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第226章 长公主(七)

    还好,接下来太监的话令她稍稍放下心来,却在听到他后面的话后,又迅速高高提起。

    因为那太监说,“九皇子前几日因落入结了冰的湖内,染上了风寒,回来便病倒了,到今日……只怕已是不行了啊——”说着竟然以袖遮脸呜呜哭了起来,对南玄戈是因救景流鸢而下水只字未提。

    倒是个人精,只可惜精的太过,便惹人厌烦了。

    看来,南玄戈真的快要病的不行了,苏葵眼神寒冷,一脚便踹上了那太监的肩膀,“好你个狗奴才,在这里与我虚与委蛇半天,竟是半个关于九皇子的病情也未透露,原来你们这些奴才私下里就是这样苛待皇子皇孙的?今日我算是知道了!待我回去禀报父皇,定要了你们的狗命!”

    “哎呦……”太监被踢得在雪地了打了个滚,听到苏葵字字含冰的话,吓得腿脚立即软了下去,一股尿意便涌了上来,“公主饶命啊,公主!奴才冤枉啊,奴才只是怕九皇子把病气过给了您,这才隐瞒不报的。奴才对皇上对公主忠心耿耿,绝无半点不敬之意啊,还请公主明察!”

    这该死的太监!

    果然在这宫中最可怕的不是那高高在上的皇帝,而是这些躲在阴暗角落里蠢蠢欲动的小人物。你若是受宠时,他们便趋之若鹜的讨好。你若是失宠,那便成了他们私底下磋磨发泄的对象。

    不用想,苏葵也知道南玄戈的病情,肯定有一半儿是因为这些掖庭宫的太监所耽误的。

    “璎珞!在这宫中对待欺上瞒下的奴才是个什么处罚?”苏葵垂眸掩住瞳孔内的冷血,把玩着皓腕上的玉镯幽幽道。

    璎珞心一颤,连忙躬身低声道:“处以死刑!对主子心存异心的,便毫无用处了!”

    “那本宫便成全了他,璎珞,动手!”

    “是——”璎珞眼神寒了寒,她知道,这是公主给她的第一个考验,无论如何,都要做到!

    那太监猛地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望着苏葵,半晌眼泪一把泪一把的向后退去,“公主饶命啊公主,奴才、奴才不敢了,还请公主饶了奴才一条小命吧!奴才这便带公主去九皇子的住所!”

    眯了眯眼,苏葵没有出声。

    没得到命令的璎珞,脚步丝毫不带停顿,取下发间的簪子便要向那太监脖颈刺去,在这当口,清冷如皎皎明月的声音悠悠响起,“璎珞,住手。”

    璎珞适时罢手,簪子在距离那太监脖颈不足一毫的地方停住。

    她手微微颤抖着收回簪子,冷声道:“还不前面带路!再耍花样,不必公主下令,我便亲手解决了你!”

    “是、是,公主,请跟奴才来……”太监挣扎着爬起来,匆匆在前面带路,像有恶魔在身后追赶,在他摔倒的地方,一滩可疑的黄色水渍正缓缓蔓延……

    南玄戈居住的地方距离掖庭宫不算太远,只绕过了几座同样荒芜凋零的宫殿,便到了南玄戈的住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