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4.第794章 二分之一皇太后(三十)

    “德妃的事……”

    苏葵歪头,漆黑圆润的眼仁望着他,“德妃?她怎么了?”

    这是装傻?究竟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晏殊不去细想,但该说的,他觉得没必要在她面前隐瞒,呷了口清酒后,言简意赅的说了句:“德妃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语气简洁明了。

    苏葵嗤笑,仰头灌进一口清酒,唇角噙着一抹轻笑,“你不必与我说这些,后继有人,喜得龙子,可不是大快人心之事?再者说,你近日不是正有扶持左丞相上位,压倒韩煊越发旺盛势头的心么?德妃有孕,正衬了你的心意才是!”

    她语气不悲不喜,平静的说完这一句,仿佛没有听到晏殊的交代,自己复又倒了杯酒饮下,“这个孩子来得正好,无论你是有心还是无意,左丞相一派的地位,都将会因为这个孩子地位而水涨船高。”

    她越是理智的分析,晏殊心内越是觉得心脏钝痛,像是被一把生了锈的刀子,一下下磨着自己心中的软肉。

    他一把握住她皓白的腕子,杯中醇香酒液洒了一桌,逼她直视他,恨恨咬牙问,“阿葵,你究竟有没有心?!我与你说的都是属实,有什么理由费尽心思编谎言骗你?”

    苏葵当然知道他说的都是属实,但想到初到时那一殿环肥绿瘦,姿容绝色的女子全部都是他的后宫,便觉得满心满眼的不爽。

    并且,她所扮演的性情,还有本身的性格,都不是大开大合,随意撒泼的人。

    于是,她挣开他的手,掀起眼睫直直望进他如鹰一般的黑眸,片刻,终于轻启干涩的唇瓣,道:“我信你。”

    “当真?”心脏提起,他定定问。

    “自是当真。”苏葵斜了他一眼,“即便是你的孩子,我也不会多说什么,你较真的模样,怪吓人的。”

    说罢又歪回软塌上裹着狐裘小憩去了,换来晏殊无奈的摇头,“你啊,没心没肺!”也不知何时能开窍——

    方才的作态还让他心中升起一些别样的期待,以为她是为了德妃的事情而心存不愉,看来,又是他多想了啊。

    还真是潇洒。

    “我没有碰过她,更没有碰过后宫中的任何女人。”他定了定,终于和她说了实话。

    苏葵猛地睁开眼睛,讶然的望向他身体的某一处,从嘴里蹦出一句话,“你不举?!”

    不、举!!

    晏殊瞬间脸黑,他咬着后槽牙低吼,“朕很健康,你要不要试试?!嗯?”

    苏葵挑了挑眉,“呵呵,是么?”

    语气里的轻蔑,让晏殊霎时间泄了气,真的后悔和她说这些,这女人脑袋看上去挺精明的,为何在这些事情上总是不开窍,也不知她从哪里就能看出来,他不举的——

    他真的很想用实力证明,他到底,举、不、举!

    -

    晏殊负气而走,苏葵望着他大步离去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内,吹了吹气,悠悠然的抿了口小酒,“啧,真是不经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