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0.第970章 百年身(七)

    只因它全身漆黑,皮毛发亮,一对圆润的猫眼,却是银色的,中间一道墨黑的竖线,看上去极为怪异诡异。

    然丰都鬼城这地界,最不缺的便是诡异奇怪的东西了。

    初时带回小奶猫,只想着无论能不能成活,也算不愧对自心了。然日复一日下去,小奶猫竟真就顽强的活了下来。

    这一陪伴,便陪伴了她三年。

    耳畔听着它委屈的叫声,鳯兮噙着笑,摸着它的脑袋向里头走去,心下化成一滩水。

    “银浊觉得丰都很闷吗?”进了竹屋,里头摆设简单,大部分家当都是竹子制造。她将银浊抱在怀里,绕进厨房从壁橱内取了几个肉丸子喂给银浊,突发奇想道。

    “喵喵喵~~”

    鳯兮细细听着,一人一宠相处,倒异常温馨。

    她倾身附到银浊脑袋边蹭了蹭,轻笑道:“看来银浊想出去看看,那便是觉得丰都沉闷了,”她回身眸光清涟的看了看她居住了已然二十年的屋子,“其实,我也有些闷了呢,不如明日去向孟婆婆与崔畔,还有狐狸道别,咱们去阳间看看吧?”

    “喵!喵!”银浊拼命点着小脑袋,讨喜的模样逗得鳯兮眉开眼笑,又喂了它几个肉丸子才作罢。

    也不知是不是冥界的怪事多了,对于银浊智多近妖的智商,鳯兮丝毫不觉。

    -

    春归三月暮,四月始,细雨恰纷纷——

    鳯兮没成想第二日竟淅沥沥的下起了雨,冥界的天空几乎没有白日昼夜之分,只是当夜晚来临时,天色昏沉些。白日时,天色亮堂些。

    然其实并无太大差别,一样昏沉罢了。

    丰都的街道上异常冷清,鬼怪们不喜阴雨,因这些雨里夹杂了雷气,落到他们身上,会产生灼烧般的痛。

    鳯兮不知道自己的来历,甚至不知自己是谁。她碰到雨也不会感到不适,也不会惧怕这些平常的东西。

    怀里抱了银浊,单手打着一柄绘了寒冬腊梅的油纸伞。鳯兮向来不喜告别,似乎告了别日后就无法相见了似得。然走之前,有些招呼,还是要打的。

    她不是做事拖泥带水的人,既然决定了要带着银浊去阳间走一走,这一次,便是走定了。她始终觉得自己孑然一身,身边认识的熟人除了偶尔感情相互寄托外,并不需要她,也并不是非她不可。

    孟婆一向洒脱,鳯兮只略略在她熬汤的摊子上小坐片刻,临走前告知了一声,自己想去阳间走走的心思。孟婆微怔后,慈爱的摸了摸她的发,嘱咐她一切平安外,就放她离开了。

    挽留的话,一句没说。

    鳯兮倒是不担心孟婆和狐狸的,这二人一个常年驻守奈何桥畔,一个常年待在自己院子里炼药,从不轻易出门。

    二十年来,狐狸主动找她的次数屈指可数。

    也不知丰都如此多的人,她怎会和这个怪葩惹上了关系。

    与狐狸告别后,最后一个是崔畔。

    这一回她总算没有在殿外逗留,径直进了阴律司。

    阴律司外守门的小鬼早便熟悉她了,是以,见她进来,并未阻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