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5.第675章 有匪(四十七)

    “那便好,待回去后,请姐姐帮我向舅母问好。”苏葵说完,抚了抚额头,道:“姐姐,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也不要坐太久,早点儿回去歇着吧!”

    罗妙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见苏葵起身要走,连忙出声叫住她,“妹妹,明日我和妙琪相约去西子湖泛舟,你若不介意,跟我们一起去可好?”她双眼殷切的凝望着她,眼底带着深深的自责。

    苏葵纤长疏朗的眼睫微动,眸子里划过一抹暗光,在罗妙菱忐忑不安心脏乱跳之时,忽然扬起了飘忽的笑,“好啊,那明日见了,姐姐。”

    “好,那你早些休息,养好精神。”

    目送她袅袅婷婷的身影渐行渐远,罗妙菱松了一口气,面上缓缓露出了神秘莫测的笑意。

    母亲,你且在等等,等我把这个本不应该出现的人除掉,你就可以出来了——

    -

    这是第一个顾元生没有出现的夜里,苏葵却如往常一般在梳洗完毕后,屏退了墨竹和绮罗,一个人倚在半阖的窗边,垂着眸子不知在思索什么。

    夜色很静,只有窸窸窣窣的虫鸣声,房间一角的沙漏缓缓流逝着,只点了一盏小油灯的房间里显现出一种昏黄温暖的光,将苏葵的身影投在花窗上,拉出很远很远。

    苏葵懒懒打了个哈欠,刚刚站直身体,窗外忽然传出一声声扑腾翅膀的细弱声音,她眸光微亮,动作十分快速的将窗户打开。

    一道雪白的身影夹杂着一股热流,倏地飞了进来,停在了桌案上的笔架上。

    只见那是一只雪白的鸽子,乍看上去和平常无异,但若是细细观察,便可发现,它细细的爪子上,绑着一支竹筒。

    没错,这是一只信鸽。

    苏葵走过去伸手摘下,顺手抚了抚它的小脑袋,它极其温顺的蹭了蹭她的手指,惹得苏葵会心一笑。

    缓缓从竹筒中抽出一卷小纸条,打开,待看清上头的字迹,苏葵弯唇,自得笑了。

    那上头字体说不上好看,只能勉强认识罢了,话语简洁,只有一句话,“一切已准备妥当,不要怕,有我在。”

    纸条在烛火上被点燃,渐渐融为灰烬,苏葵托起信鸽,将它放出窗外,它在外头扑腾了两圈,展翅飞走了。

    伴着好消息,苏葵进入了沉睡,一夜无梦。

    翌日清早,三人陪老夫人用了早膳后,在老夫人欣慰的目光中,结伴一齐出了庄子,坐上马车,向西子湖的方向前进。

    由于罗妙菱的要求,这回苏葵和她们坐在一辆车里,车厢内,气氛异常压抑,罗妙菱离苏葵远远的,对她爱答不理的模样。倒是罗妙菱,偶尔想找几句话和苏葵攀谈,却往往因为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再也做不到神色自然。

    到最后,想到今日会是和她的最后一面,日后就彻底解脱了。便也不再做无用功,一时之下,车内的氛围降到了冰点。

    要去西子湖游船,便要穿过一座偏僻的小山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