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第256章 长公主(三十七)

    她向来是个有主意的,睡着了,红莲她们也不敢打扰,生怕惹她生气。

    不过南玄戈倒挺想让她生气的,现在她的情绪总是淡淡的,似乎什么事情都在她心里激不起半点波澜。苏葵有起床气,若是没睡好,头脑昏昏沉沉地肯定要拿旁人撒气。那时候她总半阖着好像睁不开的双眼睁的圆圆地,一直苍白的小脸也因为气愤带了点粉色,不再显得那么死气沉沉。

    南玄戈尤其爱她没睡醒时,无意识吐出的话,不论什么都好,那嗓音软软糯糯的,特别爱娇怜人。

    眼见她又要睡过去,南玄戈无奈了,他用檀木梳子一下下给她通头发,通了一百下后,一头青丝真的彷如绸缎般,从上到下,不用使力,梳子便能自动滑落下来。

    他着迷地透过水银镜看了会儿苏葵的睡颜,安静祥和。

    半晌,他才清了清喉咙,微微探身,从后头以拥抱的姿势微微探身过去,修长带着薄茧的手指一一划过妆匣子内摆放的玉饰,问她,“流鸢,今日你想戴哪套?”

    好一会儿没有回应,南玄戈长长叹了口气,不得不继续道:“流鸢,醒醒,不能睡啦。”

    “嗯?我没睡……”苏葵迷迷糊糊睁眼,还不忘反驳一句。

    南玄戈现在搁她面前完全没有思考能力,一般都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就差把她捧在头顶当祖宗供着了。

    听着她娇娇软软的声音,心头一热,口中连连附和,“是是是,你没睡!”又把妆匣捧到她眼前,语带笑意道:“快,看看,喜欢哪套首饰?今日我们梳纯元髻好不好?”

    苏葵困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却还要耐心应付南玄戈的满腔热情,淡色的唇畔挂着无奈的笑,“玄戈啊,你一个男子,整日摆弄这些女子的妆发做什么?莫非以后还想给你的王妃梳髻挽发,描眉画黛么?”

    她并没有被这个世界同化,认为在古代男子会梳髻是不对的。只是南玄戈身为皇子,将来是要成就大业的人。苏葵可不想他在这些蝇头小事上花费太多心思。

    这番话一出,南玄戈本还挂着的满脸笑意顿时消失无踪,薄唇一抿,周身便升腾起一股戾气来。

    苏葵许久未听到回应,南玄戈站她背后跟个冰雕似得,就算她现在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了。回头扬起眉,眸光关切,问道:“怎么了?”

    没成想南玄戈没头没脑来了一句,“不会有王妃!”说罢,重新拾起梳子给她挽发,不时捡起一支簪子在苏葵柔软乌黑的发间比划。

    苏葵怔了一下,好一会儿没想清楚他这句没来由的话是什么意思,过了半刻,南玄戈动作娴熟地将纯元髻梳好,她迟钝的大脑才一下子清明起来,恍然又不可置信道:“你……是说、你不娶妻?”

    这怎么可能!他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在古代,尤其是皇家男子,怎么可能不娶妻?便是再清心寡欲的人,也有一个正妃两个侧妃并几房夫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