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第397章 胭脂铺的青狐妖(二)

    她曾是去年秋闱科考榜首,沈鸿轩的夫人。沈鸿轩自幼穷苦,父母双亡,全靠唯一的祖母照顾。后来,她嫁入家贫如洗的沈家,成为沈家媳妇儿。虽面貌丑陋,快到二十都未嫁娶,但她自认,在家孝顺祖母,伺候夫君。田里田外都由她一手操办,从不敢让一心读书的沈鸿轩操持半分。

    明明二十来岁如花的年纪,偏偏因为家里的重担,将她本就瘦弱的脊梁,压得更弯。

    可她每每看到夫君英俊的面庞,满腹诗文的才气,便觉得为之丢掉性命,也甘之如饴。

    她自知丑陋,从不敢抬头明目张胆的看着夫君。她知道夫君不喜欢她,只是碍于家里穷苦,没有女子愿意下嫁,而祖母年迈,家中无人操持,才勉强娶了她这个乡里向外出名的丑女。

    她有自知之明,但谁人没有女子心思,她也偷偷幻想过,也许她全心全意相待,定能得到夫君另眼看待。

    婚后第三年,沈鸿轩要赴京赶考了。

    她卖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包括父母唯一给她的陪嫁,一支成色极差的玉簪,勉强凑够十两纹银,供他花用。

    他拿到银两后后,没有说一声感谢,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欠奉。

    好像她为他奔波劳累,砸锅卖铁,全是理所当然。那时的她被情意冲昏了脑袋,想着也许不久后,心爱的男人便会官袍加身,苦尽甘来。

    便觉得心满意足。

    沈鸿轩离开的那日,是一个下着小雨的早上,细雨霏霏,她特地起了个大早,用了上好的细面,给他做了一些干粮,满心欢喜与不舍的送他到了村口。

    见他上了牛车,头也不回的奔向远方。

    那时的清荷还不知,这一去,是真的一去不回。

    祖母卧病在床,沈鸿轩在外科考,祖母阻止她向他报信,以免扰乱心智,误了考试。

    于是,祖孙俩相依为命,因家中值钱之物全被变卖,日子过得益发艰难。每逢县里放榜,清荷便巴巴跑去观望,每次见夫君步步高升,便觉得满心都是欢喜。

    街坊邻居都笑着打趣她,马上就要当上状元夫人咯。

    她只是轻笑不语,心中是为夫君满满的骄傲。

    那年严冬,青城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雪,尺厚的雪堵了青城与外界的路。

    祖母到底是没有撑过这个冬天,死前依旧紧紧抓住清荷的手,嘱咐她不要告诉沈鸿轩,让他一心一意考试,将来光耀门楣。

    她含泪答应,祖母死后,她在左邻右舍的帮衬下,强忍着孤独无依的慌乱,料理了祖母的后事。

    夜里,她孤零零的为祖母守灵,跪了三天三夜,后事结束,她大病一场。

    病因是寒气入体,膝盖骨肿的不能下路,自此落下病根,每逢夜里,膝盖骨里便针扎般的冷。

    父母不忍,劝她回去居住。

    她不肯,依旧每日到村口等待夫君的消息,日复一日。

    来年大雪终于消融,京城的消息送到青城,夫君果然不负所望,高中榜首,被圣上亲自封为状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