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1.第811章 二分之一皇太后(四十七)

    韩煊说这些不过是为了激起部下们的愤恨之心,他造反之意由来已久,怎可能会因为晏殊的一句话而就此放弃?

    是以,听到后他只是冷冷一笑,面上作出悲痛欲绝的模样,“皇上!老臣无罪,为何要认罪?!您既然如此咄咄逼人,看来,咱们君臣情谊,便在今日做个了结罢!”

    “动手!”他高高扬起手臂,重重落下。

    风尘乍起,阴云席卷着狂风很快布满了头顶的天空,沉闷压抑的空气令人胸口发疼。

    晏殊转了转扳指,居高临下的垂眸,嗓音沉沉,“果真不认?”

    “臣还是那句老话,臣,无罪!”

    “嗤——事到如今,依旧满口谎言!既如此,朕与你浪费口舌,也无用了。”

    晏殊讽刺一笑,没什么耐心的沉声道了一句,“来人,乱臣贼子韩煊意图造反,立刻将人押入天牢,三日后斩首示众!”

    他的话音刚落,韩煊听着身后铮铮的武器落地声,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回眸去看。

    这一看之下,还未作出反应,已经被羽林卫扣住双手双脚掀下了马,厚重的铁链立马便缠上了他的手脚。

    “你、你们!!”

    韩煊脸色涨的通红,他死命挣扎着,手脚腕被铁链磨得出血,依旧不肯罢休,“怎么会、怎么会!我怎么可能会输!!”

    而且是不战而败,那些跟随他造反的为何在一瞬间倒戈向晏殊,自愿放下武器,他怎么可能甘心?!

    “啊!!放开我!晏殊,打压忠臣,日后还有谁肯为大昭效力?先皇在天之灵,不知该多痛心,百年基业将要毁到你的手里!晏殊,你不得好死!!”

    被束缚住手脚,韩煊自知在劫难逃,赤红着眼珠,试图挑起在场众人的怒火,却不知此刻他面色狰狞的姿态,看上去多么可笑。

    “堵住他的嘴,带下去!”晏殊没什么表情的听他骂了一通,不怒反笑,手下败将罢了。

    所有的伪装在一瞬间撕破的模样,真像个跳梁小丑,临死前让晏殊愉悦了一把,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呵——

    -

    大昭胥扬帝五年,韩丞相韩煊意图谋反,当今圣上为损耗一兵一卒,将人擒于皇宫正门,处死于四月初三,南菜市场门口。

    当今皇上仁慈,除了跟造反有关的被连同韩煊一起斩首示众外,韩家妇人幼儿均未受伤,只是被送往边境,永生永世不得踏入京都,不得入朝为官!

    同月,执掌后宫的德妃忽然自尽。外人只道她是经不住失去孩子的打击才想不开。却不知她是被晏殊发现与青梅竹马私通,生怕连累族人,才了结自己。

    左丞相辞官,告老还乡。左家顶梁柱一去,树倒猢狲散,即便依旧有左氏族人在朝为官,却再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了。

    似乎预料到了这一幕,身处高位,没有人的手里是干净的。所剩的两大家族知道,现在皇上不与他们清算,不代表就无视他们继续壮大势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