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6.第786章 二分之一皇太后(二十二)

    她的眼神太过睿智,饶是身为皇帝有极好定力的晏殊,仍然忍不住因她这般强大的气场而内心升起无限波动。

    这个女子曾经究竟是什么人,出生在何处,因何而殒命,他都想一一探究清楚——

    谜一般的女子,乱人心湖。

    晏殊的呼吸在寂静的深夜里微微有些粗重,望向苏葵的狭长凤目里是满的快要溢出的灼灼光亮,“所以,你的答案呢?也是与我一样么?”

    苏葵但笑不语,眉眼恢复了往常的悠然从容。

    冷不防被晏殊握住双肩,她扬了扬细长的眉头,眼睫掀起,用探究的目光望向他。

    晏殊几乎是万分迫切的追问,“告诉我,你的答案是什么?!”

    即便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答案,但他就是异常执着的想听她亲口说出,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抚平他焦躁不安的内心。

    闻听此言,苏葵垂眸轻笑,拂开他的手,整理着被他弄乱的里衣,漫不经心的启唇,“我的想法不重要,重要的决定权,都握在你的手里。”她整理完自己的衣服,顾盼盈盈的眸子望向他,一字一句轻飘飘道:“若你非要问一句答案,那我的答案便是你内心所想。”

    随着她的话音落,身体忽然毫无预兆的落入一个宽阔散发着龙涎香气味的胸膛。苏葵眼睛眨了眨,不动声色的勾起红唇,静静埋于他的怀抱,任由他死死的搂住她的身子。

    直到时间缓慢的从身边流逝,晏殊始终不发一言。但紧紧相靠,苏葵能明显觉察到他内心剧烈的波动,狂跳的心脏就在耳边起伏,她勾了勾唇,笑着打趣道:“皇上,您这是准备言而无信,想对我做些什么吗?”

    她轻飘飘地话没什么重量般的砸在耳边,却令晏殊身子一僵,想到自己曾经在她面前说过对叶辛辞厌恶非常的话,当初的信誓旦旦现在成了阻碍他进一步的魔咒,令他脸色难看的缓缓松开了手。

    起身退后两步,隔着几步远的距离遥遥凝视着她精致的小脸。

    却见她被松开后,好整以暇的倚在床栏,笑眯眯的漂亮眸子里染着狡黠。

    啧——

    这个狐狸似的女人,晏殊非常怀疑,这个女人对他交代来历时,话里的真实性,他觉得她更像是一只狡猾的狐狸才对。

    啊不……

    应该是狐仙,风流绰约,遗世独立。

    一直用理智的双眼去看待俗世万物,姿态从容,不疾不徐。

    见他一直目光灼灼的盯着她,仿佛发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苏葵漫不经心的撇撇嘴,掩唇打了个哈欠,纤长卷翘的眼睫上染着水气,困倦的眨了眨眼睛。

    一个身体,却居住着两个魂魄。白日里是叶辛辞,夜晚来临,就换成了苏葵。

    这个严重的bug不仅大大增加了苏葵任务的难度,并且还严重影响了叶辛辞这具身体的健康。

    叶辛辞现在大概还未反应过来,每当夜里,自己以为已经睡着的身体,却会再次以不同的性情苏醒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