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第605章 伯爵夫人(二十六)

    所以,她是喜欢这个叫做维拉德的男人么?

    他冰凉的目光在维拉德脸上扫了一圈,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眼中的阴鸷,沉的几乎凝结成冰。

    她似乎终于想起了他,红唇轻挑,冲他抬了抬下巴,十足的矜贵姿态,“你是来找她的,没错吧?喏,现在你可以把她带走了。”

    “啊,原来不是客人,而是莫名其妙闯入的野蛮人呐,你是在城市里生活的么?父母老师有交过你礼仪么?”

    她的语气听上去漫不经心的,言语却极尽尖酸刻薄之能,在场众人却没有一个反对。

    “我没有……”她想说她没有闯入,话到嘴边突然顿住,她好像,确实推开了城堡前那扇浮雕巨门。

    “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这是座荒废的城堡……”她想解释,可怎么解释,都带着点掩饰的意味。

    苏葵挥了挥手,重新落座,“我并不想听你的解释,我只想问,露西娅小姐,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城堡内部,可以解释一下么?”

    她眸光流转,红宝石色的瞳孔在昏暗的光线内,看上去就像只伺机而动的毒蛇。苏葵看到了该隐,忽的拍了拍脑门,摇头失笑,“抱歉呐,该隐,我想,暂时是不能让你带她走了,我想我必须得知道,是谁将她带进来的,这次是人类,那么下次,会不会就换成了——”

    她挑起眼尾,指尖微点,“你呢……”

    该隐脸色瞬间沉郁了下去,苏葵扬眉,笑容柔媚,“呐,毕竟,你可比她难缠多了,我可是记得,你一直心心念念想把钉桩钉进我的心脏,叫我灰飞烟灭,化为乌有呢,我说的对吧,该隐?”

    艾德蒙神色阴沉,一口森白的牙齿在口腔内咯咯作响。

    闻听此言,该隐掀起眼眸,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漆黑如墨的眼瞳撞进她血色眸瞳里,他忽然勾起薄唇,刹那间邪气四溢,“嗯,是啊,这也是我此刻的想法,怎么办呢——”他点头,不置可否。

    但心里,似乎还有另一个并不明确的想法,隐隐压过了已经说出的话。

    “你该死!!”

    毫无预兆的,空旷寂寥的大殿内响起一声爆喝,一道黑影裹夹着骇人的杀意,袭向该隐的喉咙。

    他云淡风轻的立在原地,甚至在劲风席卷而来之时,眼皮都未动一下。

    只在那道身影即将扭断他脖子的时候,动作极快,且凌厉的抽出背后的黑金古刀,薄如蝉翼的刀刃在月色下晃出一道寒光,而后迎上那道影子,步伐诡异难测。

    他好像没有使出力气般,漫不经心的一挥,血色划过,那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倒飞出去。该隐反握长刀,刷的插进刀鞘。

    再仔细看时,他似乎根本没有移动半步,依旧安安静静,神色如常的双手抱臂,靠在巨柱上。

    一招都没有对上,连照面都没打,直接被他不咸不淡的碾压下去。

    艾德蒙狼狈的撞在柱子上,摔下来时,从胳膊到胸前的衣服被刀锋划成两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