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5.第1095章 竹马绕青梅(四十)

    语气冰冷,连同心脏,仿佛一同结冰,轻轻一戳,便能碎成无数瓣。

    “我……”苏葵张了张嘴,她在想,该从何说起。

    几年来日日夜夜思念的人,真的到眼前了,又不知该怎么诉说,才能表达出她的心意。

    “嗤,没必要说了!”白曦阳嗤笑,那么长时间过去了,他怎么能指望这人会跟他一样,对曾经念念不忘呢?

    说到底,傻得不过只有他一个罢了!

    “顾长君,”他冷冷盯着她,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道:“以后,就当我们从未认识过,行吗?!”

    大手挥开她的,他拂了拂袖口,转身便走,迫不及待的想离开有她的空间范围。

    这里,令他窒息。

    下一秒,大手再次被固执的抓住。

    他双唇抿得泛白,眸子密不透光,不知焦点落在何处,“顾长君!放手!”

    “我不放!”苏葵直接得寸进尺的抱住他的腰,眼角有湿润的东西划过,浸透他的衬衫。

    今天如果放白曦阳走,事情就难办了,按照他的性子,定然不会轻易回头。

    “我、我有很多话,这么多年,我真的有很多话,很多事情,想和你说,和你分享,我……”她哽咽,语不成声,说话变得语无伦次,“当年走的匆忙,我甚至来不及和你道别,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白曦阳……”

    “我不想放手,好不容易才见到你……”

    “你知道我废了多大的努力,才活到现在吗?”

    “白曦阳,我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

    “一想到这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你,我就难过的,像是死了一次似得。”

    白曦阳垂下眸子,阳光映在他脸上,纤长疏朗的眼睫在眼底投下一层阴影,看不清神色。

    腰上是她的双手,扣的紧紧的,令他有些呼吸不顺畅,心底,某个地方,像是忽然打开了门似得,愉悦的几乎要跳起来。

    他很莫名,不知道如何回应,背上滚烫,湿漉漉的水渍,不知道是不是泪。他想走,又舍不得扯开她,大脑一阵阵抽痛。

    苏葵一直在他背后絮叨叨的说着什么,大部分时候都语无伦次,节奏跳转的很快,令人抓不住头绪。但白曦阳一直听得很认真,苏葵不知道,以为他不肯回应,还是在生气。

    心里暗骂他小气,却也知道,他心内肯定在经历一场十分纠结的挣扎。

    “白曦阳、白曦阳……”直到最后,无话可说了,她开始一遍遍念叨他的名字。

    本没什么特别的名字从她软糯的口中念出来,就像被赋予了某种魔力,沉睡的灵魂,渐渐被唤醒。

    周围不时有学生走过,这边是学校食堂,经过的人太多了,目睹这一场大戏的人也十分多。

    扣住他腰的双手在收紧,白曦阳垂在身侧的手微动,两人的身影在阳光下被映出一团淡淡的影子,分不出彼此。她其实很胆小,很多时候故作坚强,他都知道。

    “白曦阳,我很想你……”

    如梦呓般的一句话,彻底击碎他所有试图抵挡的屏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