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第223章 长公主(四)

    宫女璎珞小心翼翼的跟在苏葵后面给她撑伞,自己大半个身子已经被雪打湿。眼看越行越偏僻,石子小路很快走到了尽头。

    她不由小声问道:“公主,您是要去哪儿啊?”这已经没路了,最后一句她没敢说出来,只因景流鸢平生最恨别人插手她的事情,多问一句碰上她心情不好可能就是掉脑袋的大事。

    所以,即便这几日来苏葵的形象在宫人们眼中改观了不少。但私下里宫人们都认为,这只是景流鸢身体不适无力闹事罢了,等她身体好了,定会故态复萌。

    苏葵淡淡的看了璎珞一眼,圆圆的脸蛋看上去非常显小,徐徐道:“本宫去哪儿难道还要向你汇报不成?”

    “奴婢不敢!”苏葵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璎珞却吓得立马跪倒在地,可见平日里景流鸢多么恶名昭彰,“奴、奴婢不敢,请公主殿下赎罪!饶了奴婢一命吧……公主……“

    苏葵眼看着她说着说着眼泪便啪嗒啪嗒的掉下来,小小的身子跪在雪窝里,可怜巴巴的,无奈了。

    她真的什么也没做啊!

    好吧……她忘了此刻她的身体就是景流鸢的身体。

    “闭嘴!吵死了!”苏葵沉下来脸冷声喝道,身子虽然娇小消瘦,却自有一番强大的气势在。

    “公……公主……”璎珞吓得立马抖的像鹌鹑一样,死死捂住嘴巴不敢说话了。

    冰凉的雪花砸在脸上,冷的苏葵一个激灵。她的身体本来就孱弱不已,只怕再在外头逗留一会儿,回去肯定要发起高热。

    而她好不容易能够出门,定然是不肯就此两袖空空的回去。

    她出来的目的还没有达成,甚至连那人的一面都没见到。

    “咳咳……”喉咙一阵发痒,她掩唇咳嗽两声,弯腰捡起丢在雪地上绘着牡丹花的油纸伞,冷声道:“怎么?还不起来?莫非你想在这里跪到死不成?!”

    “公主?”璎珞猛地抬眸,眼神泛着泪意,公主这是不打算责罚她了?

    她连忙手脚并用的爬起来,颤抖着声音道:“多谢公主,多谢公主……”

    “嗤——”

    苏葵冷哼一声,将景流鸢恶霸的形象演绎了十成十。

    景流鸢的身份很好用,这样的性格刚好能够为她挡掉不少麻烦。更何况,她这样胸大无脑的性格,才是皇帝能够一直容忍她的原因之一吧?

    与之恰恰相反的是,若是她突然变得长袖善舞起来,只怕下一刻便会被皇帝送去与她的便宜老爹作伴。

    “南玄戈的住所在哪儿?”

    “谁?!”璎珞乍一听见这个名字有些吃惊,“公主所说的是九皇子?”

    “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速度带我去!”苏葵视线如利剑般的睨视着她,苍白如雪的她此时宛如一尊毫无温度的冰雕娃娃。

    璎珞心一颤,连忙应是。

    “与我说说九皇子的事吧。”眼睫轻垂,苏葵慵懒道。

    璎珞举着伞,边为苏葵遮雪,便引路,听到苏葵的话,忙定下心神,仔细想了下,才终于徐徐开口说出一段隐藏在无数人心底不可外扬的往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