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3.第893章 折子戏,繁华梦(一)

    老上海的烟雨朦胧,外滩的三层洋房矗立在黄浦江边,宽阔的柏油马路在昏黄的路灯下闪烁着砂砾的光点儿。繁华的都市里,百乐门的霓红招牌不断变幻色彩,门口的广告牌上是一位长相妖娆,唇红齿白烫着大卷儿的女人。

    车若流水,马若游龙。

    这是个远离战争的城市,是一个富人的天堂。

    街道上不时有警署的巡查队穿着笔挺的军绿色制服,腰间鼓囊囊的别着枪,从街道东边儿巡到街道西边儿,却都刻意绕过了百乐门的地界儿。

    谁人不知道,百乐门的背后主子是谁?江蓠笙,上海一大霸主,只手遮天的存在。谁也不知他的背景有多大,甚至外界鲜少见到他的真面貌。

    任由外头传得神乎其神,人正主儿就是不轻易露面。日子久了,甚至都叫人怀疑,江蓠笙这个人,究竟存不存在。

    苏葵从一片灯红酒绿中醒来,头昏脑涨,身处于一片接近现代装修的奢华包厢内。晶莹的水晶长几上摆满了瓶瓶罐罐,酒气渲染了包厢里的每一寸空气。

    周遭的男男女女们互相调笑,大口喝酒唱歌,个个打扮时髦,男士统一的后梳大背头发型,西裤衬衫,外边儿套着个小马甲。女士们打扮就多变了起来,各个穿着花纹繁复的蕾丝洋装,头发贴着头皮烫成卷儿,花枝招展,手腕脖子上戴的珠宝首饰,被灯光一照,都能晃花人眼。

    只看打扮,便知在场众人无一不是非富即贵之流。

    苏葵刚醒来,眯着眼打量了一会儿,将在场的一群人对号入座一番,还没对完,那厢已经有人发现她醒了,不满的叫着来拉她,“哎呀,苏猫儿,说好的千杯不醉的,你怎么才喝了两口,就倒啦?该不会是吹牛吧?”

    说话的是个长相姣好的女孩,一脸稚嫩大概只有十八九的年纪,偏偏要做成熟打扮,一身轻熟风的洋装被她穿的四不像,偏偏她还自我感觉良好。

    这是苏猫儿的“好”闺蜜,上海警司局长的掌上明珠,陈念兰。因仗着在家得宠,又有她那个局长的爹做后盾,便肆无忌惮的吃喝玩乐,有看不惯的人,更是要整的人跪地求饶,把尊严都奉到她脚底才罢休。

    而苏猫儿,则是督军最小也是唯一的女儿,自然宝贝程度不亚于旁人。

    无奈苏猫儿是个早产儿,她娘生她时难产没了,据她爹苏盛名说,她生下来只有拳头那么点儿大,蜷缩起来跟只小奶猫似得。她爹一度担心养不活,在取名时便想着取个贱名压一压,若是日后能够平安长大,再改名也不迟。

    于是,苏猫儿就这么磕磕绊绊的长大了,苏盛名的官儿也是越当越大,整日里猫儿猫儿的叫习惯了,便觉得其实这个名字也不错,干脆就不改了。

    苏猫儿性情孤僻,昨日里,因听下人说她爹要续弦,迎娶警察局局长的女儿做大夫人,她一时接受不了,便瞒着家里人偷偷跑了出来。

    然后就有了眼前的一幕,被陈念兰拉着来了百乐门消遣。

    美名其曰:借酒消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