好,一说,苏葵就止不住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脑海里不断旋转着当年看着那栋三层小白楼在她的渐行渐远中再也看不清,有时候,还会习惯性的喊这个人名字,让他帮忙做这个做那个,等反应过来,才恍然想起。

    啊,原来这人已经不在身边了呀。

    而后就是长久的失落,所有的压抑在今天,抱到这个有温度的身体时,全部和盘托出,只想在他怀里,哭个痛快。

    顾母有许多心事,家里也有人瞒着她,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如果再表现的不开心,会让所有人跟着一起担心难过,她不忍心。于是,很多事情,都只有憋在心里。

    等着有朝一日,能见到白曦阳,和他说。

    也幸好,他还记得她,没有真的丢掉她走开。

    白曦阳开始头疼,以前怎么没发现女孩还是个小哭包。他悠悠叹了口气,清隽的眉头蹙起,隆起一座小山,捏了捏她没有二两肉的脸颊,低低威胁道:“不准哭了,再哭,我就亲你了啊——”

    “嗝——”

    苏葵吓得打了个哭嗝,被泪水冲洗过的眼珠越发明澈,像小时候玩的玻璃球,还是最漂亮的那种,让人生起一股收藏欲。

    “白曦阳……”她抿了抿唇,一时间忘了哭泣,白皙的耳根慢慢爬上一层红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