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第260章 长公主(四十一)

    苏葵本来正在一口一口轻抿着茶水,听到这么惊世骇俗的一番话,登时水卡在喉咙里,咳的上气不接下气。

    一直悄无声息关注苏葵的南玄戈见了,本还在与人攀谈,这会拔腿就朝苏葵这边走,玄色蟒袍衣角随着行动猎猎生风。

    “怎么这么不小心,没事儿吧?”眉头隆起一座小山,走过来的南玄戈一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一边担忧地问道。

    见她咳的小脸憋得通红,不由心疼。

    他凤眸阴鸷地扫过着鹅黄纱裙的少女,眼中不带一丝感情,冰冷地吓人。

    少女被他吓得不禁缩了缩脖子,正懊恼自己没出息,竟就这样被吓到时,南玄戈已经移开了视线,沉声问红莲,“你说,怎么回事!”

    红莲脸色别扭,重新给苏葵倒了杯热茶,让她顺顺气,边把方才听到的一番惊世骇俗的话语说给南玄戈听。

    冷着脸听完,南玄戈神色略有些怪异的看了眼垂首立在不远处的少女,“嗤”的一声笑了,语气越发淡漠暗含讽刺,“倒是不知道,这是谁教给你的规矩,平等?要不要本殿为你找个太医把把脉,看看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南玄戈这人从小嘴巴就阴损得要命,以前是对苏葵,现在是对外人。别看他平时总是板着个脸,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他要是张口,准把人气的半死。

    比如现在——

    “你……”少女被他一番毫不客气的话损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时语塞,小脸像个调色盘似得,别提有多喜感了。

    苏葵咳了一阵,又抿了口热茶,喉咙总算舒服了些。此时,她也不说话,大而上挑的桃花眼笑的眯起,懒洋洋的半靠在南玄戈身上看她怎么接话。

    两人都没把眼前的少女当一回事,事实上,南玄戈此时全部心神都集中在了苏葵依靠他的部位,只觉得衣服布料底下的皮肤热的吓人,伴随着一股子酥酥麻麻的感觉袭遍全身。

    无与伦比的满足将他包围,哪儿还有闲情雅致去逗弄个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野丫头。

    少女却不肯罢休,一跺脚,脸涨得通红,努力像为自己撑个气势出来,“你怎能如此对待女子,太没有教养了!你、你这种人,活该找不到心爱的人!”

    南玄戈本正轻柔的抚摸着苏葵的额发,神色温和的看着闲闲散散看热闹的狡黠模样,此时,听到少女的后半句话,蓦地脸色一沉,眼珠子登时变得血红,他咬着牙,一字一句再次问道:“你说什么?可敢再给本殿重复一遍?”浑身的柔和气质瞬间流失了个干净,只余浓浓的杀意萦绕在他周围。

    苏葵脸色也不好看起来,她眯起眼,收起玩味的笑,淡色的唇瓣抿了起来,“他是本宫教导长大的,你说他没有教养,本宫可否认为,你在指桑骂槐?嗯?”最后一个字儿尾音拖得长长的,即使距苏葵还有十步之遥的少女也清晰的感觉到她散发的危险气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