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第404章 胭脂铺的青狐妖(九)

    青丘没人派来收殓,她自知,一旦被逐出青丘的狐仙,便是过得再凄凉落魄,也不会有人问津。

    那夜下了瓢泼大雨,青月提着的灯笼早被雨水打湿,衣裙紧紧贴在身上,冰凉的雨水顺着她披散的黑发流到脸上,打的她睁不开眼。

    她疯了似得破门而出,一路不知摔了几跤,手臂上全是乌青,终于在夜幕彻底黑沉下来之前,赶到了遍地尸骨的乱葬岗。

    凄凉的晚风在四下空旷的田野上打转,枯死的枝干之上,黑色乌鸦不祥的叫着,那些已经腐烂了的尸体,被惊雷一照,露出惨白的骨头。

    骇人至极——

    即便活了几百年,她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

    当时腿软的几乎走不动路,她跪在地上,拼命向前攀爬,不顾恶臭、恐惧,翻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乱葬岗的尸体太多了,那场雨下了多久,她便找了多久,衣裙早已被不知名的东西沾染的脏污不堪,发丝凌乱的像个疯子,枝头乌鸦“啊、啊——”的叫了一夜,天光破晓时,她终于找到了灵箬。

    青月喜极而泣。

    随后身体彻底僵硬住,她颤抖着掀开她身上裹着的破烂席子,灵箬苍白的小脸上带着痛苦,雨后放晴的天空却映不进她的眼睛,她是睁着眼睛去的,肚子鼓的老大。

    她到死,也没有等到心爱男人的回头。

    甚至连满心期望的孩子,也随她一起去了。

    她趴在她已经僵硬冰冷多时的尸体上嚎啕大哭,凄厉的呜咽传出几里。

    偶尔几个不得不从此路过的游人,也被她凄惨绝望,宛若女鬼的模样吓得落荒而逃。

    后来,青月将灵箬的尸体火化,带着她的骨灰千里迢迢赶到青丘山下,跪在那里三天三夜不得其入。

    她后悔极了,若是当初她狠心一点,在灵箬求她的时候没有放她走,也许今时今日,灵箬还是高高在上的狐仙,受尽族中长老们的喜爱。

    便也没有了如今惨死的下场,受尽凡尘困扰。

    -

    苏葵后来知道青月献出灵魂换来的唯一心愿,便是让灵箬不再重蹈覆辙,为情|爱所累。

    如此清新脱俗的心愿,在她以往的经历中,可以说是见所未见。

    青月没有要求苏葵弄死云非墨,为灵箬报仇,而是她心里清楚,一切不过是灵箬心甘情愿的飞蛾扑火,人间男子都是如此,是她自己看不真切。

    怨不得旁人。

    再来一世,她只愿灵箬能够好好的,不再遇到那个毁了她一生的男人。

    至于其他,都随它去——

    眼见灵箬的一百岁生辰即将到来,剧情也将拉开帷幕,苏葵便满心怅然。

    窗外的雨依旧在丝丝的下,她怔怔盯着对面儿一家立于花巷的老宅子门前,那两只褪色严重,被风吹的乱转的红灯笼发呆。

    日子过得太久,她人便也懒倦了下来,不过看了一会儿,便哈欠打个不停,眼皮沉重的快要睁不开。

    于是,她干脆顺从自己的心意,晃悠悠的趿拉着绣鞋,再次晃回了那张刚离开不久,犹带余温的拔步床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