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第222章 长公主(三)

    回忆完毕,苏葵揉了揉眉心,即使不用看任务,她也能大抵猜到景流鸢的愿望是什么。

    果然——

    “叮——请宿主完成女配景流鸢的愿望:阻止南靖宇夺嫡,让蒋雨柔尝尝景流鸢所经历的一切。”

    “呵,有趣……”

    苏葵轻声呢喃了一句,任务程度还真是一世比一世难度大呢。

    不过,她喜欢——

    未来即便棘刺重围,刀山险阻,她也无所畏惧。现在唯一令她恼火的是,原主景流鸢如今的身份和尴尬的地位,令她想随意出宫都难。

    若是如此,她怎么在这熙熙攘攘的世间中寻找爱人的踪迹?

    确实是一个难题啊……

    至于她为什么不考虑爱人就在皇宫内的问题?难道要她说皇宫里除了皇帝和皇子外,都是太监么?

    至今还留在宫中居住的多是未成年的皇子,成年的早就册封了封号,分府出去住了。

    想到此,苏葵眼神动了动,也许……

    爱人会是为数不多的几位成年王爷中的一位?

    刚想到这点,大脑就立刻否定了。她了解过参与这个皇城权利争夺的所有人的信息,那些王爷全部都迎娶了王妃,侧妃妾室更是一大把,孩子自不必多说。这些人,绝对不会有她的爱人在中间。

    对此,她深信不疑!

    真是难做啊……

    多想了一会儿,大脑立刻发出针扎一样的刺痛,身体各部位也在发出抗议,叫嚣着需要休息。

    想太多不如养好身体再做打算,苏葵眨了眨眼,心里已然有了主意。

    心一放松下来,便也自认而然的陷入沉睡。

    -

    十日后,苏葵每日大灌许多汤汤水水,进补的、驱寒的,通通灌进肚子里。虽然味道令人难以忍受了点,但效果确实异常显著的。

    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苏葵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说两句话都要喘半天。而现在,她已经可以披着斗篷四处走走转转了。

    可到底身子在那场落水后留了病根儿,每到夜里寒气便丝丝朝骨头缝里钻,浑身如坠冰窖,疼得麻木,失去知觉才作罢。

    这几天,苏葵都是这么过来的。

    有时候疼的厉害的时候,她甚至有种赶紧完成任务,什么爱人、什么未来通通不要了,直接去下一个世界的感觉。

    但想到现在连爱人的影子都没看到,又实在不甘心,只得继续忍耐。

    -

    阴沉的快要滴水的天气令人心生阴霾,漫天飞舞的雪花扯了絮般的洋洋洒洒,覆盖了层层积雪的石子小路上。苏葵裹着一件红狐斗篷,火红的皮毛紧贴在她苍白消瘦的脸颊上,总算多了几分人气儿。

    最近苏葵消瘦了很多,夜里疼得死去活来,到白天便没了胃口,身体便也跟着迅速消瘦下去。本来明艳的五官因为消瘦平添了几分柔弱的精致,一双含水瞳眸显得越发楚楚动人。

    长乐宫内的宫人最近发现,长公主似乎自从醒来变化极大,身上再也见不到骄纵的气息,只余平和与淡然,她长得极好的桃花眼里偶尔掠过的精光,恍惚给人一种一夜长大的感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