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第501章 来自深海的鲛人(十二)

    他拿出手机,向没有备注的号码发了一条短讯。

    【哥,你的魅力好大,我都嫉妒了怎么办。】

    久久没有答复,他也习惯了,其实今天如果不是为了他,事务忙碌的顾流深根本不会出现在余音绕梁的歌友会,作为神秘嘉宾出场。

    现在,习惯早睡的他,应该真的睡着了吧?

    -

    然而,顾思凡认为已经睡着的某人,正穿着一身灰格子睡衣,戴着眼罩,躺在深蓝色的柔软大床上,身体放松,耳中插着耳麦,单曲循环。

    屏幕上正是那首今晚他与那个不知真正姓名为何的小迷妹合唱的百年身,曲风婉转清幽,禅音袅袅,悠远的钟声将他拉进了睡梦。

    在梦里,一身藕粉荷花裙的娇俏少女看不清面容,但他依稀知道,她在冲他笑。他向她走去,脚下的石子小路却仿佛永远到达不到终点。他一直走,她就站在远处对他笑的一脸甜美,他脚步加快,她身体却像被什么拉扯住,迅速朝后拽去。

    他疾步向前,开始加速奔跑,他走过一个春走过一个夏,经过一个落满枯叶的秋,看到了立在冰天雪地之中的她。

    她一身单薄的素衣,脸上没了笑,从下巴处滑落的泪珠啪嗒啪嗒,落入脚下的雪中,融化了一滩水。

    四周是空旷浩荡的,一望无际的雪白,如刀锋似得冷风肆虐着他的心脏,被伤的千疮百孔,他却不肯停顿,一步一步,咬着牙来到了她的面前。

    她在哭,无声的落泪,那一颗颗泪仿佛砸在他的心尖之上。

    他开口的第一句便是:“你是谁?”

    她至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哭着摇头,双脚一步步后退。

    他紧追不舍,“你究竟是谁?我为什么看不清你的脸!”

    她开口了,“你还不明白吗?还不明白……”一句句的重复,低声细语的呢喃很快消失在风里,他不过一晃神的功夫,眼前只剩下了白茫茫一片。

    他快步上前,低头,那个女子站过的地方,是被雪浸染了的殷红斑驳的血迹!

    顾流深倏地睁眼,一把扯下眼罩,坐起身。

    外头天光已然大亮,带着凉意的阳光从透明巨大的落地窗外投射进来,在他身上映下一片斑驳的碎影。

    睡衣的前两颗纽扣不知何时已经揉开了,露出苍白消瘦的锁骨,身下被什么硌到,他伸进被子里摸索片刻,从里头捞出一支手机,按了按电源,已经电量不足,自动关机了。

    耳机线好好的插在上面,想到昨晚的梦,他清润的眼珠低垂,摸了摸犹带着体温的手机,这个梦,究竟是有寓意,亦或者,单纯只是他自己的潜意识里的想象?

    梦里最后那片触目惊心的殷红血迹,与四周雪白干净的色彩一样,刺的他眼晕。

    -

    今天是苏葵答应要给顾思凡回复的日子,其实她心里早已经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打入余音绕梁内部,只是没想到会如此简单,简单洗漱后,她重新开启电脑,早上八点,顾思凡并不在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