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第504章 来自深海的鲛人(十五)

    少女和小少年一起长大。

    就算起初的相遇是不美好的,过程是曲折的,但结局,他们互生情愫,少年变为了青年,少女变成了亭亭玉立,待嫁闺阁的女子。

    男女有别,他们不能再时时相见。

    变故发生的太快了,他们还来不及互表心意,梁朝发兵了,大张旗鼓的带着数十万精兵攻打秦国蜀地。秦王大怒,下令处死大皇子与他的随从厉寒,将他们的人头挂到城墙外,以儆效尤。

    秦月得到消息后大惊失色,她怎么可能忍心看着心爱的男人赴死,她强忍着满心酸楚,连夜派人将他送至城外,塞进他手心的手帕上只有一句,“若与君有缘,定会相见,珍重。”

    而再相见时,他成了杀伐果断的梁朝大将军,时隔两年,率兵攻打皇城,十万精兵铁骑踩着她亲人们的血肉,成就了他。

    她被母后按进密道里,密道关闭前,她看到他提着那把闪着血光的长剑,走向她最爱的母后。

    秦月连夜逃出了密道,逃出了都城,最后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昏倒在路边小巷,被好心的寡居婆婆带回了家。

    又是三年,梁朝来了一位名冠天下的舞姬,姿色绝美,才华一流,乃当时少有的才与美貌并存的女子。

    经历了风霜与大漠荒烟的厉害,被战场的兵荒马乱磨砺成了一位铁血战神,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正是因为他,梁朝取代了秦国成为了第一大国,四国朝贡。

    这位叫做残月的舞姬,后来被当朝宰相进贡给了老皇帝,残月身材曼妙,能歌善舞,顷刻间便将后宫三千佳丽都比了下去。

    老皇帝英明一世,临到了,却糊涂了一把,他被舞姬迷得七魂六窍都没了踪影。

    春宵苦短日高早,从此君王不早朝——

    谁也没有想到,一名小小的舞姬会有那么大的能力,翻云覆雨将皇帝与朝政玩弄于鼓掌之中,她只用了三年,便将皇帝变为了一名昏庸无道的暴君,斩杀良臣,大肆修建行宫。

    厉寒从没想到再见到秦月时,是在皇后册封大典上,他从关外赶来,却只看到她姿态端庄,一袭拖尾正红金丝凤袍。见到他时,眼风冷厉的轻轻一扫,而后眼帘微阖,轻蔑的从他身前走过,一路迈上九九八十一个台阶,走到了那至高无上,万人之下的凤位。

    他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她变了,他又何尝不是?

    在救命之恩和国家大义之间,他选择了后者,那时候,不是已经知道结局了吗?

    分道扬镳,亦或阴阳相隔——

    她来报复了,他知道。

    可是他什么都没做,他太累了,日日夜夜沉浸在思念她的梦里,又一遍遍在她满身是血的质问声中惊醒。

    被以造反为名抓入天牢之时,他没有为自己说一句辩白,他的下属们急的几乎白了头发,他却干脆果断的和他们划清了距离,承认自己与敌国通信,意图谋反。

    皇帝念他曾经立下的汗马功劳,特允诺他不必在百姓眼前毫无尊严的死去,而是赐了他一杯鸠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