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7.第437章 胭脂铺的青狐妖(番外一)

    苏葵回来的第二年春,初雪消融,万物开始复苏。

    近日,她总觉得非尘有事情瞒她,却又说不出究竟是何事。

    现如今她偶尔也会做些胭脂,铺子隔三差五开张,每次刚刚推出的胭脂,也很快被城内外各个爱美的女子,闻风而至,抢购一空。

    昨日里听闻前年状元沈鸿轩沉迷一位唤作素荷的女子,整日流连她的居所,冷落静安公主已有多时。

    更甚者,他被人秘密弹劾,意图谋反,静安公主请旨与他和离的第二日,不知怎的,被人发现溺死在花园内的池塘里,等发现时,如花似玉般的人儿早被水泡的肿胀不堪。

    沈鸿轩入狱,被禁卫军在书房发现数封言语诡异的密信,谋反罪名落实,不日便要推出午门斩首示众。

    待查出谋害静安公主的是驸马爷养在外头的妾室,派人去缉拿时,才发现这位容貌绝美的女子,早已先一步自缢。

    红颜薄命,一时间京城里出了三条命,令人扼腕。

    苏葵得到消息时,事情已然发生了许多天。她窝在软塌里抱着书在看,闻言只是轻声叹息,并不多言。

    路都是自己走的,若清荷她放不下心里的仇恨,宁愿选择牺牲自己,亦要拉仇人下地狱,她无话可说。

    只是,到底是可惜了——

    -

    三月天气,乍暖还寒。

    苏葵懒洋洋窝在书房内,整日不愿出门。今日外头是难得的好天气,春光明媚,非尘笑得满脸神秘,走过来轻轻拿开她手中的书卷,将她拉起。

    “给你看样东西,跟我走。”

    苏葵挑眉,“什么呀?这么神秘?”她倏地凑近他,揽着他脖子笑靥如花,“不能透露么?”

    非尘抿唇笑着摇头,“说出来,还叫什么惊喜?跟我来。”

    宅子里的后花园内,有一片早春樱树,粉白相间的花瓣郁郁簇蔟挤满枝头,风在枝头轻柔吹过,带下一片片粉白花瓣,在空中打着旋儿缓缓落地。

    隔好远便看到远处洋洋洒洒在空中飘扬的樱花,仿佛下雪一般。

    苏葵看了非尘一眼,却见他温和的眸子也在望着她,似乎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她回头,总能在茫茫人群中,捕捉到他饱含深情的目光。

    双眼被一条丝带蒙上,苍白的指节轻轻摩擦下她的侧脸,失去了视觉,听觉便异常清晰起来。

    她听到非尘在耳边轻声嘱咐,“不准摘下来,小心,我牵着你走。“

    苏葵悄悄弯起了唇,手指挠了挠他的掌心,“好。”

    有他在,便是前方是万丈深渊,她亦敢眉头不皱,一脚踏出去。

    非尘牵着她的手,极其缓慢的,清朗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响,提醒她,脚下小心,该转弯儿了。

    面颊旁边有微风拂过,鼻息间是熟悉的药香混合了樱花的气味,额前的碎发被风吹起,留下痒痒的触觉。

    “好了,我们到了。”

    苏葵突然心跳加速,不由自主紧张起来,“是什么啊……”

    “嘘——”

    脑后有双手探过,轻柔的解开遮挡了她视线的丝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