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第510章 来自深海的鲛人(二十一)

    他抬起那双漆黑的透不进丝毫光亮的眸子,即便狼狈不堪,也依旧脖颈停止,“是。”

    “嗤——他这般待你,也叫好?厉寒啊厉寒,你这不叫忠诚,叫愚忠!”

    厉寒心尖轻颤,双手用力扣进雪里,撑着自己慢慢起身,身下的雪被他身上的血液染得触目惊心,他微微阖眸,挡住那双满是复杂神色的眸子,“这便是厉寒的命,不牢公主费心,天寒地冻,公主请回吧!”

    “你!”秦月气的一跺脚,啐道:“不识好人心!”

    而后一扭头上了轿撵,“走走走,人家都不领情,咱还在这儿讨什么嫌弃,显得没皮没脸!“她赌气的撅起小嘴,连声催促宫人们赶紧离开。

    宫人们连声应是,轿撵渐行渐远,秦月忍了又忍,到底没忍住,悄悄掀起帘子朝后探头望了一眼。

    不知何时,厉寒已经重新坐下了,背倚着宫墙,凄冷空旷,白皑皑的一片雪地里,他闭着双眼,不知是生是死。

    她猛地俯身,“停!去把后头那人带到我宫里去,叫太医过来!”

    福公公皱眉,看了看那个一身血污的少年,犹豫道:“可是,公主,这只怕不妥……”

    秦月却顾不得许多,“以后,他便是我的侍卫了,没什么妥不妥的,等会儿,我会亲自去向父皇交代清楚,连累不到你们。”

    -

    厉寒只知道,在那个小公主负气而走后,他就模模糊糊的陷入了黑暗之中,明知这一睡,可能便是长睡不醒,然而,他阻挡不住这沉重的眼皮,将他拉入更深更深的黑色旋涡。

    他醒来时,空气中漂浮着清幽的花香,身下被褥干燥温暖,若不是动作间能感觉到撕裂般的疼痛,他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

    一张娇俏的小脸忽然出现在了他的上方,他愣了愣,欲言又止,“你——”

    小公主却洒脱的一摆手,唇边两颗梨涡浅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大抵又是什么我不该救你之类的,太医说了,你伤的很重,若是再迟一些,可能便没命了。”

    什么可能,应该是已经是具冰冷的尸体了才对。

    他那个从小跟随的主子,可不会大发善心将他抬进去。

    见他愣愣的,抿着唇不语,小秦月哼哼笑着,双眼眯成了月牙,“不过,既然你已经醒来,那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了呢,你说说,该如何报答我才好?”

    厉寒眼珠微动,低低道:“多谢。”

    “嘿嘿,”得到这硬骨头的一声谢,小秦月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你若是真想谢,不如来做我的贴身侍卫吧,好不好?嗯?”

    少女甜美可爱的嗓音如初春和煦的暖阳,心里冰封已久的地方,似乎正一点点化开。

    他欲张口,一只柔软的小手已先一步伸了过来,堵住了他的嘴,蛮横道:“不准拒绝,点头,说好!”

    唇上的触感令他悄悄红了耳根,无奈蹙眉看了她半晌,见她满脸坚持的模样,点了点头,含糊不清道:“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