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7.第797章 二分之一皇太后(三十三)

    几个月来积累的压抑在瞬间爆发,她撕她咬她砸,极尽所能的发泄,最后气恼之下,她疯狂的诅咒,“身体是哀家的,晏殊也是哀家的,无论是神是鬼,若是想拿哀家的身体做什么,哀家宁愿毁了,也不会成全你!!”

    簪子没入肩膀,鲜血瞬间浸透了雪白的里衣,刺目的殷红令人触目惊心。

    那一下可真是狠,躺在地上的那一刻,叶辛辞还死死的瞪大双眼,昔日漂亮的眼珠里充血,透着无尽的怨恨。

    嘴里不住的喃喃,“就算是死,就算是死,晏殊也是我的,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当年那个将她从水中拉出来的清隽男子,将她从死亡中拉回的男子,一个漫不经心的笑,便将她的心彻底俘获,至此,只为他一人跳动。

    她当做是绝世邂逅,缘分天成。他却只当是顺手而为,救人一命。

    她苦苦纠缠,自己身份家世地位都足以当他正妃,却只换来他远远的疏离、再到嫌恶。她不死心,直到一纸诏书,她被老皇帝接入皇宫做了皇后——

    那一瞬,哀莫大于心死。她不明白她这么喜欢他,他为何就不能施舍给自己一眼,哪怕是再对自己露出一个笑,便是叫自己登时死去也无怨无悔。

    可是没有,他的眼神带着厌恶,于是她越发变本加厉,仗着家族的势力,仗着他当时不敢拿她怎样,大肆的搜集美貌男宠养于宫内,打杀宫人——

    她成功得到了他的回眸,却也成功将自己的残暴嗜血的名声流传了出去。

    凭什么她得不到的东西,那个不知名的女人可以得到?她真是恨!所以,她宁愿毁了这具身体,让那个贱人没有栖身之处,也不愿成全她和自己喜爱的男人成双成对,望月对饮!

    -

    晏殊奔到慈宁宫,一脚踏进门口,便再也走不动。

    满眼刺目的殷红,他垂在大敞里的手颤抖的厉害,嗓子干涩的说不出话来。他一生活在权利倾轧的中心,见过无数腥风血雨,却从没有眼前的画面来得令人恐惧。

    他不明白,一个人为何能流出那么多的血。面容精致的女人苍白到透明,她仰着身体躺在一堆血泊中,胸口插着一支金簪,周围是碎了一地的瓷片。

    有些,全都扎在她的背后。她就那么毫无生息的躺在血泊里,他看着,只觉得浑身疼的厉害,心脏被戳的千疮百孔,疼的迈不开步子。

    太医跪在一旁,埋首于地面,口中颤抖的吐出一句,“皇上节哀,太后娘娘她……去了……”

    晏殊眼前一黑,踉跄了一下,被身后的太监连忙扶住,他晃了晃脑袋,一把挥开大太监扶住他的手,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像破风箱似得,“救!若是救不活她,朕要你们陪葬!!”

    眼眶通红,眼珠充血,额头的青筋暴起,太医们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恍若从异界飘来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他不过两日未见,当初离开时她还满脸笑意,闹着要喝他珍藏的琼华液,怎的一转眼,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