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第399章 胭脂铺的青狐妖(四)

    惨白的月光下,枯死的枝干上黑色的乌鸦十分诡异的叫唤。

    “啊——啊——”

    一阵冷风吹过去,黑色乌鸦拍打着翅膀,口中叫着飞走了。

    马车的车轮轱辘声从远处传来,清荷睁着无神的双眼,直愣愣的没有焦距。

    那辆马车在她身旁停下,一双在月色下白的扎眼的小手轻轻撩开马车帘子,马夫恭敬的垂眼伸手,将车上的人扶下。

    首先落入她眼中的,便是一双蹬着素色绣鞋,脚面青筋透明的脚。她怔怔的看着这双脚,迟疑着抬起双眼。

    那是一个长相极美的女子,在月下美的不真实。青色的长裙,外头裹着件鸦青色刺绣披风,媚眼如丝,红唇丰润。此刻,她正噙着笑低头看她,许久,才徐徐出声,“这是怎么了?怎在这儿待着?”

    她的声音也好听,是清荷听过最好听的嗓子了。轻轻涟涟,仿佛水般能流到人心底去。偏偏那说话的语调,一波三折,似带着撩人的小勾子,慢悠悠的,能让人身子酥了一半。

    清荷又想起夫君迎娶公主那日,那个没有露面的静安公主,会有眼前的女子美吗?

    随后,清荷又断然摇头,不知怎的,她就是觉得,即便是千娇万宠的静安公主,在一身素布衣裙,粉黛未施的女子跟前,也是极不过半分的。

    女子的气质很复杂,柔中带仙、仙中又糅杂着媚,偏偏那双极美的桃花眼低澄澈如水,素色衣衫裹住玲珑有致的身体,衬的整个人纤尘不染。

    见她不回答,女子轻轻蹙起了柳眉,那眉宇间的愁绪,真不知会惹得多少男人心碎。

    “怎么?不会说话?”

    清荷晃过神来,面上带了点儿难堪的潮红,讷讷道:“我、我没有家……”

    只怕是个女子,在她面前,都会自惭形秽的抬不起头吧,更何况是她?

    “啧,可怜见的,居然无家可归么?”女子眉头皱的更紧,眼中露出怜悯,她点着红唇思索了半刻,突然一抚手掌,“这样好了,你既无处可去,可愿随我走?这天寒露重的,也不知何时会下雨,你一介女子,断不好让你一人流连在外,连片瓦砾遮雨都没有。”

    清荷瞪着双眼,似乎不是太明白女子的话,喃喃着重复一遍又一遍,“跟、跟你走?跟你走……”

    女子笑了,清丽的容颜比天上的月光还皎洁,“是了,跟我走,愿意么?”

    “我、我真的可以?”

    一只玉白的小手直接伸到了她的眼前,晃了晃,圆润的指甲干净可爱,她看了看自己指甲缝里常年洗不去的污垢,手掌干裂粗糙,颜色发黄,跟眼前白的快要发光的肌肤比,真真是一个是天上的明月,一个是地上的沙砾。

    她不敢伸手,女子却直接弯腰拉住了她的手,将她拽起来。

    “快些起来,地上凉,咱们女人啊,可要好好爱惜自己。”

    一句话拨动了她的心弦,她抬眸去看,女子已经先一步上了马车,正伸出手等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