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第229章 长公主(十)

    他犹豫着要不要睁开眼看一下,但心中又觉得这样的做法会显得自己多么想要她留下来似得。于是,面色苍白的少年脸上便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表情,隐隐带着挣扎。

    突然,一只冰凉的小手摸上他的额头,凉凉的感觉令他高烧中的身体尤为舒服,忍不住向那个散发着凉意的地方凑近几分。

    “怎么?很难受么?”依旧是那样清冷的女声,此时听在南玄戈耳中却似乎带了点安慰的意味,“再忍一下吧,过会等人来了,我便带你出去,以后有我在,再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好听的声音如潺潺溪水缓缓流入人心,只觉得心旷神怡,想一直沉浸下去。

    却在听到她后面的话后猛地睁开双眼,小小的少年眼中闪过掩饰不了的错愕,“你、你说什么?!出、出去?”

    “嗤——”

    苏葵不由弯了弯眉眼,“怎么?很不可置信?我记得你救我的地方是位于御花园内吧?不知身在掖庭自由受到限制的你,又是怎么出去的呢?”

    南玄戈刚刚暖起来的心脏瞬间冷了下去,吃力地扯掉苏葵的小手甩开,“别碰我!你真让我恶心!怎么,你若想告发我尽管去啊,在这里扮什么好人?!”

    他扭过头,眼眶忍不住一阵阵发热,就差一点,差一点——

    他就以为,这人真的是来救他脱离这个牢笼的……

    苏葵的手被甩到床柱上,发出砰的一声响动,立时钻心的痛意便袭了上来,细白的手背上被刺棱棱的柱子划出一道口子,鲜血瞬间涌了出来。

    听到响声,南玄戈回头便看到刺目的鲜血染红了苏葵的手背,雪白的肌肤、鲜红的血液,混在一起刺眼至极。

    他喉结上下动了动,眸子闪过一抹愧疚,口中却冷嘲热讽道:“活该!谁叫你离我那么近,你早该离我远点儿的!”

    苏葵也不恼,随意收回手扯着床幔擦了擦,顾盼惺忪的桃花眼似乎永远带着一层看不透的雾气,懒懒散散的立在不远处望着他,“南玄戈,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人都对你抱有恶意,你不该因为以前所遭受的,便去怀疑以后人生道路上所遇到的人全部另有企图。你记住,这样是不公平的!不是对别人的不公,而是对你自己!人生已是如此艰难,你为何还要如了那些歹人的意,将自己全身裹在刺里,去刺痛那些试图对你释放善意的人?”

    她一边说一边按压着血流不止的伤口,语气平静无波,“我先出去,你自己好好思考一下我说的对不对!”而后她在转身步出内室之前,又徐徐留下一句,“另外,你更该认真思考的是,你身上有什么是我要觊觎的!别忙着发火,人生在世,总要有点价值的,若没有价值,那便等同于废人,毫无用处可言!你还年轻,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说完,她裹着火红斗篷的身影便彻底消失在视线之外。

    没办法,苏葵这人就是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