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第627章 伯爵夫人(四十八)

    苏葵侧眸,在烛火幽微中,认真的看着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就是最好的赎罪么?”

    “你——”该隐恼怒的举起手,最后恨恨的放下,丢下一句,“随便你,如果你想成为历史上第一个饿死的吸血鬼,我也无话可说!”

    说罢,他快步走出房间。

    否则,他怕他自己忍不住一把掐死这个只要清醒着,说话就带刺的女人。

    雨在后半夜停了,苏葵坐在床上摆弄着脚腕上的束魔链。思索着是否真的要趁这个机会干脆利落的结束这漫长的生命。

    否则,以她这除非自己愿意,和外界因素把她杀死外,根本不会结束的生命,让她有些无可奈何。

    第二天,天气意外的好。

    但这些苏葵是无缘看到的,她所在的房间门窗紧锁,连窗户都被厚重的窗帘所掩盖,整个房间里只有一支蜡烛不分昼夜的燃烧着,连带着让她也分不清白天黑夜。

    自从戴上束魔链后,身体里所有能力都被压制,让她像个患了绝症的人一样,只能躲在黑暗里苟延残喘。

    那杯该隐带来的血液依旧放在木质的床头柜上,血液失去了温度,已经凝结成块。她只是看了一眼,便漫不经心的移开视线。

    最后,落到了紧紧遮挡住光线的黑色窗帘上。

    她走过去,手在触碰到窗帘一角时有片刻的犹豫,但想到从此只能活在黑暗里,除了血液外尝不到任何味道,被囚禁于这间小小的,像是牢笼的房间里时,眼神变得坚定。

    她唰得拉开窗帘。

    炙热浓烈的阳光刹那间倾泻进来,在她脚下铺了一地碎金子似得光点。

    阳光落在她的脸上,清晰的连脸上细小的绒毛都看得到,皮肤变得透明,青色血管里的血液却早已经停止流动。

    她垂眸,现场浓密的眼睫根根分明,淡淡的白色痕迹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在她的手臂之上,有透明的烟雾慢慢从手腕上升起,那是维持她生命的能量,等这些东西彻底消失在空气中时,她也会随之化为一滩灰烬吧?

    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二次亲身接触阳光,不同于第一次的全身武装,是真的肌肤与阳光的触碰。

    几乎暖到心里去。

    难怪电影里总有吸血鬼向往光明,就连她这个初来乍到的吸血鬼,在冰冷的黑暗里苟延残喘久了,也不是一样向往。

    “咔——”

    门忽然毫无预兆的被人推开,看到眼前景象的第一眼,该隐瞳孔紧缩,暗骂一声大步冲了过来,一把将窗帘拉上,“该死的,你在干什么?!”

    他大掌死死握住她瘦削的肩膀,将她按到床上,深到看不见底的眼瞳死死盯着她宝石色的眸子,冷笑,“你是有多爱他?爱到不能忍受哪怕一分一秒和我同处?这才离开多久,你就迫不及待的像自杀么?”

    苏葵眼神闪了闪,苍白的唇瓣轻启,“我没有……”

    她承认她是自私了些,明知道爱人就在眼前,却因为忍受不了囚禁和苟延残喘而奢望放弃这辈子,期望在下辈子重新相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