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第269章 长公主(五十)

    席下众人只恨不得自己眼瞎耳聋了才好,皇家秘闻,不是谁都有命听有命看的!

    柔贵妃还想再说什么,已经有贴身宫女迅速小跑过来搀扶起她,隔着布料捏了捏她的胳膊,示意她莫要多言,否则,下场肯定不会好过。

    这回儿,她的理智终于也后知后觉回笼了,都怪她争宠之心太过迫切,又想为自己儿子谋一位背景强大的王妃支持,没成想,一时嘴快,竟把皇上心里最不愿人谈论的事情抖落了出来。

    她这算是,在同一件事儿上,栽了两次——

    第一次,让她失尽圣宠。第二次,不知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思及此,消瘦单薄的身子不由打了个冷颤,软着腿被宫女扶下去了。

    她的母族大哥亦在朝中为官,但自从父亲去世以后,朝中势力便每况愈下,也难怪皇上敢当众给她难堪,不过是因为她再也没有足够的势力背景支撑她的任性妄为,皇帝终于不再容忍她了罢了。

    眼前闹剧南玄戈一直冷眼旁观,心中毫无情绪起伏,只觉得可笑。

    德贵妃松了口气,保养得宜的玉手轻轻拍着皇帝的胸膛,小声安抚道:“皇上,今日可是您的寿诞,快消消气,下头还有许多双眼睛看着您呢,您可得打起精神来啊——”决口不提罪魁祸首柔贵妃。

    她的善解人意令皇帝非常满意,顺着德贵妃的手抿了口热茶,皇帝气息总算稳了点,他用略有些疲惫的声音问南玄戈,“小九,你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尽可与父皇说说,父皇恕你无罪便是!”

    此时此刻,当着无数臣子宗妇们的面,他突然就想听听,南玄戈对他,到底是什么看法。

    无数视线刹那间全部汇聚到了南玄戈的身上,他的一举一动都有人死死盯着。苏葵轻轻靠到椅背上,手无力地抚上心口的位置,那里,许久未曾真正意义上跳动的情感,如今,正一点一点,慢慢苏醒。

    视线如鹰,桀骜不驯,南玄戈缓缓启唇,周身气势顿时大变,“父皇,儿臣想从军——”

    “什么?从军?”有一瞬间,永禄皇帝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你想从军?为何?”

    他终是按捺住内心的惊异,不顾旁人的目光,只想静静听这个他亏欠了太多的儿子说完心里话。

    德贵妃的眼神也有了明显的变化,她的神色从震惊到好奇,一点点过渡。

    “儿臣虽在宫中,但远在潼关的消息却从未漏过,北漠铁骑凶狠残忍,祸害我南秦百姓无数,让多少人无家可归,让多少女子没了丈夫失了依靠,让多少孩子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国难当头,身为皇子,正该以身作则!怎能沉迷男女之情,贪图安乐?我自十岁学习武艺,钻研兵法,就是为了当有敌来犯,亲手击退那些凶残蛮夷,还我南秦百姓一个公道!”

    一番话说得掷地有声、铿锵有力,苏葵眯着眼睛细细听,缓缓笑开了。

    心底,终于有了答案。

    只是,这个答案,多少让人有点儿哭笑不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