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8.第978章 百年身(十五)

    “那你想找回失去的记忆?”戚弱水问。

    “并不,随缘吧,只是今日有些感伤罢了,估计你此时会在心里偷笑我吧?”她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收拾起表情,噙着笑回眸,斜睨着他道。

    戚弱水张了张口,终究是没有说什么。

    无声的回了客栈,互道晚安,临进房间前,鳯兮忽然道:“扬州没什么可玩的了,你事情办好没,我们一起去京城吧?那里是天子脚下,一定会更热闹吧?”

    此话说完,她便进了屋子。

    徒留戚弱水一人怔怔,什么时候他跟她成了同伴了?结伴来扬州还不成,还得与她同去京城?绕这么大一圈,当真是不嫌折腾。

    无奈摇摇头,各自休息不提。

    -

    翌日,二人收拾包裹,打马上路。

    戚弱水自顾自的别扭,鳯兮却对她这个同伴满意的很。有钱,会做饭,会照顾人又武艺高强。虽说话不衬人心了些,然刨去这个,也没其他缺点了。

    一路游山玩水,有个伴,总是好的。

    途经应天,忽然下起了倾盆暴雨,暮色渐沉,天空像是被一块巨大的黑色幕布牢牢遮住。浓雾骤起,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戚弱水只好匆匆带鳯兮找了家民宿住下。

    说来也算幸运,荒郊野外,十里之内几乎看不到农户家的灯火。却在暴雨降临前,误打误撞进了一家农户的院子。

    院子极小,只有一个瘸腿的农夫带着眼睛失明的老母亲住在里头。

    见他们进来,十分热情的招待了他们。晚餐是玉米饼子与两碟腌菜,不见一点荤腥。鳯兮知道,这已经是他能拿出招待他们的,最好的食物了。

    夜晚自然是和戚弱水挤在一间屋子里的,鳯兮泰然自若,自顾自的宽衣上床,戚弱水抱剑坐于窗边打坐,听着耳畔窸窸窣窣发出的声响,他剑眉紧蹙,呼吸莫名乱了几分。

    鳯兮着了一身白色里衣,枕着臂侧躺在床上,听着外头淅沥沥的雨声,空气里满是湿润的泥土气息。偶尔一个惊雷闪过,照的简陋的屋内惨白一片。

    她拧眉,心内忽生起一丝烦躁,索性朝戚弱水招招手,道:“戚弱水,你过来。”

    戚弱水眉心一跳,缓缓掀开眼帘,那双本平静无波澜的眸子里,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不知所措。他抿唇,“做什么?”

    “你过来。”鳯兮又招手,这样的夜里,连银浊也不在身边,大抵是嫌弃伙食不好,自己出去觅食了,独留她一个人,翻来覆去寝食难安。

    她又重复。

    戚弱水眉头几乎要拧成一块疙瘩,用警惕的目光望着她,不语,姿势未变半分。

    “你不来?”鳯兮扬了杨眉,翻身下床,正要穿鞋。

    那厢戚弱水噌的一下从窗边站起,大步走过来,身姿欣长,居高临下的俯视她,蹙眉,“不好好睡觉,你又想做什么?”

    下一瞬,腰忽然被一双手臂抱住。

    “你——”

    戚弱水怔住,下一刻便要扯开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