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第298章 长公主(七十九)

    她从此失去了自由,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彻底生活在了痛苦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三个月后,一个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女人在皇宫外被禁卫军拦住,后有幸得皇上召见,才知她居然就是蒋雨柔陪嫁到北漠的宫女之一。

    其它宫女全被折磨的疯的疯,死的死,唯独她侥幸逃脱,一路风餐露宿,跋涉了近一个月才堪堪摸到南秦国的地界。

    皇上听后大怒,得知南秦的郡主居然被北漠如此虐待,气得立即下令,发兵攻打北漠。

    此次,不把北漠的地界踏平,他便不叫南玄戈!

    –

    南玄戈当时说给苏葵听的时候,苏葵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提示的任务完成的机械音,当即心内一松,将近十年的布局,任务总算完成了。

    心里一旦松懈下来,顿时无数倦意便涌入了大脑,她无力的撑着眸子,听着只有她一个人能听到的话。

    “叮——恭喜宿主完成长公主的愿望,此次任务圆满完成。”

    “友情提示:这具身体的生命特征正在急速流逝,请宿主做好脱离这具身体的准备!”

    静静听完,苏葵只觉胸口一空,她能感受的到,有什么东西正从她体内争先恐后的涌出,消失在空气里。

    南玄戈正兀自说的兴起,“流鸢,待这次北漠平定,我便带你南巡看山看水,你想去的地方我都陪你,好不好?”

    他尾音柔和,眸光带着爱意垂头去看她的反应,当视线触及到她面色的一刹那,脸上血色登时褪的一干二净。

    止不住的慌乱涌上心头,南玄戈抖着大掌轻轻抚上她的脸,指尖刚碰到,便受了惊似得挪开。

    “流、流鸢……你别吓我,睁开眼睛,跟我说句话……嗯?”

    “流鸢?流鸢!你是不是又睡着了?”

    感觉到身体被人抱紧怀里,胸膛宽厚,温度炽热,正是她爱极了的怀抱。

    此时,苏葵意识尚存,身体却动不了分毫,躺在那里身体僵硬的像死了般,任凭她怎么努力,都无法挣开桎梏。

    恍恍惚惚间,她的灵魂似乎正被什么不知名的东西,一点点挤出景流鸢的身体。她眼睁睁看到南玄戈眼眶发红,滚烫的泪液一滴滴灼烧着她的灵魂,令她也跟着心尖儿发颤,难受到几乎窒息。

    “流鸢,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醒醒!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和我说说话……”

    “流鸢,别睡啦,我真的害怕了……”

    “流鸢,你不是说从未出过皇宫,等有机会一定要去外头看一看么?你醒过来,我便带你去看,谁耍赖谁是小狗!”

    “流鸢,你想要我做的我都帮你做到啦,可是你怎能这样?把我推上一个至高无上的位子,然后残忍的丢下我一个人离去么?”

    “流鸢,没有你的日子,我真的活不下去……”

    “流鸢……”

    有水珠砸进了她的眼睛,可是身为灵魂的她根本没有眼泪,眸中划过不舍,她十分想在最后抱他,安慰他,却最终什么都做不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