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第299章 长公主(八十)

    感觉到手下的脉搏在一点点变得平静,皮肤变得冰冷,南玄戈突然冷静了下来,忍着足以将他淹没的悲恸颤声道:“流鸢,你习惯了我的照顾,若是你一个人,会不会害怕?我去陪你好不好?”

    轻轻在怀里头双眸紧闭的人冰冷额头上印下一吻,“你没说,我就当你答应咯?”

    什么江山,什么皇帝!

    就算布局了十年又怎样?没有她的日子,他连一秒都活不下去!

    苏葵看着他缓缓取下她发间的簪子,将尖头对准他的心脏,只要稍稍用力,他便可以如他所愿的,去地府寻找她。

    苏葵惊骇的睁大眸子,口中大喊不要,却眼睁睁看着簪子没入他的胸膛,殷红的血液喷涌而出!

    “系统!让我回去!回到那具身体里,给我几句话的时间,你说话啊!”

    她焦急难耐,再也保持不了往日镇定自若的模样,冲着虚空十分不雅的大喊。

    “系统,我知道你在,你出来!”

    簪子又刺进去了几分,苏葵眼珠都红了,情绪却慢慢冷静下来。

    也不知瞳孔里的血色是不是倒映了他胸口的鲜红液体,狰狞的可怕。

    她缓缓勾起猩红的丰润唇瓣,目光没有焦距的落在虚空,“不出来是么?那我今日便实话实说,若他这次真的死了,以后的任务我不做也罢!至于你——”

    “便去寻找一位新宿主吧!”

    舌尖微露,流转间吐出的话冰冷如刀。

    沉寂了半晌的系统终于出声,“威胁系统的宿主将会受到责罚,你不想回到现实了么?不想再见到你的父母亲友么?”

    想,当然想——

    但眼下,却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

    “呵,我不想多说,决定在你,他若活不了,你就看着办吧!”

    苏葵的灵魂已经完全与景流鸢的身体脱离,此时此刻她浮在半空中,眸光复杂的看着南玄戈。

    他的胸口处还在流血,动作却似停滞了般,没有再向前半分。

    苏葵知道,系统已经向她妥协。

    果然,她只觉得脑袋一沉,随后耳畔响起机械冰凉的声音,“宿主是否确定要继续停滞在已经没有生命气息的身体里?要是宿主一意孤行,系统为了以示惩罚,将扣除本次任务所获得的所有积分与奖励,你确定么?”

    苏葵哪里还来得及关注这些,连忙点头确定,随后好像整个世界一暗,再醒来时,沉重的眼皮像是被胶水黏住了似得,动不了分毫。

    她再次感受到了那种足以将人融化的温度,感觉到面上湿濡一片,有几滴泪水落入唇角,她甚至能很清晰的感觉到泪水的闲腥味道。

    心中喟叹一声,南玄戈死死抱住怀中的女人,似乎只要他松手,这人身体也会化作一缕青烟飘散。

    怀中的人似乎动了动,沉浸在巨大悲恸中的南玄戈,直到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

    他垂头带着不敢置信的眸光低头,正撞上一双漆黑不带亮光的眸子。

    “流鸢?”

    苏葵眨了眨眼,他又叫了两句,“流鸢?流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