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3.第623章 伯爵夫人(四十四)

    她缓缓闭上眼睛,声音慵懒,“阳光真暖。”

    露西娅冷笑,“你倒是很淡定,可是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的淡定!”死到临头了,依旧这么一副高贵不可侵犯的模样,她也是佩服。

    看着她那张在耀眼的阳光下白皙透明的脸蛋,她恶从心中起,拔掉钉桩,便要向她脸颊划去。

    手中凶器即将触碰到她脸颊的瞬间,一道重力击打在她肚子上,将她带着朝数米外飞去。

    该隐面沉如水,漆黑深邃的眸子里闪着寒光,他抿唇将快要被阳气吞噬的女人一把揽进怀里,向大殿内闪去。

    “咳、咳咳……”苏葵嘴唇干裂,脸色惨白,她躺在该隐怀里,望着他勾唇轻笑,“是你啊,为什么要救我,让我灰飞烟灭难道不是你一直以来的心愿么?”

    该隐低吼,“闭嘴!”他横抱起她快步走到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轻轻将她放了下去。

    那种轻到根本感觉不到的体重,令他蹙眉。他垂眸,见她仰躺在红地毯上,胸口剧烈起伏,嘴唇轻颤,一副随时可能撒手人寰的模样。

    他的心情更加糟糕了,暗骂了一声该死,他蹲下身体,毫不怜惜的拍了拍她的脸蛋,“喂,赫莉娜,”入手冰冷,他甚至感觉到她的肌肉在一点点变的僵硬。

    “操!”

    他怒骂,视线左右转了圈。

    露西娅躺在地面,四肢百骸都散发着难以忍受的疼痛,唇角被她的牙齿磕破,露出点点血丝。她咬牙,眼神死死盯着那个背影,一股寒意从脊背升起。

    到这时,她才察觉到真正的害怕。

    “喂,你是谁!”露西娅的保镖反应过来,瞪着眼睛快步上前,从别在裤腰中的枪套里抽出手枪,上膛后,双手握枪朝该隐走去。

    该隐正是烦躁的时候,他抿唇,看了看自己的手腕,毫不犹豫的放到唇边,狠狠咬破,鲜血疯狂涌出,他忙把不断流血的手腕凑到苏葵唇边,另一只手掰开她的嘴唇,让血液成功流进她的口腔。

    “呀,赫莉娜,醒醒,”该隐真的没有想到,他追杀了十年年,血族最强大的吸血鬼,居然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躺在他面前,任他宰割。

    可此时,他的心态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悄然转变,他不想让她死,就这么简单。

    见她虽然失去知觉,但身体还留有本能的吞咽着,他放下心,使力按压自己血肉模糊的伤口,似乎感觉不到疼痛般,只希望血液能再多流一些,再快一些。

    身后的脚步在逼近,那个粗哑的声音犹在耳边继续,“别动,举起手,转身,否则我要开枪了!”

    他话音刚落,该隐直接快速转身,在常人根本无法作出反应之前,一脚给他踹飞了出去,让他干脆利落的滚去和他主子见面,该隐活动了下骨头,冷笑,“爷现在心情不好,惹到我,我可不管你是鬼还是狗,照杀不误!”

    蹲下身又给苏葵喂了几口血液,见她胸口终于平缓了下来,不再抽搐,那些被阳光暴晒的白痕也慢慢褪了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