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0.第960章 折子戏,繁华梦(六十九)

    直到有只温热柔软的手挑起她的下巴,熟悉到令她听到便恨不能撕碎那人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她怔了怔,猛地抬头,恰好撞进一双噙着玩味笑意的桃花眼里。

    那眼珠真是好看极了,黑白分明,眼神光明澈如春日的湖水,波光潋滟。那眼尾上挑,无时无刻不带着风流的韵味。

    站在她眼前居高临下俯视她的人不是苏猫儿还能有谁?!

    只见她一身紫色的呢子大衣,水貂毛领竖在两颊边,略带几分英气的眉眼看上去便气势凌人,及膝的大衣里是条更长些的蕾丝长裙,脚下蹬着皮鞋。

    方才发出令人心生恐惧的声响,便是来自这里。

    这样的打扮姜婉是第一次见到,即便她对苏猫儿除了满心憎恶与嫉恨,再也找不到其他,但她也不得不承认,苏猫儿这身打扮,是极好看的。

    她咬着牙关,死死瞪着那含笑望她的女人,甩开她的手,挣扎着踉跄站起,怒目而对,“苏猫儿,是你!!”

    “是我,”苏葵挑挑眉,“姜婉,我记得我曾经说过,你砸了我铺子的事,我迟早要跟你清算,怎么,这么快就不记得了?”

    “你——”

    姜婉眼睛血红,扬手便向苏葵的脸上甩去,临到半空,被苏葵猛地死死扣住,她唇角噙着讥讽,冷笑,“姜婉,你还是学不乖啊,我其实真的很想知道,你的一生,究竟是喜多一些,还是悲更多一些?”

    她扔开她的手,用力之大,姜婉本就身体虚弱,踉跄着向后倒去,狼狈的摔在地上。

    失去了精心打理的卷发如失去了生命般,软趴趴的黏在额头,脸颊上,仿佛一夕之间,老了十岁的模样。

    姜婉被摔得半天缓不过神来,伏在冰冷的地砖上粗喘,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声音里透着无尽的悲凉,冲着苏葵大吼,“你懂什么?出生是我想选择的吗?如果可以,我也不想有个那样身份的母亲,被世人当做污泥一般看待,仿佛是什么肮脏不能入目的东西!而你呢,苏猫儿!你是苏家唯一的小姐,自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吗?!”

    面对她一句句控诉,苏葵掀起眼帘,眸底一派平静。

    对上她冷漠的眼神,姜婉怒上心头,掩不住的悲哀自心底涌起,她眼睛血红,艰难的爬起,一步步向苏葵走来,道:“明明都是人,为什么你就可以有父亲兄长的疼爱,还能得到世人都畏惧的江先生的青睐,得他倾心守护!可我,无论我怎么做,所有人都离弃我,所有人都背叛我!凭什么老天爷如此不公?!”

    “所以呢,你想表达什么?”苏葵淡淡道,面上无悲无喜。

    她只看到了她表面的风光,殊不知曾经的苏猫儿时时刻刻活在缺失母爱中,亦不懂如何和自己的父兄交流,整日跟着一个利用自己,从不真心相待的朋友,试图汲取一丝温暖。

    没有人是容易的,即便姜婉的人生更艰难一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