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6.第976章 百年身(十三)

    道:“我也要去扬州,那便一起吧。”

    说着打了个呼哨,远方传来一声嘶鸣,伴随着哒哒的马蹄声,一匹通身雪白,四肢矫健的马儿飞奔到他身边。

    “上去,”戚弱水垂眸,摩挲着手里的剑鞘,漠然道。

    鳯兮扬了杨眉,“公子……是要将代步的坐骑让给我?”心内更确定了方才的猜测,果真是面冷心热。

    好感顿生。

    “不然,你是想跟在我马儿屁股后跑么?”戚弱水蹙眉反问,语气冰冷,“你已经浪费了我许多时间了,不要再让我重复,否则,你便一个人去吧!”

    这人,刚夸了他句好,他便张口来堵她,一字一句皆不会给女子留情面。

    她识相的闭嘴,上了马。

    马儿甩了甩脑袋,似乎不太乐意让除了它主子以外的人坐,踢了踢前蹄,被男子轻声斥了一声,才不甘不愿的乖顺了下来。

    戚弱水手指修长,他指了一个方向,道:“去吧,不许使坏。”语气里稍稍透出几丝宠溺。

    倒叫鳯兮蹙眉起来,对待一个坐骑也比对待她这一个大活人来的有人情味,她还能说什么?

    这雪白的马儿倒真是匹上好的宝马,脚程飞快,鳯兮坐在上头,也算是二十年来第一次享受如此轻盈如风般的感觉,平时都是靠两条腿去走,生活亦平淡无波澜,现下如此一对比,越发显得潇洒恣意了。

    颊边的发丝被风吹的翻飞,银浊本趴在鳯兮肩膀上打盹,冷不丁醒来,差点儿没被风吹下去,吓得它浑身皮毛竖起,眼睛瞪得溜圆。

    鳯兮兴味一笑,将银浊托在掌心笑着调侃,“你啊,平时不是很嚣张么?”

    银浊用小爪子捂住脸,埋在她掌心,一动不动的开始装死。

    哟,这是嫌丢脸了?

    -

    说实话,后来一路相伴到得扬州。二人一同住进了客栈,自然是一人一间。

    鳯兮知道了他叫戚弱水,一个十分女气且奇怪的名字。也是个奇怪的人,本身修为不低,在什么虚弥境修炼。

    至于鳯兮为何会知道如此清楚的,全赖于她的纠缠。

    鳯兮觉得,自己的前半生,大抵没有像现在这么厚脸皮过了。出了阴测测的冥界,她的性子都活脱了不少。

    大抵是没了拘束的原因吧,也可能是戚弱水此人太过一本正经了,小小年纪总是绷着脸,像个小老头,惹得鳯兮总想逗逗他。

    和煦的日光,填了满室。

    鳯兮是个不受拘束的主,那日戚弱水说她是仙子,她也未曾放在心上。只觉得又是一个看中皮相的人,在冥界时,不知被多少人说过,她长得不似冥界中人,倒像九重天上的仙子。

    她总是一笑一过,这次也是。

    她不好奇自己的身份过往,总觉得一切都是天命注定,她安于现状,也不试图更改。

    扬州不同于江南的温柔小意,这里繁华的紧。鳯兮住在二楼,楼下便是一条熙熙攘攘的繁华街市,鳯兮喜欢趴在大开的木窗前,看下头人来人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