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第238章 长公主(十九)

    他要去看看他那个十年未曾见过的便宜儿子,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打动一向冷心冷肺肆无忌惮的景流鸢对他用心至此。

    侧殿里室内,宫女太监们本还在奔走忙碌,见皇帝进来,一下子跪倒了一大片,齐呼万岁。

    永禄皇帝随意摆了摆手,老太医正微微颤颤的在给南玄戈把脉,他板着脸走近了些,眯眼看了一会儿,才不冷不热道:“这就是朕的那个九皇子?”

    老太医在太医院当值了大半辈子,知道不少宫内不为人知的隐蔽秘密,但他能平安活到如今这个岁数,自然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于是,他只是把腰弯的更低了,两手交叠放于地面,额头触地,一言不发。

    好在皇帝并不想要谁的回答,他忽然弯身伸手在南玄戈长了血痂的脸颊上点了点,冷笑着说,“怎么跟如妃一点也不像?不过谁叫流鸢喜欢,那便留着吧——”

    说完丢下一句“好好照顾公主,”便甩袖离去。

    能在宫中存活下来的,都不是笨的。是以都很清楚的听到皇帝话语中的冷然与嫌恶。

    心中均不由叹息,九皇子,只怕未来道路不会太过顺利啊——

    还没亲眼见过父亲一面,便已被父亲嫌恶至此。并且,他的父亲还不是一般人,那是九五之尊的皇帝!

    宫人们正怅然间,老太医抖着手爬起来摇摇头,叹息一声,刚探过头,顿时惊讶,“九皇子?!您何时醒的!”

    原来不知何时,床上本双眼紧闭的少年居然睁开了眸子,漆黑幽深的凤眸如深渊般望不到底,内里破涛汹涌的情绪在迅速翻滚,却丝毫没有外泄。

    听到老太医的问话,他眸中闪过血色的冷光,眨眨眼,又恢复到了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满脸通红双眼涣散的盯着老太医看,似乎还未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九皇子您……”老太医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老了,看错了。刚刚一晃而逝的冰冷眼神,明显不属于这个年纪啊。

    可南玄戈是打定了主意不回答,只迷迷糊糊一会儿喊痛,一会儿喊冷的,旁人无奈,只得顺势揭过这一幕。

    -

    长乐宫的长公主寒冬腊月坠入冰窟,大病初愈又跑出去,不经允许便自作主张带回了囚禁于掖庭的九皇子,还为了他跟皇帝大闹了一番,据说连最宝贝的脸都毁了。

    皇帝走后,长公主便再次大病不起,每天进进出出的药材源源不断,长乐宫中飘出的苦味能顺着寒风带到十里外去。

    有人说,这回长公主只怕撑不过这个冬天。亦有人说,长公主只怕是失了皇帝的宠,悲伤之下得了心疾。

    当然,无论是哪一种说法,均化为一句:长公主不行了!

    在宫中,真心对景流鸢好的屈指可数,除了红莲每日以泪洗面,两眼红肿外。其它受过景流鸢欺压的人,或者恨她分走皇帝宠爱的人,都纷纷拍手叫好。

    只怕若是景流鸢此刻死了,她们还会大摆宴席庆祝终于脱离苦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